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攻米耀、荷耀、普耀,副攻all耀、带鸣
看文请戳首页链接条目
不定时爬墙
画风突变,可萌可污
微博:http://weibo.com/huoxingji

© 查无此人
Powered by LOFTER

【番外】《阿尔夜袭记》(其实很纯洁、米耀主)

Ps:@尼桑の后宫的点梗,《叽了个吱吱》的番外

然而我决定还是米耀了,但看看剧情貌似会有全员倾向?(你走)

早年文风相差较大吧2333

可能画风突变?(你走)

2016.4.27

原文地址:http://noizan.lofter.com/post/3f5f22_19328bc


自从宠物店里的元老级宠物们目睹了阿尔这只卑鄙的仓鼠在他们干活时,对老王打起了啵啵,还跟着老王回家好吃好喝,导致空气之中弥漫着恋爱的酸臭味以后,他们头上的怨念噌噌与日俱增。

【凭啥啊?!明明是咱们和老王相处的时间长!】

白毛基尔挥舞着狗爪指了指下班走远的老王肩上趴窝着的某仓鼠,另外两位元老围坐他旁边的空地上摇头叹息,三位元老在自己的地盘开起了夜谈会。

【还不都怪你,狗拿耗子多管闲事!】满腹牢骚的弗朗西斯用他的蓝色猫眼,懒洋洋地瞥了瞥说话的基尔,不忘损上一句,【哥哥我就从来不乱捡东西。】

【啧,本大爷咋知道这臭小子这能耐?!】

基尔想起那会好不容易逮着机会“刑讯逼供”,顺便收拾下这位“小新人”,可阿尔那个家伙狡猾得很,话题一扯到老王就把他给绕进去了。他说阿尔忘了他们当时成功救下老王那会结成的革命友谊,干起了过河拆桥的事情来,而阿尔却说,这友谊还在,只不过他的和老王的升华了一下,没他想得那么邪恶。

当时,他正在琢磨这话的真实性,阿尔那臭小子拔脚就溜,跑得还挺快,等他追到了仓鼠尾巴,老王便在他面前指着他的鼻子说起了人话。当然,他听不懂,不过他知道那臭小子定是得了依仗,让老王骂他,因为每次他捡东西回来被老王发现都是这种待遇。

他伸出爪子一拍自己的脑袋,想起确实是自己把阿尔给捡回来的,不禁悔从中来,但在弗兰西斯面前他可不能承认错误,便回嘴到:【你不也是只猫么?干啥不吃了他?!】

【吃?噢!那家伙长得太肥腻了!一点也不符合哥哥我的审美!再说哥哥我吃了他,万一老王不乐意还不把哥哥我送去解剖了?!】弗兰西斯继续用猫眼表达了鄙视之情,舔了舔自己纠结成一团的波斯细毛,怨念到,【哥哥我已经很久没有享受顺毛的待遇了,你哪明白哥哥我心中的痛?!吱吱前脚刚走,阿尔后脚跟上···老王这人,见色忘友也是有前科的···】

【够了,你们两个别说这些没用的!】一旁沉默不语的亚瑟终于发话,一狗一猫闻声凑了过来,一脸期待的眼神让他满额黑线,咳咳两声清了清嗓子便到,【上次变回人形的时候,药水我备份了不少。虽然我们的变形时间有限,但阿尔变形的稳定性似乎比我们差,要洞悉对方的一切举动,我认为还是以“帮忙”的名义进驻老王家比较好。】

一狗一猫听后,觉得有道理,纷纷点头,就看亚瑟飞到货架后面抓来一个篮子,里面放着颜色诡异的药液还冒泡泡。一狗一猫想起上回的经历,脸色微绿,万般不情愿地和亚瑟一同喝了下去。三人周身突然冒出白雾,嘭的一声由小渐大,短短的四肢拉长,变成人形。唯一与上回不同的是,他们没有变出衣服来,弗兰西斯和基尔伯特互相揶揄地看着对方的两腿之间。亚瑟见状摇了摇头,后悔没让路德和安东代替他们。他集聚起还未散去的白雾,咻咻几声,就把外衣准备好了,却惹得正在互相拆台的两人不满,便道:“你们真想裸着出去也行···到时候吓到了老王,定是扫帚伺候,出师未捷身先死。”

相比宠物店里三位元老绞尽脑汁,小新人阿尔的日子可就舒坦多了。虽然宠物店里的那些家伙嘲笑他稳定性差,比如在他们的眼皮子底下揩油后就立即变回了仓鼠身,所谓的现世报。但好处是,他可以跟着老王回家,而且经过多日的努力,他已经掌握了变身之法。他发现老王对他这毛茸茸肥滚滚的身形抵抗力不高,即便这和他自诩的hero形象不符,他也乐于保持仓鼠模样卖萌装傻。

