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迷底特律康汉(抗寒)组
看文请戳首页链接条目
常年混迹极地圈
不定期限爬墙中
画风突变,可萌可污
,可糖可刀
关注请三思
微博:http://weibo.com/huoxingji

© 塔尖的修叽
Powered by LOFTER

【DBH】海洋馆的约会(康汉,ooc,私设多)

我只是又来测试一下康纳51的同理心

顺便想看汉克带孩子的场景(打死)

原创人物有,故事背景自《不稳定的三角形》(我真的是很懒)

Ooc、私设甚多

 

蓝色的商品柜上立着一排卡通式的海洋生物,为可爱化了的短胖身躯,在声光感应下晃动着身前的限量版甜甜圈礼盒,圆溜溜的眼珠凝视着路过此处的汉克,仿佛在对他说——


快,买我呀!


商品柜边缘的显示屏上配合地滚动放送了特价销售的字样,单脚跳的百分号身后跟着三个玩叠帽子戏法的感叹号。动态广告的投放者们总是费尽心思地赚取游客的目光,只要对方为此驻足了,他们就有很大的几率获得回报。不过,这对行程目标明确,并且监控着汉克饮食健康的仿生人康纳来说,毫无吸引力。他在汉克还没多瞟上那么一眼的时候,就带着这位心存不满的前警探,往极地观赏区的方向前进了。


“真见鬼···”汉克硬是甩了两下,夺回手的自由。


他被该死的仿生人从屁/股还未坐热的沙发上拽了出来,走进这个就像格列佛一脚踏进小人国一样的海洋馆,他们周围没几个大人,基本上是吵闹的孩童。他并不讨厌这些跑跑跳跳的、问个没完的小身影,他讨厌的是康纳的自作主张。


他没弄明白康纳的推论是遵从什么逻辑的,他只是把几十年前的经典动画片拿出来重温几集,就被该死的仿生人断定为他有想去海洋馆的念头,毁了他作为沙发土豆的美好周末。而在方才他看到了唯一能让他降火的东西时,该死的仿生人竟然就这样无视他的意愿,让他远离了心念已久的、还是限量版的甜甜圈的召唤。


是的,不用吃喝的该死的仿生人根本不会理解这种执着,他真想用蟹老板的钳子手砸飞这个机器脑袋!


“康纳···”他找到个位子坐下,康纳则坐在他的左边。


“汉克,我知道你想说什么。”康纳搭上他的右肩,一只胳膊像是把他揽过去了,“那对你的健康不好。”


“哦噢···你说的对。”他点着头,撬着肩膀上的手指,可它们实在很灵活。


“但是,我都为你牺牲了看《海绵宝宝》的时间,和你出来约会,你就不能为我着想一下吗?”瞥了一眼周围的小孩们,他把那句该死的仿生人憋了回去,接着说到,“我只要一盒甜甜圈。哦···康纳,你的同理心呢?”


“约···会···约会···约会。”康纳反复咀嚼着这个词,额灯从蓝变黄变红,过了几秒就恢复成蓝色,棕色的眼睛盯着他,表情认真而严肃,“汉克,你是说真的吗?”


“不然呢?”他的手依旧和肩膀上的手指抗争着,他想把自己的屁/股挪远一点,但这椅子的长度比不过仿生人调整的速度,很快他就到了搁不住臀的边缘,又被对方一手框回去,“你、我,没有第三个···说起来,RK去哪了?如果他在的话,我应该能获得个同情分,吃到一份美味的甜甜圈。”


“他自愿为我替班一周,汉克。我想我有必要私下和他讨论一下买甜甜圈这件事。”康纳强调着,搭在他肩膀上的手紧了紧,随后便如他所愿地松开了,“坦诚是件好事,汉克,在这等我几分钟。”


说罢,康纳起身折回先前卖甜甜圈的地方,商品柜上的甜甜圈没剩几个,一旁还有人付款。他用三秒的时间考虑了一下,在排队和插队之间选择了后者,不动声色地越过他前面正说话的几个游客,占据第二顺位,保证能给汉克买到限量版甜甜圈。


而就在他准备付款之际,排在他后边的人类突然拉住了他,危机处理逻辑随即运行,但对方举动却是他始料未及的。除汉克之外,他没见过哪个人类能会对他这类的仿生人如此友好,应该说是热情的过分,即使他的搜索引擎调出了对方的简略信息,他印象中也没有关于这张面孔的记忆。


“请问···”


“我就知道,康纳警官一定是不记得了。这周三我们还见过面。”站在他面前的人类说到,“还说你们仿生人的记忆力好呢···哦哦,当然我不是在怪罪警官先生,一见到救命恩人肯定会很激动的,您理解一下我的心情。您也会到这边巡逻吗?这里看起来很安全的···”


对方绵绵不绝的在他耳中全变成了一堆省略号,因为这个插曲,他的小伎俩没有成功,像是聪明反被聪明误,最后一个限量版甜甜圈已经被人买走。可他并不想两手空空地回去给汉克交差,毕竟作为约会的流程之一的环节没处理好,汉克会变得更难哄,他能预想到对方的嫌恶表情,好感度降低会让他产生人类才有的焦虑。


“多谢赞美,杰森。”他拂开抓着他胳膊的手,“现在我要去巡逻了。再见。”


“嘿,康纳警官,我知道这件事对你来说难以启齿!”杰森对越走越快越远的他,挥舞着手臂,喊到,“但为表感谢,我保证我会帮你找到最好的改装师,给你安上大雀雀一展雄风的!”


