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迷底特律康汉(抗寒)组
看文请戳首页链接条目
常年混迹极地圈
不定期限爬墙中
画风突变,可萌可污
,可糖可刀
关注请三思
微博:http://weibo.com/huoxingji

© 塔尖的修叽
Powered by LOFTER

【DBH】唐吉坷德(警探组,AU,ooc私设)1

这篇主角是汉克,康纳是RK900型号的

所以实际上是RK900x汉克

不过偏向可能没有那么明显

应该有真·冷酷无情·康纳酱出没

配角有盖文、富勒、兹拉科

架空的AU、ooc私设注意

尝试一下正剧风???(走你)

 

一道火光划过天际,在与地平线相接时,耀眼的白芒吞噬一切,裹挟尘土而来,汉克无法及时做出逃跑的反应。但他成为了战后为数不多的幸存者,每当他的儿子科尔把他从满是灰烬的噩梦中唤醒,他想到的第一件事就是如何关闭底特律废墟里的模拟生命,那群留着蓝血的仿生人,以及他们的机器后代。


汉克并非是盖文那样的激进派,只要那些塑料玩意不干扰到他和科尔,他甚至对人类丧失主动权这事无所谓——即使他们被驱赶到仅存的绿洲边界,他们也能照样过生活。而事实是,仿生人无节制的扩张生产,不断消耗着战后本就稀缺的资源,他们赖以生存的空气和水受到威胁,而高效、不知疲倦的仿生人却不需要这些。他本从死神手上夺回了一次科尔,可现在,他的儿子又得了肺癌。


他知道,战争只会释放蓄积已久的愤怒,散播新的仇恨之种,所以他需要一个更周密的计划,既能毁掉模拟生命,又能为他们的子孙留下仅剩的乐土。


“爸爸,你还好吗?”科尔带着面罩式的呼吸机躺在病床上,右手扎着输液管。周围罩着的是医用隔离的帘子,这让他能听清科尔微弱的说话声。


“还不赖。”他笑着点点头,嘱咐病中的小子好好休息,便离开这里,去和盖文他们汇合。


他们今天的任务是打下一台来自模拟生命的巡逻无人机,让兹拉科破解代码程序后,获得模拟生命的内部情况。于是,他手中的武器从早期的手枪,变成了他们自制的高射炮台。富勒操控着工具车的方向盘,盖文用兹拉科做的定位器校准路线,他们三人跟踪着该死的无人机跑了一路,最终在一个死胡同里,把它打落地面。


金属长矛穿透了无人机的监视器,而避开了芯平板,炮筒前的瞄准镜边框只刻着四条黑线,精准的操作得益于汉克机械式的反复训练。当然,少不了兹拉科那些废弃的收藏品的功劳,他可以想象到那个改装师看到模拟生命的产物时的贪婪眼神,像是黏在机械外壳上难以剥离的胶状物,兹拉科能在它们身上耗费大把时间。


“看看这个。”盖文拎着无人机的一只机械腿,将它整个扔给围着工作台转来转去的兹拉科。


“嘿!小心点!”兹拉科不满盖文的举动,像是抱着一个珍宝匣似的,把无人机抱在怀里,而过重的质量使这个中年怪咖的姿势有点滑稽,“它摔坏了,你们的计划也跟着完蛋。”


“赶紧拆。”汉克走到工作台前,给兹拉科腾出一个空位,说到,“趁该死的仿生人还没发现。”


“说真的,你们都敢逮无人机,为什么不去抓个仿生人?”兹拉科执起铁钳破坏了灰色外壳边的锁结,撑开一道裂口,黑色的线管被他捋到后边,他小心翼翼地取出机壳内部露出了透明的芯片板,“它不仅是一件艺术品,也比无人机的权限大。”


“去/你/妈/的闭嘴!满脑子想着干仿生人的病态!”盖文激动地拍着工作台,手中握着的定位器砸在面上,“要不是你的垃圾定位,我们也不用浪费那么多时间!”


“要不是我的定位器,你只会空手而归,李德!”兹拉科为芯片板接上连接线,蓝色的荧光亮起,一旁的显示屏里出现了正在加载的数据,“如果有一个仿生人,我绝对会让它先干/穿你的屁//眼!” 