这不到了睡点,老王准备关灯入眠,他就这么撑着肥滚滚的身子屁颠屁颠地走到对方的枕头边,蹦上老王的枕头就把一把黑色的头发往自己身上缠绕,睡在一边,只等对方睡熟了,他便可进行夜袭。可惜计划赶不上变化,沉溺于这种幸福的生活中太久,仓鼠的危机意识已然钝化。老王被门外面一连串咚咚咚敲门声弄醒了,用从牙缝中蹦出来的声音诅咒扰其清梦之人,而他还在睡眼朦胧的状态下就被老王猛的一带而摔在地上,去了半条命。

【耀耀···!!!】他一阵吱吱地叫着,但这对半夜被吵醒惹了起床气的人类来说然并卵,更何况他现在是只不能说人类语言的仓鼠呢?老王把他甩在后面,去了客厅。他立即跟上,就看见门外的三位迅速地挤进来,连让老王反应的机会都没给,自顾自地走到了客厅里,和老王争论着什么。待他要变身为人已经来不及,眼尖的基尔发现了在一旁窥视的他,顺手一拎在空中晃来晃去,老王夺下他顺手关进笼子里。他就这么眼巴巴地看着这几位老前辈鸠占鹊巢地霸占了他和老王的沙发,可他肥滚滚的身体根本挤不出去。

“叽了个吱吱!!!”

“啧啧,这臭小子是在骂人么?”基尔伸手朝笼子里的肥仓鼠弹了弹,玩上瘾,瞧见阿尔在笼子抱头乱窜,嘴都快咧到耳根后,正想给对方一个360度翻滚,就被一旁说话的亚瑟制止了,转而有些愠怒地到,“干啥?粗眉你不也···”

“你多大了还这么幼稚。”亚瑟瞥一眼坐在对面往这边看的老王,果断截了基尔的话头,对着半躺在沙发上翘着二郎腿的弗兰西斯使了个眼色。

“是呀~”弗兰西斯意味深长地笑了笑,便落井下石起来,“小基尔这么不成熟,难怪会提出半夜来拜访的无礼举动,我们也是怕他出乱子才勉为其难地跟过来哟~”

此话一出,让老王对他们三人突然闯入的火气全撒到基尔身上去了。

无意背了黑锅的基尔自是郁闷,为自己的争辩却被起床气未散的老王当成了狡辩,连带着后头分配住处也捞不着好,弗兰西斯和亚瑟能睡客房里的床铺,他就只能在沙发上凑合一宿。弗兰西斯见他不乐,火上浇油地揶揄说老王没让他睡地板就不错了。而正要发火的时刻,桌边的笼子砸中了他的脚,弗兰西斯见机开溜,留下一人一鼠面面相觑。他啧啧几声便把阿尔拎回桌上放着,躺上沙发睡觉去。

待到沙发上的基尔呼吸平稳后,阿尔抓着金属栅翻身,笼子跟着一滚,先前被摔开的门翻到他的正前方,一个鼠窜离开囚困之地,连着一串兜转腾挪的动作,他平稳落地,便向老王的卧房跑去。

他从门缝里钻入,而后与往常一样,贼似的偷偷摸摸顺着床脚的柱子爬上床,在被沿边上跑上几圈,让他的身体和心脏一样炙热,换回了人身。

近距离听着老王逐渐放缓而均匀的呼吸声,他砰砰的小心脏反而跳的跟快。身下的床垫因他的变身往下陷了些许,他怕老王浅眠突然惊醒,僵着身体好一会儿不敢动。他试探地叫了几声耀耀,回应的仅是若有似无的呓语,便欣喜地慢慢挪过去。他伸出爪子,不,应该是人的手在老王脸上轻轻戳了戳,接着就开始到处嗅啊嗅的。鼻尖蹭着对方裸露在衣外的皮肤,软凉软凉的触感让他觉得很舒服,嘴唇跟着在上面蹭了几下,侧脸贴在对方身上。担心把老王压醒了,他的身体并没有完全靠上去,而是微微撑住,寻找最舒服的位置后,缓缓躺下,双手自然而然地搭上。

暗黑中的一切模糊得很,费了些功夫,他又蹭向熟睡人类的嘴唇,才贴了一下,对方便晃起脑袋,额头差点撞在一起。一想到外面还有三个心机不纯的老前辈,他只得打消人类的唾液是什么味道的好奇心,鼻尖蹭了蹭老王的额头,安稳地在旁边歇着,等次日在对方醒来之前再变回去。

如此小心翼翼地一系列举动也并非因他是个耐心之人,只不过刚才差点失败的经历告诉他一个道理:

心急吃不了热豆腐,来日方长嘛···

End

好久不写米耀了练练手吧(你走)

其实早年和现在的文风还是有差的2333虽然我尽量贴近着写2333

不过掐在这个点上,让外面的三只情何以堪?(超级电灯泡么这是···)

怕坑所以就到这里了2333

顺便,这万一要是阿尔没有变回来,次日早晨可是相当精彩啊!(你走)


评论 ( 6 )
热度 ( 3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