沉迷底特律康汉(抗寒)组
看文请戳首页链接条目
常年混迹极地圈
不定期限爬墙中
画风突变,可萌可污
,可糖可刀
关注请三思
微博:http://weibo.com/huoxingji

© 塔尖的修叽
Powered by LOFTER

【隔空喊话】放千世流离,谁怜我痴狂

没错咱真有缘分我又看到了。

隔空喊话这种东西,就是老战友之间的乐趣啊,你不觉得吗?

我想写的有一大段啊,但又怕给lof娘吞掉。

                             好好地年轻轻轻搞什么冷cp,你看又搞到休克了吧            

你这句让我说啥好?简直戳中我心···

年少轻狂,血气方刚的小傻货就天天想着搞事情,不搞不舒服斯基,结果就在冻死饿死边缘反复挣扎,看过勺子杀人狂吗?就跟片里的旁白念的一样:again again again ···and again···


发文24小时4热度,72小时5热度,大抵我写个日常吐槽也是这个热度。虽然我经常觉得我写文很烂,但,这个回馈真的让我觉得我写的到底是烂到了什么惨绝人寰的地步……

其实这点的话,你可以去看个lof上有个叫林朵的大佬的写的同人圈和写手系列文,里面专门有讲到冷热圈写手的现状,或许能缓解一下你的无奈和焦虑。说真的,我不觉得你写得差,反而你的那种情感描述和氛围塑造是我怎么写都写不来的(可能是因为我已经定形了)而且当初我是被你的文带进坑的好吗?你要是差我就渣渣,不接受反驳。哼唧。

顺便现在处于脱坑状态,看了也知道该做什么评论,原谅我就是一个单线程生物。


你们这群负心的女人爬了坑之后真的是很坏的!虽然偶尔碰上会被我诓回来写点东西,但是坑!一个都不填!人!爬的一个都不剩!

你居然还加粗了···我算是个坏人吗?你认真的吗?我记得我上社会学的那个老师偶然提到过,他说为啥有坏人会干坏事而且有些甚至干完了之后没有任何悔意?因为他们没有同理心,没有愧疚感。

我挺想当你口中的“坏人”的,你发的那篇其实我可以完全视而不见,但是我不能啊,就是不能啊,所以当不成“坏人”啊。

至于坑这个东西,是我的错啦,但原因跟上面那个一样,我是单线程生物。


我很喜欢一瞬间的感觉,像凌晨吹夜风,神志极端清醒,思路也很清晰,跟写出来的黏糊又麻烦的关系不一样。

我也喜欢,但说真的,能够有这样的感觉实在太少了。简简单单的就他们两个人,说什么做什么都合乎逻辑,即使把名字遮掉都认得出来,或者他们就活在你身边。

但我现在就只想黏fufu···


然后见到你,我还以为错屏了,我成天在其他吧鬼混的时候看见你,第一印象就是头像好黄现在也是。你写土拨鼠那天因为是文里的重要线索所以我现在都记得,是九月四号?读后第一个感觉是这个人文风好奇怪,后来觉得写得很牛逼,我个人看法。虽然你说我吹你会惆怅,其实我吹完想想你死活也不填坑我也很惆怅。

咦···我比较好奇你是在哪个吧看见我的???我感觉你和我可能之前有在同一个圈但是吃不同的cp···(突然间尴尬)

什么?我头像好黄???阿飒!!!难道不是好萌吗???

看来我的文风确实很奇怪嘛,是嘛,搞笑写着写着也能写出阴谋,日常写着写着也变成热血战斗,然后看文的你就被我越带越偏还觉得好好啊,所以说妈的内容和标题其实屁点关系都没有,只是最后我点了个题。

你要看开点,你看我不是还有完结的几个短篇和一个中篇吗?18w字诶,兄逮!它占了我同人生涯产出的22%。(这个比例数字真是好二)


当爱燃烧完,我也要潇洒地滚蛋。

我希望你说到做到啊,老实说坑里认识的就剩你 一个人还在码字的我还挺心疼,但我爱莫能助。叫我去写,没感觉写不下去,只能流于表面的东西有什么可写的?连自己都无法触动的东西,怎么去触动别人?我不希望我毁掉我曾经喜欢的cp。


你爬的可能比你想象中远,但很奇怪,每次一看你的文,我总觉得你还喜欢他们

这句你居然又加粗了。

比我想象中远···我不知道你是不是指我现在的文风,如果是的话,没错我是跟以前有点不一样,以前真的是特别特别傻白甜,虽然现在也有傻白甜,但程度低了;以前有很多奇思妙想的东西,而现在少了,现实了;以前喜欢铺设剧情、死扣设定,可现在就只会凑齐时间地点人物发生一间很普通的事情就结束了。

我个人感觉写中篇能抓人的很少,可能是我写作水平的限制,即使再好的脑洞被我这辣鸡的叙述拖累一下,大伙们就会散了散了更何况我是常年极地居民。所以,我现在开始尝试短篇,但又是互相联系的短篇,即单拆可看,连在一起也不觉得哪里突兀了,开头和结尾都有一丁点联系的那种,这也不会留坑。可说来说去,我确实是浮在面上,不想再去探讨深层次的东西了,这很费劲,而且极少人会跟上节奏。

怎么说呢,当时状态的我是很喜欢他们,现在状态的我可能就是路人好感那种,但你不能否认我曾经的付出。于是又回到了那两字——爱过。真渣,这位lof主已经在往越来越渣的方向发展了。

如果你还有在向萌新们兜售我的安利,就跟他们说,那是我的遗物好了,那个没心没肺的坏叨叨不知道什么时候会诈尸。也可能永远不会。

我曾经想过你要是换了新的地方还和我在一个圈会怎样,但我后来又想,还是不要了,如果咱俩萌的是拆逆那不是很尴尬。

阿飒,我觉得咱俩还是聊得挺high的,我也挺喜欢你(圆哥不要打我,是欣赏的那种)

所以不希望你一直纠结在泥沼中,一直闷闷不乐,若是你能找到让你获得新乐趣的东西也好。

想写的有很多,但言尽于此吧,我怕我多说多错又让你惆怅了,虽然我这种撒丫子跑远的行为本身就让你很惆怅。

哎,想想以前悄咪咪拿着老妈的手机看某部言情小说时,作者的题记,叫啥?

放千世流离,谁怜我痴狂。

评论
热度 ( 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