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迷底特律康汉(抗寒)组
看文请戳首页链接条目
常年混迹极地圈
不定期限爬墙中
画风突变,可萌可污
,可糖可刀
关注请三思
微博:http://weibo.com/huoxingji

© 塔尖的修叽
Powered by LOFTER

【吐槽】《疯狂山脉》身为一个远古者的我的心好累(剧透注意)


之前除了那本很厚的《死灵之书》之外,我还买了两本精装版的克苏鲁神话,是浙江文艺出版社出版的,姚向辉翻译的(这人的名字好熟,我那一套《银河系漫游指南》的译者也是他),分上下两部,书装设计挺漂亮的,适合收藏,如果要全本的话,建议还是买《死灵之书》(虽然也很贵)。


于是,这周码字又码不动的我决定还是把前端时间看得断断续续的其中一个故事《疯狂山脉》拿出来看(如果是买浙江文艺的,它是在第二本)。


书没带回来,我看的是trow论坛里一个翻译大大的译文(这个论坛是个好地方,卧虎藏龙的),因为中间隔了太长时间,我把具体情节又忘了,只能从头开始。


爱手艺的小说风格有点像纪实文学,在故事描述的过程中,你会看到大量穿插的人文地理知识,他对一些场景的描述就像是在建模,只不过是用文字给你表述出来,需要你的一点想象力,他所写的东西就会浮现在你眼前,这对向往神秘主义的人来说,是一种非常美妙的体验。他会通过书信和主人公类似讲故事的叙述手段为读者描述一个神秘事件的开端,然后通过多个与之有联系的事物来推动整个故事的发展,当然,这种手法有点迂回和枯燥,如果不是特别感兴趣的人,读到一半就会把它抛在脑后了。


当然,爱手艺的这种风格又不完全等同于纪实文学,因为纪实文学的主观色彩是非常淡薄的,注重讲述一个事实,而爱手艺的文中有大量的对未知恐惧的心理描写,也就是主人公对这个事件产生的负面情绪的放大,感觉就像是个絮絮叨叨的神经病在耳边哔哔个不停。但想知道事情来龙去脉的我,必须忍受这种哔哔,这也是为何我看《疯狂山脉》的时候为何会断断续续的原因了。


我想来想去,我觉得爱手艺应该是在写日记。(闭嘴)


《疯狂山脉》比我之前看的《克苏鲁的呼唤》和《黑暗中的低语》(又名《暗夜呢喃》)要长,而我个人觉得它比这两个故事也更精彩,讲的是“我”和丹佛斯等人去南极科考,偶然找到了远古者的遗骸又遭遇了一系列恐怖经历的故事。初看的时候,因故事里穿插了大量的人文地理和克苏鲁体系中其他故事的线索,导致我看得云里雾里,再加上爱手艺那种絮叨的风格这,使得我更是看得头疼,不过好在翻译大大的注解都有一一标出,能让我少一些懵逼,多一点好奇,我还是按住躁动的心,决定把它看完。


《疯狂山脉》的故事流程并非那种一条线下去的,而是主人公开启了回忆模式,警告之后的科考队不要深入南极大陆。故事初见端倪的部分是在第二章,相比之前看的两个故事,进入状态算是很快的了。然而第三章就主人公就表明他们一行人离开了南极大陆,结束科考,这部分看得我是一脸懵逼——这就完了???因此,第四章又来光速打我的脸,从这开始就是全程高能了,也是主人公和他同事丹佛斯进入远古者的城市探险的部分。我个人最喜欢的是第六、七、八章的部分,因为它通过纪实形式详细描述了远古者的历史。


他们自地球太古时代就从天外群星降临至此,开始了漫长的殖民生涯。他们寿命极长,知识渊博,科技发达,擅长艺术雕刻,热衷远方旅行,能上天能入海,水陆两栖,能吃无机物,更爱有机食品。他们在地球上创造各种生物以供食用和差遣,至于这些生物最后能发展成什么样,只要没威胁到他们的统治,其实他们根本不关心,而那些威胁统治的麻烦生物早在被创造出来的一刹那就被他们催眠过的忠实仆从——修格斯给消灭了。


和他们关系最密切的,也就是导致他们灭亡的原因之一的家伙也是修格斯,这种被原文描述为“某种原生质般的多细胞肉块”的生物,能通过肉/体增殖变得力大无穷而且会产生令它们的主人都诧异的“智慧”。早期,修格斯是被远古者用来在海底运输物资和建造城市的,但在克苏鲁的眷族抢地盘战争之后,修格斯的培育变得异常麻烦了起来。


