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迷底特律康汉(抗寒)组
看文请戳首页链接条目
常年混迹极地圈
不定期限爬墙中
画风突变,可萌可污
,可糖可刀
关注请三思
微博:http://weibo.com/huoxingji

© 塔尖的修叽
Powered by LOFTER

【DBH】心血来潮(RK900汉、ooc私设注意、衍生双结局)

这篇是从《危情时分》后记来的

看过那篇的就把这个当平行世界吧,二分之一的选择(喂)

对不起噜RK900,我真觉得那个脑补好好笑哈哈哈哈哈(打死)

Ooc私设注意

双结局注意

 

 

一双灰色的眼睛盯着远处正与编导交谈的汉克,RK900从录播室出来后就像一尊雕像似的静静地杵在门口,来来往往的人无法干扰他,接收器越过嘈杂的声响,探听着汉克的举动。


自意识觉醒后,他的监测数据便不再提交给总部的分析科,而是作为他的私人数据库使用。他的存储器内放着许许多多用一串字符命名的文件夹,它们代表着他接触过的每一件事物和每一个人,一些是以他的视角的视频资料,一些是他搜索公用数据库得来的材料,还有一些是他通过其他途径获得的消息,由此整合出的电子档案则是他对它们的基础映象,也是他决定行动方案时的依据。


阿曼妲曾称他是模拟生命行走的监听器,可在仿生人自由革命胜利后的那段时间,他一度找不到自己存在的意义。模拟生命已经不需要他这个眼线了,安插在他大脑中的眼线也随之消失,遗留于他的禅意花园中的,仅剩中年女人消亡前一直让他执行的“取代任务”。


这个任务如今对他而言,并无约束力,甚至他视若无睹、听若未闻都不成问题,但在他和名叫汉克·安德森的中年警探有了交集以后,它就像幽灵一样靠近他耳畔低语着。尤其一次偶然的和康纳RK800-51交换数据,使他无意中窥探到了对方的秘密。他越想了解到全貌和真实,他的软体就会朝着越不稳定的方向发展。


起初,他认为自己感染了导致程序错乱的恶意代码,一次次重复的自检、深层排查却找不到任何问题,他依旧正常运转,直到他窥见了康纳对熟睡中的汉克做出的超乎寻常的行为。一次两次或许是仿生人特有的好奇心使然,而当它变成康纳所谓每日一课,他的指示灯也会由黄转红。


他像个不识趣的讨厌鬼,总用一句话——“副队长,你该起来工作!”让汉克惊醒。他会把那一刻记录下来,汉克的气恼和康纳的郁闷。


“你太紧张了,Nines。”走出录播室的汉克来到他身边,拍了拍他肩膀,说到,“如果主持人问什么你不好回答,可以示意我帮忙。”


“副队长,我想这不是我的问题。”幽灵的低语和游离的思绪渐渐远去,他避开蓝眼睛投来的疑惑目光,注视着自己整理袖口的指尖,曾有一双与之相似的手悄悄扯开了面前人的衣扣,“首先,你们都把我当作了‘康纳’,但我和他是有区别的。他是我的原型机,我是他的改进型,我擅长的不是与人交谈,而是观察他们。即使副队长不是故意的,我仍然不能适应。”


“其次,主持人在录播室里提到的有关副队长和仿生人的一些事情,我确定当事对象是康纳,而不是我。”


“副队长也没有和我进一步发展关系的意愿,我们的亲密度并非主持人所说的那样高,我们经常只探讨工作。”他又记起了某个下午,一双唇轻触着熟睡中的脸颊,自领口下拉而露出的皮肤,胸前一片丛绒被小心翼翼的手指侵扰着,棕色的眼睛沉沦在恋慕之中,“最后一点,康纳从来不和我分享关于你的事,他把它作为隐私。”


“可为了增强我们的默契度,更好地完成工作任务,我不觉得这种做法是对的。他甚至有些过分,副队长。”


“呃···”汉克听着,蹙了蹙眉,一个标志性的挠下巴过后,另一只手握着他的胳膊,像长辈似的对他流露出关切的神情,带着点试探凑近他,问到,“这可是我第一次听你说这么多的话···你是在生气吗,Nines?”


