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迷底特律康汉(抗寒)组
看文请戳首页链接条目
常年混迹极地圈
不定期限爬墙中
画风突变,可萌可污
,可糖可刀
关注请三思
微博:http://weibo.com/huoxingji

© 塔尖的修叽
Powered by LOFTER

【DBH】危情时分(康汉、ooc)

又名如果康纳和老汉遇到电梯故障怎么办

Ooc、私设注意

51主场,900友情客串(不是)


时隔许久之后,这是康纳第二次来底特律的电视台大厦。


他清楚地记得自己上次来这的任务,是调查耶利哥发表自由宣言后发生的骚动,有人受伤了,舆论对仿生人的态度变得非常谨慎,而在马库斯领导的革/命成功后,舆论的风向又与之前大相径庭。但不管舆论怎么变化,他和汉克还在一起生活才是最重要的。


他们从录播室里出来,身旁站着和他们情况差不多的人类与仿生人,有的关系甚至比他们更近一步,是爱侣,比如被请来的史蒂芬夫妇。电视台以人类与仿生人的和谐关系为题,采访由这两者组成的群体,汇编成片将在黄金档时间段播出。编导告诉他们,这将引起新一轮的社会讨论,也有助于人们对仿生人的理解,继而推动相关法案出台,保障仿生人的合法权益。


窗外下起了灰蒙蒙的雨,受采访的人类还在与编导热烈地讨论着,他们的仿生人则在一旁传输着数据,互相交流信息,而唯独康纳没有参与其中,在四处走动的他,明显沉浸在与汉克第一次来到电视台察看案发现场的记忆中。


他曾在控制室里播放了马库斯的自由宣言,但当时他并不知道,那段作为证据的影像资料实际上隐藏着觉醒的代码。他只觉得那段演讲似乎触动了他程序内部深层的东西,还让他在仔仔细细地分析了马库斯的信息之后,不由得对汉克撒了谎,那是他第一次知道自己可能想要什么。


接着,他根据对犯罪现场的重建,寻找到了那个异常仿生人的蛛丝马迹,他跟着对方的逃亡轨迹到了类似员工休息室的地方。三个一模一样的仿生人员工JB300并排站在一张桌子前,并在他的不断的分析和审问之下,那个异常的JB300终于露出马脚,和他扭打在一块。不过,他没想到对方会拆了他的核心能源又拿了把水果刀将他钉在桌上。他几乎是第一时间想到了汉克,但对方并没有听到他的呼救。他只能拔掉插手的刀子,狼狈地爬回核心能源掉落的地方,把它再装上,自己起来,跑出去抓那个逃跑的异常JB300。


在楼道口对峙时,像是盛怒的复仇,他下手狠决干脆,仅用了不到3秒的时间取走一旁警员的手枪,干掉了拿着冲锋枪的异常JB300。也许就是从那时起,他异常的范围开始越变越大了吧。


“我的天···”汉克的声音从他身后传来,“你怎么老爱到处跑?我们不是来办案子的,康纳。”


“汉克,我在想一件事。”他凝视着在他身旁摆弄着桌上水果的人,动了动唇,存储器中与汉克有关的一切信息都无比明晰,这意味着他会反复记起那个片段,修改于他而言,没有意义,所以他更想听听汉克的答案,“如果···我们第一次来电视台大厦调查耶利哥的案子,我倒在这里没起来···你会进来救我吗,汉克?”


“当然···该死的···”汉克毫不犹豫地朝他点点头,像是又想到了些什么,有些困窘地挠了挠鬓发,对他说到,“那个时候我在和其他人说话,一转眼你就不知道跑哪去了···我让你待在原地别动,你总是不爱听···好吧好吧,我说这些不是为了给自己辩解,你要是想听我道歉,那么我会的,保护同伴是搭档的基本职责,我没做好。”


“对不起,康纳。”蓝眼睛温和地注视着他,汉克轻轻搭着他的肩膀,这张抚慰心神的笑脸难得如此靠近,“不会有下一次了。”


哦,这时他该怎么做呢?