当他们的生活重心从海底又回到南极大陆的时候,也是修格斯出问题的时候,由于时间推移,远古者自己已经遗失了很多高科技,而且生理方面也出现了退化,这点有在主人公们看到的墙体浮雕上体现出来。个人认为这是他们繁衍方式导致的,原文是这样描述的:

这些生物依靠孢子进行繁殖——正如莱克之前推测的一样,与蕨类植物类似——但是,由于它们有着异乎寻常的坚韧体魄与极为惊人的寿命,所以没有必要进行世代更替。除非它们要殖民新的地区,否则远古者不鼓励大规模产生新的原叶体。

没有进行世代更替,就像是一潭不流动的死水,不断的自我复制,某种意义上等于一些基因缺陷会一直存在,没有新的东西产生,即便他有非常长的寿命和很强的科技,也无法阻止自身的衰退。


相反的是,他们的仆从——修格斯,正在慢慢“进化”,遗失了高科技的远古者们只能选择转移栖居地,并血/腥镇压它们。原文对修格斯的“进化”过程是如此描述的:

但到了这个时期,修格斯偶尔也能独立地表现出自我塑形的能力,并开始模仿过去那些依照远古者的命令而塑造出来的形状。它们似乎发展出了一个不太稳定的大脑,这颗大脑不仅独立而且有时候会变得非常顽固倔强。它们会附和远古者的愿意,却不总是遵循命令。

居住在海洋里的远古者发动了一场真正的战争,试图镇压它们。一些雕画描绘了这场战争,也描述了那些被黏液包裹着的无头尸体——修格斯一般会这样对待它们捕捉到的受害者。远古者们利用一种能够将物质裂解成分子与原子的奇怪武器镇压了反叛的修格斯,并最终取得了完全的胜利。雕画显示,随后的一段时间里,在全副武装的远古者们面前,修格斯变得既温顺又沮丧,就像美国西部那些被牛仔们驯服的野马一样。但在反叛期间,修格斯展现出了新的能力:它们能够离开水体后继续存活了。不过,远古者并没有发展它们的这种能力——因为在陆地上,它们带来的用处远远抵不上管理它们的麻烦。


你以为镇压了修格斯的反叛之后,远古者就可以高枕无忧了吗?


NO!


他们又遇上了来地球采矿的米·戈!


在《暗夜呢喃》中,这种跟踪狂式的生物一直出现在主角的朋友——艾克利家农场的附近,导致艾克利每日疑神疑鬼,写书信给主角,描绘自己所看到的东西。主角一开始以为艾克利是心情抑郁而出现的幻想,但在和艾克利书信交流的过程中,主角也感到了不对劲,怕艾克利出现危险,于是下定决心去一趟艾克利家。不去不要紧,一去他就发现艾克利更之前在书信中表现出对米·戈的恐慌完全不一样,而是对米·戈的高科技和文化产生了谜之向往,告诉主角很多关于米·戈和其他外星来客的故事,还对主角展示了米·戈引以为傲的外科手术科技——完整无损地取出人类的大脑,装在以太金属圆筒内并以特殊的补充液维持大脑生命,并通过精密仪器复制视觉、听觉、语言这三种功能,使这些大脑能进行星际旅行。(我想这应该是缸中大脑的原形)


这些躺在筒子里的脑子邀请主角加入他们,但主角还在怀疑这事的蹊跷,并没有当场答应,后来他发现他的担心是对的,他在一个夜黑风高的晚上听到了发米·戈和向导以及艾克利的模糊的对话,之后又现了艾克利早就被米·戈改造成“筒子脑”,而且那日和他对话的艾克利是米·戈用仿生体假冒的,遂赶紧连夜逃离农场,捡回一条命。


 所以说,米·戈并不比之前的克苏鲁的眷族们好对付。远古者在外层空间准备与米·戈开战时,他们已经无法离开地球大气层,并且遗忘了那些高科技,因此被米·戈抢走了北部大陆的地盘,又赶回了南极大陆附近的栖居地。


而且,从主人公的描述中,这些外来者,即克苏鲁的眷族们与米·戈的特性比远古者要高级些,原文中描述是这样的:

构成克苏鲁眷族与是米·戈的东西与我们所知道的、构成远古者的物质完全不同,它们能够进行某些变形与重组过程,而它们的对手却完全做不到这些,因此这些外星种族似乎源自宇宙空间中那些更加遥远的深渊。而远古者,除开它们非同寻常的坚韧躯体和极为独特的生命特性外,依旧是由物质构成。