“不。我没有生气。”他和汉克对视着,彼此都想让对方点头承认自己的说法,他是块坚持己见的钢铁,汉克是头执拗难驯的野牛,眼神的交锋是一场无硝烟的战争,除非他把自己变成一道拴住对方的铁链,才能掌握主动权,“但那三个理由确实导致我没能完成副队长交待的任务,如果副队长认为我是在自以为是,那我也无话可说。倘若副队长不满我的言辞,我会向富勒队长递交辞呈,以表歉意。”


“我的天!你这该死的套路都从哪学的?为什么从你这该死的仿生人塑料嘴里总是出些危言耸听的东西?!”汉克见他如此表态,立即甩开了他的胳膊,揪着额头一侧的刘海,在他跟前来回踱步,“我可没有打发你走的意思!我只是在问你是不是生气!噢,该死的!你真该学学怎么和别人沟通这件事!”


然而,很明显的,汉克生气了。


他检测到对方超出平常的血压值,因激动而泛红的脸颊在他眼前晃动,灰色的仿生虹膜上掠过一条条数据流。他看到一旁走来的工作人员端来了一托盘饮料,随即取走一杯递给汉克,说到:“副队长,你需要冷静一下。”


“去你的冷静!Nines!”汉克略带嫌弃地看着他,接过一次性纸杯喝下了一口,可没一会水渍就溢出了嘴边,“这玩意真怪,我讨厌喝茶!”


“副队长,你没说过你讨厌喝茶。”他瞥了一眼被汉克遗弃在角落里的一次性纸杯,液面上漂浮的茶叶渐渐沉入杯底,他跟在走去员工休息室的汉克身后,“我想,沟通是双向性的,而且建立它的基础是相互信赖和坦诚。”


“所以···”走在他前面的汉克忽然停下步伐,转过身来看他,“你的意思是我对你不够信赖、不够坦诚,让你无法学会和我沟通,让你认为我们不够默契,让你难以回答主持人的问题,导致你的任务失败,所以你很生气?是这样吗,Nines?”


“逻辑严密,推理流畅···”


而事实并不是这样,副队长。


喉咙里的发声器颤了颤,他将后半句话咽进嘴,只剩下敷衍式的恭维。汉克有些懊恼又有些无奈地重新迈开步子,似乎他的交流方式与对方所期待的偏差过大,而汉克也想不出办法来纠正他,索性离他远点,可他的脚程怎会让汉克如愿呢?


汉克找到一个位置坐下来,他则坐在汉克对面,他们相互打量着对方,沉默使空气产生看不见的膜,把他们和外界隔离开。他想知道汉克的所想,蓝眼睛却敛起了外露的情感,一瞬间他以为汉克是在审讯犯人,而没过一会,对方便开口了。


“如果康纳用工作和辞职来威胁我,你知道我会怎么做吗?”


“怎么做?”他的电子元件飞速运转着,罗列出一个个糟糕的结果,但汉克的回答并不在内。


“狠狠地踹他该死的塑料屁/股!”汉克给出了意料之外的答案,手指用力戳了一下桌面上放着的苹果,说到,“然后让他滚到离我五十米以外的地方,别打扰我。”


“这是个有趣的说法,副队长。”存储器发出轻微的嗞嗞声,他大概能领会汉克对待他和对待康纳的不同了。


汉克对他更多的是同事间的关心和照顾,对康纳看似蛮横的回击却是一种变相的撒娇,像是撕去了礼节性的伪装,只会对亲密者才暴露的本性。


他接到了那颗滚来的苹果。


“我没把你当康纳,也没把你当机器,但你总和我反着来。”汉克一手支着下巴,看向桌面比划着的手,“你有想过吗?你的能力和水平早已超我数倍,某些领域甚至胜过康纳,你完全有能力独自完成任务,为什么还需要我这个搭档?”


“难道是你们这些RK型的仿生人的设定是需要配备一个人类警官汉克·安德森?我的必要性被写进你们的代码里了?”


