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迷底特律康汉(抗寒)组
看文请戳首页链接条目
常年混迹极地圈
不定期限爬墙中
画风突变,可萌可污
,可糖可刀
关注请三思
微博:http://weibo.com/huoxingji

© 塔尖的修叽
Powered by LOFTER

【DBH】心想事成(康纳51x汉克x康纳60、AU设定、ooc)

呃,刀子之后是个治(致)愈(郁)的AU小故事

康纳51和60不是仿生人而是异能者

51是叫Connor(康纳),60叫Corny(康尼)

Cp向是康纳51x汉克x康纳60

三个人都有年龄操作

Ooc注意

 

人人都知道底特律警/局最优秀的警探是汉克·安德森,除了有时候脾气暴躁,会爆粗口,不怎么会做饭之外,他可以算是个热门的追求对象。但奇怪的是,每当他的恋情稍有起色,接着就会无疾而终。


汉克的同事们猜测,这可能和他几年前收养的两个男孩有关。让恋爱对象接受一对性格迥异的双胞胎,还是很有难度的,即便他们看起来帅气可爱、彬彬有礼,可知道他们来历的人,也会与他们保持距离的。


因此,当年汉克在一起和双胞胎有关的邪/教绑架案破获后,做出收养他们的决定时,所有人都觉得这太不可思议了。有人向汉克提议过,让这对双胞胎去上寄宿学校,这样就能减轻点压力,可类似的事情最后都不了了之。


日子一天天过去,双胞胎已长成少年,到了该上高中的年龄,却仍是选择住家而非寄宿,就算是在往来的路上会耗费些许时间,他们总能按时到家。令作为家长的汉克比较烦恼的不是他们的学习问题,而是老师所说的社交问题,一个有些内向,另一个就非常冷漠了,虽然在他面前,他们都表现得很活跃。双胞胎中年龄稍长一点的康纳则向汉克表示,他们会好好改进,不让他操心。所以,汉克也就放下心来,腾空去解决一下自己老大难的恋爱问题。


那是一天周末的下午,汉克对在家复习的双胞胎嘱咐些事后,就从家里赶往约会地点,他和那位女士见过几次面,彼此都颇有好感,这次,他觉得应该能成,在路上时,鲜花和礼物都准备好了。


而满怀期待的汉克不知道的是,他前脚刚走,家里的双胞胎兄弟——康纳和康尼后脚就跟上了,并且就坐在他约会的那家餐厅街对面的咖啡屋里。


“你猜汉克会送那个女人什么东西?”透过身边的玻璃窗,康尼望着餐厅橱窗边正在交谈的人影,对同他一侧的康纳说到,“我们在这暴晒了接近两个小时,他们还没结束。我都忍不住想搞些小花样了。”


“不可能是结婚戒指,我早上就想象过,汉克路过这的整条街上的首饰店都关门歇业。”康纳回应着孪生兄弟的提问,瞥了一眼窗外,又擦了擦自己的手表,说到,“我建议你别这么做,这会让汉克为难。”


“为难?是他让我为难才对!”康尼朝身边的人宣泄着怒气,他回忆起初次见到那位赶来救人的警探,那张脸上流露出的怜悯神情,便搅碎了杯面上的乳/白色拉花,“要不是你想要汉克收养我们,我现在就不必和你一样压抑自己。”


“学校还有寄宿名额,如果你受不了,可以搬出去住。”康纳凝视着那双时常揉着自己头发的手,它正为那位女士递过鲜花和礼物。


他在他们指尖轻轻碰在一起,相视而笑的时候,抿了一口杯子里的咖啡,这种青涩的苦味正应景:“我不介意你在那收信徒,倘若你能做到的话。”


“啊哦?”康尼发出惊叹声,顺着康纳的目光看去,咧咧嘴,揶揄到,“我早说应该做些小动作了。”


“我喜欢汉克选的花,不过我想它太容易招惹虫子了。”拉花在小匙的搅动下变成一圈棕白相间的螺旋,康尼忽然握着康纳的空余的手,说出的话语,这使对面的餐厅发生了小骚动。


汉克正挥着手驱赶那些讨厌的飞虫,而女士的脸色明显有些不好,接着汉克就把花束丢到一边,叫来了服务员。


“我以为你要做什么危险的事。”康纳看见汉克在餐厅里发生的小插曲,往自己的杯子里加了一块方糖,正要搅动时,就发现他们略微奇怪的举动过于引人注目了,“结果是件蠢事。”


“妈/的。”几年的共同生活,使康尼早早学会了汉克挂在嘴边的粗话,只不过在汉克面前他才保持些教养和礼数。他即刻甩开康纳的手,怏怏地说到:“我真想快点长大,这样我就不用依靠你,才能心想事成。”


“我也想。”康纳了然地点点头,扫视着周围的人,目光再度贴回汉克身上。一向决断清晰的警探变得窘迫起来,那带着歉意的笑脸戳进他的心窝,就算隔着一条街、两扇玻璃窗,他仍然能读懂汉克的唇语,只是他不太乐意听罢了。


“你打算怎么做?”康尼学着康纳的样子,向杯子里丢下一块方糖,哪怕他这杯卡布奇诺已经够甜了。他执起小匙舀了点,过量的糖分从舌尖蔓延开,让他微微蹙眉:“好甜···”