译者大大对爱手艺的这段描述的解释是,远古者依旧遵守基本的物理定律,因此是物质的(material),而米·戈与克苏鲁眷族能够不遵守某些物理定律(例如克苏鲁能够变形和重组,米·戈的形象无法被相机捕捉)因此并非完全物质的只是东西(matter)。通俗点讲,远古者其实除了形态和地球生命不一样外,其实构成的物质基础是一样的(也可能是长时间生活在地球被同化了),但那些外来者是更高端的玩意儿。


而后在远古者殖民的过程中,他们又遇上了地球的第四纪冰川期,南极大陆越来越冷了,一些跑进附近岸边的海底里,一些躲进被掏空的丘陵,构建地下迷宫。但大部分选择了后者,他们带着家畜和修格斯们兴建城市。


那么之后呢?主人公和我抱着同样的疑问,又扛着他的“摄像机”继续探险之旅,途中他们发现了通往黑暗世界的隧道,找到了之前失踪的队员格德尼和拉橇犬的尸体,他们被那八只之前在帐篷里逃走的远古者修补过···头掉了,而且还被小心地包裹起来,避免受到进一步的损害。(个人感觉远古者应该和格德尼有一定的接触,可能是为了了解生理构造解刨之类的)


再往下走,主人公和丹佛斯发现了巨大的白色企鹅和其中四只远古者的残体,周围的痕迹表明这里发生过激烈的战斗。他们走近尸体察看,发现远古者的头没了,而且遭到了可怕外力的扭曲,身上附着黏/液,发出一股不属于尸体且更浓烈的恶臭······因此,知道远古者被啥玩意儿攻击的丹佛斯彻底崩溃地尖叫,主角也尖叫地想起那玩意是越来越聪明且越来越会模仿它们主人的——修格斯!


主人公和丹佛斯一路逃亡,还和修格斯有了个“惊鸿一瞥”,最终摆脱了修格斯的追杀,但丹佛斯已经疯疯癫癫,并时不时喊出如同修格斯的叫声的——"Tekeli-li! Tekeli-li!"


总的来说,这是个惊险而悲伤的故事,文中有几段话是爱手艺借主人公之口,表达了对远古者的那种凄惨结局的惋惜和同情:

这些可怜的恶魔!毕竟,在同类之中,它们并非恶魔。它们也是人,它们是另一个时代,另一种生物体系中的人。大自然朝它们开了一个残忍的玩笑——将来,如果某些疯狂、麻木或冷酷无情的人想在这片早已死去,或者仍在沉睡的,可怖极地荒野里进行挖掘的话,这个玩笑也会落在他们的身上——这就是它们悲剧的回归。

它们甚至都不是野蛮的——说到底,它们到底都做了些什么呢?它们在寒冷里痛苦地清醒过来,发现自己置身在一个陌生的时代——或许一群披着皮毛、狂怒咆哮的四脚动物正在攻击它们。而它们茫然地抵抗着那些疯狂的四脚野兽;同时也茫然地抵抗着一群包裹在奇怪装束与装备里、同样疯狂的白色猿猴……可怜的莱克,可怜的格德尼……还有那些可怜的远古者!

直到最后,它们仍怀抱着追求科学的精神——置身在它们的处境中,我们的所作所为又会与它们有什么差别呢?这是何等的智慧!这是何等的坚持!它们面对的是怎样一副难以置信的情景啊!与那些出现在雕刻里的同族与先祖们所面对过的东西相比,它们的遭遇同样难以置信!不论是辐射动物,还是植物,还是怪物,还是自群星降临到这里的东西——不论它们是什么,它们是和人类一样有智性的生物啊!

哎,可惜故事到他们逃出来就结束了,主人公也未和远古者有近距离对话的机会,因为它们基本被修叽给消灭了。


看完之后,心中久久还不能平静,思来想去,感觉这个故事似曾相识,然后我就联想到了《普罗米修斯》。从它的故事脉络和寓意来看,这他么的不就是《疯狂山脉》的翻版吗?太空骑师=远古者,异形=修叽,连最后太空骑师被自己的生化武器黑水衍生出的异形所害,都跟修叽反叛的路子如出一辙啊!我敢肯定编剧是看过《疯狂山脉》的,而且作为艺术之源的吉格,他影响最大的Necronomicon设定,中文翻译过来就叫《死灵之书》,吉格和黑暗艺术与爱手艺的未知恐怖同样带着强烈的神秘主义色彩。


总之,我对主人公没能和远古者对话这点还是觉着很遗憾的,毕竟在众多奇形怪状的邪神中,他们是唯一一个和我们沾亲带故,又有可能互相理解的生物啊!


以上。

评论 ( 6 )
热度 ( 1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