“不见得吧?康纳一开始根本不知道会和我成为搭档。你被送到我这来,更是个碰巧的意外。”


汉克的话语让他的软体再度不稳定,额灯的亮光在黄红之间不停转换,他发觉汉克指尖反复勾勒的符号正是耶利哥的标记——RA9。他无从得知康纳是如何觉醒的,正如他对“为什么需要汉克”的疑问无从下手。耳畔再度响起幽灵的低语,像是在为他寻找新的解决途径,或许成为“康纳”就能得到他想要的答案?


水塘边的倒影朝他摇头,又被泛起的涟漪绞碎,禅意的花园阴云密布,顷刻骤雨。


“真见鬼!怎么回事?!”汉克大喊着站起身,过鞋的积水入侵了员工休息室,外面传来一阵阵慌乱的声响,工作人员告知他们——排水系统被突降的大雨击垮,现在楼内到处是渗透的雨水。


过道旁的窗户变成了漏水口,挂着一排流动着的雨帘,缝隙之间可窥见窗外被浸没的整个城市。


他的步伐机械而缓慢,像是生锈那般,走在他前面的汉克变成一团散于水中的颜料,被过道间忙碌的身影渐渐稀释。早已涨满的水塘淹没了花园里铺设的石子路和小桥,那些构建精巧的装饰物也不能幸免,悉心栽培的玫瑰墙顺着水塘中央的漩涡卷入其中,连带他一起。


雨水充进口鼻,嘴边冒出不停升腾的气泡,暗流拖着他旋转下沉,他第一次体会到水中的压迫感和无力感,就像装在他口袋中的苹果被交错的涡流越推越远,他只能同它落入混沌的水底。


仿生人会被自己的心血来潮淹死吗?


他疲于计算答案,似乎水压阻碍了程序的运转。他想起了他与汉克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汉克因他的出现而惊诧,为他同属仿生人的麻烦所嫌恶,又对他寄予了连他都很难察觉的期待——他把他成徒弟培养,或者说,汉克时常在考验他是否能成为一个优秀的警探,像汉克年轻时的意气风发。


可这不是他想要的,他想要汉克平等地对待他,和对待他的原型机一样,绝非表面含义上的搭档。他认为长时间的相处会改变点什么,而事实上他仍在原地踏步,他被理性的边界束缚了手脚,即使那颗苹果离他咫尺之遥,他也不能够到它。


它并非他心血来潮,它从他们接触开始就存在了。


“我的天!卡姆斯基没给你装防水装置吗?” 恍惚之中,一道虚影向这边靠过来,他以为这是宕机前的幻觉,但对方抓住了他的肩膀,叫醒了他,“该死的···明明我和康纳去他家时,还看到那些女仿生人能在水池子里游泳···你还好吗,Nines?”


“我们RK系和克洛伊的型号不一样。”他回握住了抓在他肩膀上的手,人体的温度令他感到舒适,“但我们不会像这栋楼如此不堪一击。汉克,我没事。”


“嗯···你刚才就开始不太正常,还差点迷路。”汉克皱着眉看向他,像是要从他的神色中找到蛛丝马迹,接着便说到,“我可没空猜你们这些塑料脑袋在想什么,你最好现在就告诉我。”


“我希望你像对待康纳一样对待我。”他的眼前闪现着过载的警告,软体也不再稳定,“你明白我说的是什么。”


“你能做到吗?”


“能吗?”


而回应他的,只有簌簌的雨声···


以及,汉克沉默的表情。

 

End1—【无人回应】

 

(想打我的请缓一口气)

(想看不一样的结局不)

(不想看直接空降后记)

 


“嗯···你刚才就开始不太正常,还差点迷路。”汉克皱着眉看向他,像是要从他的表情中找到蛛丝马迹,接着便说到,“算了,我可没空猜你们这些塑料脑袋在想什么。我们得离开了。”


“那么走楼梯吧,副队长。”他说着,硬生生将迈开脚的汉克往应急通道的方向扯,“透水事故会导致电梯控制线路短路的。”


“该死的···你/他/妈/的是疯了吗?!”汉克和他站在应急通道口,奔腾的水流从他们脚边漫过,在一层层阶梯间跳跃着,像是延绵一条的瀑布,天花板上不时有水滴砸落,汉克探身看了一眼楼梯下方,忽然揪住了他的衣领,“你知道这是几楼吗?”


