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迷底特律康汉(抗寒)组
看文请戳首页链接条目
常年混迹极地圈
不定期限爬墙中
画风突变,可萌可污
,可糖可刀
关注请三思
微博:http://weibo.com/huoxingji

【诈尸】《一袋橘子的告别》(米耀)

又到了分别的时候,他们面前的列车站台上,是提着大包小包而来来往往的旅客。穿梭的身影在那双湛蓝的眼睛里变成一条条闪动的灰线,嘈杂的声音被心神自动过滤了,剩下的是源于身边人轻轻的呼吸声。


从他这个角度看去,这双黑眸静如深潭,慢慢冻结,只是他没有在这块冰面上看到自己的倒影,虽然他十分想尝试一下,但又不愿打破这份寂静,到底该说什么呢?


以往应有的聒噪消失了,倘若是和阿瑟,或与马修道别,他们一定会以拥抱的方式以示祝愿,面带微笑地挥手告别,多么自然从容,他带着他们的祝福走向远方,并未觉得这是一件令人伤感的事情。


不由自主举起的胳膊安稳地停在身侧,他想东方人应该不喜欢这样亲密的举动,就如第一次见面时,对方巧妙地躲过了他友好的热情,蜻蜓点水般握了握手,便领他去歇息的住所。


时间要是也能凝固,便好了。


哦,拜托,你什么时候变成婆婆妈妈的家伙了?


这不hero,一点也不hero。


“死胖子,你今天有点反常啊?”王耀转过脸对他说到,眸子里闪过的亮光,好似春之泉破冰后飞散空中的水雾结晶。


“怎么反常了?”他发现自己的声音有些尖,一股气蹿起来的动作像是被人踩到尾巴的大猫,一步跨了老远,站在王耀面前质问对方。


只是那底气不足,稍稍看了一眼,便作势推眼镜去瞟那些闪动的灰线:“hero跟着你这老妖怪走了这么远的路,又饿又渴而已!”


王耀对他挑了挑眉,那汪深潭泛着水波,翻腾冒泡,这样欢腾的泉眼,让他想起了他们的济南之行。它们不似黄石公园里的间歇泉那样气势盛人且喷流如柱,倒是星罗密布而源源不断,王耀把它们比作天上的星宿,这自是比他口中的自然喷水孔有诗意多了。


“哦哦···”王耀伸手摸了摸他的肚子,在他下意识扭开时,揶揄道,“我以为你肚子上的脂肪能有点用呢?”


“现在不是脂肪了!”大概是王耀嫌弃完了他的一肚子肥油以后,没再关注他的饮食起居,以至于王耀没有发现,即使吃掉那么多中华美食的他,也没忘了健身这事,“这可是hero正在成形的八块腹肌!”


“别装了,死胖子,我又不会刻意嘲笑你···哎呀···虽然你每天都在接受来自我的恶意。”王耀说着,摆了摆手,不一会就愣了,因为那只手被他抓在了手中,王耀的表情渐渐不自然,“你又想作甚,hero先生?”


“没做什么,让你摸摸hero的腹肌,感受下是不是真的。”拽着王耀手腕的一瞬间,他脑子里蹦出的是弗朗西斯勾搭他哥的情景,而后是王耀的常说的一句——先下手为强。


脸上腾腾的热意和砰砰不停的心跳,应验了一个事实,他比跟前这个一脸茫然,甚至有些“没心没肺”的家伙还要紧张,还要···


哦,好在那只手稳稳地停在他的腹部,缓缓地触碰着,像只带着火芯的小小火柴头,落在溢满地面的汽油上,他能想象到那炽热的火焰窜得有多高。


“看来你除了吃之外,还会做点事儿嘛。” 这话听着就是明夸暗损,王耀说罢,从他的手中抽出,那感觉和水里摸鱼无异,越是紧抓,越是捕空。


奇怪的是,王耀方才并未趁机对他的肚子恶作剧,也没有就着他的脸红继续调侃,似乎没有注意到这点,看来“反常”的不止是他一个人。这份突如其来的安静持续了一会,而当他看到黑发下的耳廓蕴起的一片粉,便知这一切的来由。


王耀为何不喜欢他的聒噪,为何不喜欢和他过多接触,为何想保持着对他的恶劣,这都能让他对照着弗朗西斯的秘籍,从中找出一些蛛丝马迹。


他咧着嘴笑了,突然间自信满满,正了正他的眼镜:“王耀,要是hero想一直留在这呢?”


“唔哦···那我可给你提个醒,这里的绿卡是世上最难拿的,阿尔弗雷德。”王耀侧了侧身,修长的指节勾下了后脑勺的发圈。墨丝若涛,一瞬而下,遮住耳际。


“王耀,你说过,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他撇撇嘴,搭上对方的肩,那指尖差一点就会碰到柔软的耳垂,可惜王耀先一步避开了接触。


“那你肯定是没听说过,谋事在人成事在天,这句话了。”这时,深潭中的泉眼已然湮没,取而代之的又是那层薄冰,“你可知道,最先和我接触的那些人早就不知去向,只有我辗转轮回至此,历经千年,除却亲故,孑然一身。若是我这份独特吸引你,那么请在你离去的旅途中遗忘,毕竟我不想再为这个故事添上新局。”


“为什么你们总在hero开始认真的时候,觉得hero是在开玩笑,或者,觉得hero做不到?”这让他近乎抓狂了,每每想到他们在听到他惊世骇俗之言论时的表情,他都由衷地厌恶,他不是白痴·f·琼斯!


如果是以前,王耀这般话语,他绝对是听不懂的,可现在,他学会了还击:“爱逃避现实的家伙就喜欢用文绉绉的话,来讲道理吧?hero承认hero年轻气盛,但hero不可否认地拥有未来。你知道的,王耀,未来的设想应该有你的一份。”


“Hero不是吝啬鬼那样的谈判专家,这些言辞不够说服你。”他顿了顿声道,看着那层薄冰上裂开的细缝,想象着那喷涌的泉水,嘴边牵起一抹笑,“但在我们那,也有这样一句话叫‘Actions speak louder than words.’,hero希望下次见到你的时候,就不需要告别了。”


“你真是···”王耀无奈地笑着,摇了摇头,这个表情大概可以排到“hero最喜欢表情”的前五,可见那泉水再次破冰,潺潺奔流,“你不是说你饿了吗?站在这里别乱走,我去给你买一袋橘子。”


他从没想过,王耀的背影有这么令他印象深刻。此时舒畅飞扬的心绪,使他把某种强烈的即视感抛在了脑后,转而回想起王耀剥橘子时专注的神情了。


“那肯定很甜。”他舔着唇说道。


End

 

Ps:

玩了一个梗,阿尔没意识到老王占了他的便宜

Pss:

时隔一年的诈尸,感觉功力没怎么进步,回头一瞧,风云变幻,人来人走,又聚又散。

很感谢还守候我的你们,所以机缘巧合之下又拿起笔来献丑了。 


评论 ( 16 )
热度 ( 5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