康纳没回他的话,带着嫌弃的表情看了看他,又转向另一侧。当然,康尼对他胞哥在汉克这事上的假正经同样令他厌恶。好吧,那他就继续当坏人。


他咬着嘴里的小匙,拽住康纳的手,盯着餐厅里和那个女人再度谈笑风生的汉克,说到:“这次汉克也没有走运,他的约会被女人的电话打扰了···哦,那个女人边接着电话,边走路···”


视线紧紧跟随着那个走出餐厅的女人,他的余光搜索到一辆正在街口等待红绿灯的货车,他露出个不怀好意的笑容,继续到:“可是卡车司机实在太心急了,他必须把货提前送到目的地,否则老板会扣他这个月的工资。”


“你就不能仁慈一些吗?汉克会很难过,你会让他身边人变得糟糕。”康纳听着康尼制造的交通意外,他想起了汉克之前的女友们的各种不幸遭遇,之后,汉克周围的人经常散播着些风言风语,说汉克大概是因为救了他们才染上了邪/教的诅咒。


“哦,那挺不错的,不是吗?”他的胞弟反问他,“汉克只要和我们待在一起就足够了。”


是的,即便这样,汉克并没有抛弃他们,所以他会在不破坏原则的基础上,削弱汉克的负罪感。他反握住康尼的手,看向吧台那坐着的一位年轻的英俊男子,说到:


“不过,万事总有转机,一位绅士发现了即将降临在她身上的悲剧,他冲出了咖啡厅,救下正在过马路的女士。”


“她从没见过哪个男人这样英勇···哦,汉克也是如此,可这位绅士已经烙进她的心里,就在他搂住她的那一瞬。”


“啊哦?移情别恋?”康尼眨了眨眼睛,不由得为康纳的想象力赞叹,“你可真恶毒。”


“比不上你。”康纳说着,起身去吧台付钱,又对着还赖在位子上的康尼说到,“我们得赶紧回家了。”


完成预定目标的双胞胎回到家中,捧起几小时之前就搁在那一直未动的课本研读着,直到汉克从餐厅那回来。学习这件事对他们来说,不算太难,得到全A也是。毕竟,来自中古世纪的炼金术师的秘本可比这些英文字母难懂得多。


和预期一样,汉克没有发现什么异常。他们所依恋的一家之主,为照料他们不停忙碌着,甚至学会了些麻烦的菜谱,虽然他们对食物的要求并不高。


在最后一场考试结束后,他们推掉了社团活动,早早归家。距离汉克的餐厅约会,过去了一周的时间,悉心的他们已经察觉到汉克身上的颓丧气氛。康纳正想着怎么安慰还有几分钟就会到家的汉克,而在客厅不停晃荡的康尼却思索着另一件事。


“你能别穿着这件愚蠢的袍子在我面前转吗?”康纳看着康尼身上披着的那件隐修士的黑袍,那是在祭祀的时候才穿的。可几年前的衣物放到现在早已不合身,就像是马戏演员故意逗乐观众所穿的短褂,滑稽可笑。


“不能。”康尼斩钉截铁地说到,翻了翻手中的羊皮书,发黄的书页上有一行行倒写的拉丁文。


指尖缓慢地逆向划过字里行间的空隙,他默读着书中描绘的内容,像是发现了什么,棕色的眼睛闪过一丝惊异,他把翻到的这页拿给正在桌前苦思冥想的康纳,说到:“我找到了!Beleth!”


“你知道这行不通。”康纳瞥了一眼书页上的内容,左侧的空白处画着由几何图形组合成的抽象的符号,它们落在两个携刻着拉丁字母的圆圈内,这是个契约象征,在被汉克收养之前,他们经常研究这些东西,“我们没有活祭。”


康尼正要反驳这种说法,面带疲倦的汉克就开门进来,可恶的康纳总比他的动作快。他听见那快让他耳朵出茧子的安慰之言,眼见康纳黏在汉克身边故作腼腆且善解人意的模样,他感到一阵恶寒。


明明是个狂傲起来比他更狠厉的角色,却在汉克面前伪装成一只人畜无害的小猫咪?


哦,真叫他恶心。


勒得他发热的黑袍被他脱下,裹住那本羊皮书放到一边,他挪了几步就够到了汉克的胳膊。他把脸紧贴在汉克的胸前,隔着那件衬衫倾听起伏着的胸腔里的心跳声,它脆弱又美好,可爱到让他想蹂躏。


“汉克,生活总会发生点意外,看开点。”他的孪生哥哥如是说到。


“汉克,你还有我们。”他阴恻恻地笑着,康纳的话又给了他点提示。


哦,是的,每天死于意外的人可非常多,更何况他们还能心想事成。


End

 

Ps

51和60其实是邪/教头目,但当时去救人的汉克并不知道这点,以为是和其他失踪者一样被绑架的人,把他们救出来了。

但51利用了汉克的恻隐之心,让汉克收养了他们。

至于为啥会有失踪者呢?是因为他们的召唤仪式需要活祭。

他们Bug一样的能力导致汉克一直找不到女朋友,除了他们之外,一直注孤。

Beleth是一个恶魔的名字,据说它能让召唤者得到所有人,无论是男人还是女人的爱,直到召唤者满意为止。

Corny(康尼)是Connor(康纳)的昵称,读音更像“科尼”,但是为了统一就康尼。变成人了总不能两个都叫康纳啊。

好了,我说完了,溜了溜了。

评论 ( 6 )
热度 ( 14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