“我们在电视台大厦65层的地方,副队长。”衣领上出现了一片褶皱,而一向注重仪表的他竟也不在乎这事,他调动程序运算后,回答汉克,“不考虑其他客观因素,我们一起下去最快要花半个小时。”


“哈?半个小时?”汉克一脸不可置信地看着他,咒骂到,“该死的仿生人,你还有什么更好的理由劝我走楼梯吗?”


愠怒的蓝眼睛催促着他思考了片刻,他想到一个极佳的点子,但他断定汉克不会同意的,虽然他不知道假若康纳也这样对汉克说时,对方会不会转变心意。


“如果副队长让我背下去,那会更快。”


“Nines,你确定你的计划不会让我们两个都体验到滚楼梯的“乐趣”吗?”汉克松开了他的衣领,指了指他闪烁的黄灯,说到,“你们仿生人的思路真是难以理解。”


“这种说法十分有趣,副队长,我非常想试一试。”微微勾起的唇角不知是为汉克话语逗乐,还是因他已经联络上了总部的应急系统,经过更新换代的通信联络装置更趋于完善和增强,“副队长,我联络上了模拟生命总部,稍等一会,总部会有救援队把我们接回去。”


“你为什么不说你还有B计划?”汉克揉了揉额角,抹去脸上的水迹,“我刚刚差点忍不住想揍你。”


“我以为你会同意我的A计划,副队长。”灰色的眼珠子动了动,他认真而诚恳地说到,见汉克摇头,发声器有些不受他控制,“我能问个问题吗,副队长?”


似是为了消解等待过程中的无聊,汉克应允了他的要求:“什么问题?问吧。”


“你为什么觉得我不需要你作为我的搭档?”


“噢···天···你这可难倒我了。”汉克诧异地瞅着他,似乎有些忘了他们在员工休息室的对话,中年警探捋了捋湿/漉/漉的头发,脑袋来回摆动几秒,便到,“第一,本来你就够强了,我没什么可教你的,除了该怎么和人好好说话。”


“第二,你说沟通这种东西是双向性的,但你从来不会主动和我或是任何人打交道。我问你一些事情,你的回答也总和工作有关。”


“第三,我不希望你知道我的一些事,仅仅因为工作,这太功利了,就像你在试图利用我。这样对你的工作有积极性吗?还是你们仿生人都有信息收集的癖好?”蓝眼睛闪过一丝困惑,汉克叹了口气,继续到,“我是活生生的人,不是保存在你们硬盘里的数据。”


“另外,要是有第三个或第四个人知道我曾经干过什么蠢事,也会让我很头疼的。”汉克抖了抖身上溅落的水珠,将目光转向他,审视着说到,“总之,你看起来就和那些享受自在独行的家伙一样,不喜欢被人打搅。”


“你错了,副队长。”他听到了直升机扇叶的轰鸣声,“我只是喜欢观察人而已。”


尤其是你,汉克。


他摸了摸躺在他口袋里的苹果。

 

End2—【无声告白】

 

(咳咳咳)

(还想看点啥特别的后续吗)

(想吗想吗想吗?)

(请紧张兮兮地往下看)

 

汉克没想到外出才一小会的康纳会火速地赶回来,害他差点被叼在嘴边的甜甜圈噎死。


上次临时把RK900叫去采访的事情让康纳抱怨了很久,他一个快半截入土的中年男人还得经受该死的仿生人的折腾,这才使他发觉这些顶着塑料脑袋的家伙们的记忆力非常好,同时也特别记仇。


不过,那件事带来的积极效应是,RK900慢慢学着怎么和人正常交流了,虽然对方有时说的话也能把他气个半死,可看在几日就有甜甜圈纳贡的份上,他还是会宽容点的。


都说甜食吃多容易变蠢,现在他快蠢到连康纳有百分百监测到他饮食不健康行为的能力,竟然也忘记了。


“汉克,你的甜甜圈从哪来的?”康纳靠近他,趁他不注意时蹭下他嘴角的糖霜,放入口中分析着,“嗯···是可颂甜甜圈。这里到最近的一家店,最快的速度也要10分钟,而我只离开了5分钟。监控录像我就不用看了吧,汉克,你说呢?”