他学着电视上的主人公,伸手揽过汉克的脸颊,他的手指与汉克下颚的胡须相触,双唇相抵的瞬间,他精准入侵着湿热黏软的口腔,他在禅意的花园中做了多少次和汉克有关的、一点儿都不禅意的事情,现在做的这一次也不过是众多个“不禅意”事件中的一种罢了。


可作为当事人之一的汉克,已经被他这得寸进尺的行为吓到。汉克一把甩开他,往后连退了两步,又差点踩到手中掉落的水果而跌跤,所幸他拽住了企图再度后退的老警探。


“该死的仿生人···你他/妈/的又有什么毛病?”汉克一脸嫌恶地擦着嘴,不住地咒骂他,“间歇性/功/能障碍吗?我建议你回模拟生命自我修理!”


“我的任何功能都是十分正常,汉克。”他的探测器感应到夹克衫下掩盖的那颗心脏陡然加快的心跳,朝汉克眨了眨眼睛,“我很乐意接受你的检阅,而且随时随地。”


“见鬼的康纳!你简直是我见过的最反常的一个!”汉克在他额间的LED灯上敲了两下,“我真想剥开你的脑子看看你到底在想什么!”


“想和汉克·安德森有关的一切。”他坦然自若地回答到,“这是让我反常的原因。”


“我的天···”汉克放弃与他争辩似的捂了捂脸,瞟了眼地上滚落的水果,将它捡起来放回原位,边说到,“我真不该把你带来。”


雨声渐大,来势汹汹地模糊了视线,整个城市笼罩在一片水雾之中。他在录播室外等候和编导告别的汉克,但不一会,整栋楼的警报就拉响了,排水系统经受不住短时强降水的强袭,使楼道四溢着能够没过脚踝的雨水,周围跑动着忙乱又惊奇的工作人员。他下意识地闯入录播室,拽着汉克就往指示牌的方向跑,忽略了身后的呼叫声。


他们共乘一架电梯,正在下行。第一次来时,是在上升,他玩着手中的那枚硬币,可一旁的汉克却对此极为不耐烦,喝止了他。而这时,他和汉克已然非常熟悉,关系比之前亦是突飞猛进,又无公务在身。他能想象到电梯外的地方会乱成什么样,可即便如此,在这种只有他和汉克两人的封闭空间里,他仍然体验到一种莫名其妙的兴奋。


是的,他所有反常的缘由都来自于汉克·安德森。


他的视线黏在汉克身上就没离开过,直到被他盯得发毛的汉克问他到底在想什么之时,处理器才被他调用去分析现状,他发现进电梯的决策其实是错误的——电梯井不久后就会因为大量雨水涌入导致积水过深及电梯控制线路短路。


“该死的···”汉克不停按着楼层键,它们亮了,而整个电梯却没有任何停下来的迹象,“这玩意也开始不听指挥了吗?!”


他沉默着,体内的机械齿轮也跟着一同往下坠,它们发出一阵阵咔嚓声,震荡着,就如不稳定的电梯外侧碰撞着电梯井迸出的电火花。他们发不出任何求救信号,包括他内置的通信联络装置也毫无用处。


额头上的LED灯频闪红光,他能够预见到几分钟后可能的结局之一,人性的一面让他染上一丝畏惧和遗憾,他和汉克还没步入正规,就可能会到此为止。


渗入电梯厢的水珠落在他的脸上,掉个不停,他听到外壁尖锐的摩擦声、吊索岌岌可危的拉拽声、汉克急促的呼吸声等等,这些嘈杂的声音仿佛在顷刻间爆炸,将狭窄空间内的氧气燃烧殆尽。


这种无能为力的失落,这种坠向深渊的绝望,却令他体味到另一种甜头,从常年未见光芒的至暗领域蔓生的、自私的个人主义——他即将与恋慕之人共赴死亡的结局。


他的拥吻和上一次一样惊扰了汉克,只是这次神经紧绷的汉克没把他推开,反而既气愤又担心地质问他,到底怎么了。


“他/妈/的我们都快死了你还想着浪漫?康纳!该死的,我们还有很多事没完成···该死的···”