“都别吵了!”富勒的介入了这场争吵,这个东拼西凑的抓捕小队确实不如预想的和谐,而他像是与生俱来的领导力还能让他们继续进行这个计划,这令他想到战前的事情,虽然现在他记不太清了,“我们能拿到有关模拟生命的信息吗?”


“太难了···”兹拉科看了一眼屏幕上的数据,敲击着键盘,说到,“它只是一台巡逻无人机,是用来监视废墟城区和我们的情况,向总部汇报。不像保卫总部的哨兵机器人,它们才是真正的杀手,对总部情况了如指掌。我想,不论是巡逻机还是哨兵,它们可能是仿生人的另一种化身,或者说,仿生人在背后操控它们。”


“所以我们很难抓到仿生人,也就很难攻入他们的总部了?”汉克反问着兹拉科,蓝色的眼眸中盛满了愤懑,年轻时他也许会像盖文一样满口粗话,如今他更倾向于先动手了,他揪着兹拉科的领子,对方的咒骂和挣扎则被盖文调侃似的口哨声盖过了。


“好吧!”中年怪咖终是从汉克的手中夺得喘气的机会,他接着向键盘敲击了几行代码,便对在场的各位说到,“我用它向总部发了一条消息,说我们要求会见仿生人的代表。我们有50%几率见到那个仿生人头头,或者被对方派来的哨兵干死。”


“妈/的/兹拉科!你就只想着你的仿生人!”盖文将手中的定位器扔向兹拉科那张油腻腻的脸,随即就被对方躲闪的狼狈逗乐了,说到,“来吧,我们准备准备,干票大的!”


“我真不该让你们组队的···”富勒叹了一口气,便走了出去。


“武器的事情就交给你们了。”汉克忽略了盖文对他偷懒表达的不满,跟着富勒离开,但他没有跟着富勒去议事厅。


因为他们袭击巡逻无人机的举动不久后就会被人知道,而富勒必须为此向温和派和保守派保证——他们的行为不会带来灾难,而是幸存者们的转机。他对这场争论的结果不感兴趣,他只想回去看看科尔,为之后的事情做准备,这就够了。


“他和桑丘遇到了三十多个放肆的巨人,他想和他们战斗,要他们所有人的性命。有了战利品,他们就可以发财了。这是正义的战斗。从地球表面清除这些坏种是对上帝的一大贡献。”汉克翻着一本陈旧的《唐吉坷德》,可他没有一字一句照着书上念,他尽量用科尔能听得懂的语言来说。


至于为何要挑这本不适合的书来当作睡前故事,他也没想明白。他只记得他是他和盖文去废墟打探情报的那会,他们进入了布满灰烬的居民区,躲避侦查的巡逻无人机和哨兵。他在一处民房内发现了散落的唱片碟和摔坏的留声机,还有七七八八被粉尘覆盖的物品,其中就有一本《唐吉坷德》。他随手一翻,一张照片便从书页中落了下来。


一个是黑发棕眼的帅气年轻人,亲吻着和他长得一模一样的、微笑着的中年男人的脸颊,他们的亲密感是那么熟悉,又那样陌生。他时常会望着这张照片发愣,而后是尖锐的疼痛,像是被一把利刃剥开了头皮,撬开他的颅骨,深深刺进他的脑髓里。


“爸爸?你还好吗?”


“哦,科尔···”


从记忆中回过神来,科尔就像小大人似的对他摇头,说他最近总是在走神,便转过身示意自己想睡觉了。他只能不停地道歉,但科尔并没理会。


他为科尔掩好被子,坐在旁边的椅子上,隔离的帘子反射出他的虚影。他瞥见它,脑髓中捏造的虚幻记忆就开始渐渐蚕食他的神智、他所处的现实,那一个个百味杂陈的故事有时会使他分不清真实,那种似曾相识的强烈情感,仿佛在告诉他,帘子上的虚影也是个真人,仅仅是站在与他隔离的另一侧,无法相触。

 

Tbc

900还没出现,下一章就会了

准备用1到2个篇幅把故事结束掉

之后要去写其他的了

为啥脑洞如此多(摊手)


评论 ( 4 )
热度 ( 4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