“去死吧康纳!”他可不会把同伙供出来,对着一屁/股坐上他办公桌的康纳就是一记中/指,“别想打我甜甜圈的主意!”


“哦,汉克,文明用语。”康纳笑着对他眨了眨眼睛,但对方的表情说不出的渗人。


只见康纳巡视了一会他的桌面,像是扫描那样,灵活的手指先一步发现了被他藏在一堆档案盒后的纸袋.


“看我发现了什么,哦,一袋甜甜圈,汉克。”


“去你的,你想干什么?”他眼睁睁地看着康纳的手钳皱了纸袋,可以想象到松软的甜甜圈正遭受到对方非人的折磨,“放开它!听到没有!”


“我在保护您的生命健康···”康纳瞥过门口正走来的RK900,对他恭恭敬敬,却神色揶揄地说着,“以及我的正当权利呢,安德森副队长。”


那只机械手似液压机狠狠合拢后,便松开,干瘪的纸袋随即落进他脚旁的垃圾桶。

 

End3—【正当权利】

 

后记:

终于写完了。

原本按设定走的是结局二,但是写着写着发现危情后记里面我有说过900告白失败的故事,然后我就稍微改了改,出了结局一。

有人会说,那结局一开头的剧情设定跟危情有冲突,不是老汉带康纳去录节目吗?怎么变成了900?

可以想一下,录节目它有一个过程,一种可能是原本带康纳去的,但康纳不在,于是拖着900去应约,但康纳不知道,编导觉得效果不怎么好,于是又邀请汉克一次,这次他就带康纳去了,那么顺序应该是心血end1→危情。

(啊,我居然把它给圆回来了哈哈哈哈)

如果走end2线则完全是平行世界,可以忽略危情的剧情设定,也就是汉克临时拖着900去录节目,编导觉着效果还成,播出了,看到节目的康纳反应很大,接着就发生了END3的情景。(啊,我又圆了一下哈哈哈哈)

我搜了下900汉的tag,然而下面的粮食真是少得可怜···

(南极?太太和牛肉面太太的900汉挺好吃,真的,强推)

别说了,冷中之冷,极地点的冰盖好嘛。

900感觉和之前摸鱼的唐吉坷德里面又是不一样的风格,不过大概蓝本是照着排列组合那篇脑补的,如果继续往下拓展的话,剧情设定大概会和不稳定的三角形那个系列重了,啊,不,某些设定已经重了(倒地不起)

那这样说起来没有编号的RK800说起来其实是900汉过渡期的摸鱼啊,最初的双子作战设想其实是51和900,但是个人感觉900的性格有点“沉”,51虽然可以调整而改变的范围不大,简单点说,我写的51可萌可黑,但很难变成个逗比,除非他脑子进水了。所以900和51之间对话的方式,以及这种情况下的他们行为模式,实际上我还没摸透,导致我也办法去构建“勾股定理”咯。

写这篇900汉的时候中途有点像是在写51汉,感觉不对,又拐回去,于是变成了猜谜一样的对话流。900本来就是一个不怎么说话的人,即使被root了,由于设定的问题,他表现得也不明显,就跟没root一样。以文字表现就是通篇的意识流没几句台词,他说得越多表明他越异常,他探索和沟通的意愿越强···大概是这样的思路。

题外话,900好像同人里是叫nines?但是中文我捣腾不过来···九···啥?

回头看看之前写的悬崖医院都在巧书首页上挂了快2个月了,我在想什么时候再写个互动剧本,然而这个东西写起来真的好累。

因此,我觉着还是随缘吧。

以上。

评论 ( 18 )
热度 ( 8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