哦,是的,很多很多事,他和他想的每一件事。


罗曼蒂克的尾音就和某种启动程式的代码一样,他的思路无比清晰,死亡的诱惑力被另一种求生的期待湮没了,他很明确自己想要的东西,很认真地对待这件事:“汉克,我想成为你的伴侣,像史蒂芬夫妇那样的,我希望你能接受我的请求。”


不待处于震惊中的人回应他,控制线路彻底短路的电梯便停在了半空中,顶上的照明灯闪烁着,似乎随时会熄灭。他以一只手臂的代价破拆了上方的顶板,发出求救信号。


救援人员十分钟之内便赶到他们所在的楼层,将他们救了出去。在他机液丧失过多失去意识之时,最后看到的还是汉克欲言又止的神情,他被汉克抱在怀里,沉沉睡去。


他从没做过这样漫长又黑暗的“梦”,即使机体损坏,他的基础系统依然顽强运行着,直至他睁开双眼的首刻,模拟生命的纯色调装潢展现于眼前。


“你真是出乎意料。”RK900将他那只损坏的手臂放入了待销毁的匣子中,若有所思地看着他说到,“如果不是副队长执意亲自把你送过来,你可能会停止运作,当时的信号还不好,这么做值得吗?”


“值得。因为···”他动了动那只新装上去的手臂,它和之前并无任何区别,运行自如。


“啊啊···我知道,你想说人性的优越感。”RK900截断了他卡在嘴边的话语,其实他们并不必如此对话,但RK900还是由着他来了,而现在他明显察觉到对方的厌烦,“你已经说过很多次,包括你对副队长的爱意,可他知道吗?”


“我想他知道。”这次他没有犹疑。


“他在外面等你。”RK900对他摆了摆手,示意他即刻离开,“我想我需要点时间想明白他接受你的原因,毕竟我也曾这么做过。”


“RK···”


“走吧。”RK900再次对他下了逐客令,瞥了从工作台上下地的他一眼,又道,“不论是男人还是女人,他们接受爱意的方式都差不多。”


走出RK900的工作间,他老远就看到了汉克的身影。一路狂奔的他,和汉克紧紧相拥后才放开。他们相视无言,而他发觉自己的手掌与先前有了细微的不同,一瞬间的思绪使他明白了RK900话语。


他像重获新生的魔术师,一朵朵娇艳芬芳的玫瑰在他手心绽开,露珠莹莹,全息灵动的电子光芒闪耀着,吸引着心爱之人的瞩目。


“汉克,你同意了吗?”他亲吻着汉克的侧脸。


“操/蛋的仿生人···”意料之中的回应,但······


“汉克?”


“可以。”他听到他说,“我同意,康纳。”


End

 

Ps

啊,有情人终成眷属,我感觉我好像完成了不得了的任务

本来是想捅刀子的,但想想一周连捅2刀,再好的发电叽也会被人炸死

900算是助攻了,表白失败那可能是另一个故事。如果他和汉克遇到那种情况的话,900肯定会硬拽着汉克走楼梯,然后被汉克骂,你他妈的不看看这是几楼?走要走到什么时候?接着,900就会表示走这种瀑布一样的楼梯他也可以把汉克背下去,又被汉克再次嫌弃你确定你不会让我们两个一起滚到楼底?900会说这种说法很有趣,如果可以想试一试,接着就用内置通信联络器呼叫模控总部直接开一架直升机来救他们。

于是惊险要素没有了,只剩下装【哔哔】(但是我觉得很欢乐)

这篇其实是昨天刷头条有个新闻,说多伦多骤降暴雨然后一栋大楼被淹,两个男同事被困电梯里,急中生智最终得以生还的故事,重要的不是这个,而是评论里有个人这么写:

这两男的也算生死之交了,可以去结婚了。

嗷嗷嗷!!!大佬你不要太懂!!!(打死打死)

于是有了这篇(你走)

评论 ( 7 )
热度 ( 12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