哦。


现在他大概知道是怎么回事了。关于那个自来熟的大嘴巴杰森,关于对方口中的事实,所有的线索都指向了还在警局代班的RK800。


他走到一个僻静的水族箱后,打开远程频道。接通的一刻,他的视线快被RK800神经质的留言弹幕遮蔽了。清理掉无效和重复信息,留下的简讯就是在问:他和汉克为什么没在家?去哪了?怎么不说一声?


[你不是在警局上班吗?怎么又跑回家?]


[噢···你果然带汉克出去了。我在巡逻,顺便回家看一下汉克。逻辑没错。]


[那你肯定认识一个叫杰森的人了?]


[那个···家伙吧···只是一次巡逻的时候帮了他,他被一群小混混追杀。]


[看来警局给你的任务太轻松了,你总是有大把的时间结识奇怪的朋友。]


[等等,你遇到他了?]


[是啊,他还告诉我,你准备装个大雀雀一展雄风。]


[咳···呃···嗯···]


[我先告诉你个坏消息,总部的制造的仿生人是无法识别其他来源不明的配件的,你的程序会视其为非法改装而瘫痪,即使你已经免——费——了!]


[你太过分了,康纳!我要休息,我要回家和汉克待在一起!然后告诉他,你一直在虐待我!强迫我义务劳动!]


[哦,是吗。仿生人是不会感到疲惫的。我刚刚想到,总部有剩的兼容性配件在哪,可你吵得我记不起来了。回见。]


[喂喂喂!康——]


他在RK800用弹幕轰炸他之前,就把通讯掐断了。得到RK800的这个把柄,够他要挟对方义务劳动很久了,而他也知道这并不能消灭RK800扎根在汉克家的念头。如果时光机存在的话,他会跳转回几个月前的晚上,为相扑提前买好狗粮,避免第二天汉克独自外出买狗粮的情况出现,而遇上他的同型号仿生人。


[启动搜索模式···运行键入关键词···]


[甜甜圈。]


[热带珊瑚礁区···前进100米左转···实时路况跟进启动···]


他找到了下一个贩卖甜甜圈的商品柜,购得一盒限量版甜甜圈。


站在玻璃展示柜前的人们熙熙攘攘,使原本安静的长廊变得嘈杂,像是多年前某个异常仿生人养在房间里的咕咕。可他觉得咕咕比他们可爱多了,毕竟咕咕们除了向他讨要食物外,并不会给他造成什么大麻烦,但汉克之外的人会,就比如眼前这个拦住他去路的面色焦急的女士,他想他真的不应该穿制服出来的。


“康纳警官,还好您在这,我和孩子走丢了,拜托您帮个忙吧!”


他得向富勒建议一下,别让他一直出来巡逻。这种老掉牙的理由为什么富勒会信?难不成RK800又做了什么了不得的事情?这已经严重影响到他的私人时间了,他必须教教RK800什么叫做低调。


“他是个害羞的孩子,不怎么会和人说话,我真不该让他一个人待在那儿等我···康纳警官,帮帮我吧···”向他求助的女士像杰森一样抓住了他的胳膊,他这让他想到他执行的第一个任务——解救异常仿生人绑架小女孩。


而小女孩的母亲知道他是仿生人后表现出的是万分憎恶,仿佛他和那个绑架者同罪,虽然现在仿生人自我解放,渐渐融入人类的生活之后,隔阂则在慢慢消解,但矛盾依然会存在,只是没有原先那么反应强烈罢了。


[执行‘汉克走丢’事件概率计算···]


“您有在听我说话吗?康纳警官?康纳警官?”他的胳膊又被女士扯了扯,他瞥见对方眼中的急切,和他浮现于眼前的数据重叠了。


[低于20%,可执行突发任务···]


[启动场馆监控设备连接,输入访问权限代码···]


[登录成功···等待下一个命令执行。]


“抱歉,女士,我刚才在运算找到您儿子的最佳方案。”和曾经在伊甸园找人一样,他知道监控是个可以利用的好东西,“好了,现在您可以告诉我,您孩子的体貌特征,方便我寻找他吗?”


“太感谢了。”


随后,他在女士的描述下,开始利用周围的监控画面寻找孩子的去向。


与此同时的另一边,一直没等到康纳的汉克,离开了椅子。他尝试着在附近的电子地图上康纳的位置,该死的仿生人火急火燎地把他从家里拽出来的时候,让他把手机落在家里了。他根本没注意康纳把他带到了哪,而他对大部分电子产品又不是很灵通。指示标卡在主页面上动弹不得,也许他需要用最原始的方法,让管理员在全馆内播报一则仿生人走失的通知,才能找到康纳。


正当他准备点到主页面那个红色的问号时,一个穿着背带短裤配衬衫的小男孩撞到了他,而不远处的水族箱里,一头晃动身体的白鲸正对着这个小男孩张开大嘴,似乎它对小男孩的受惊表现很是满意,即使他们还隔着一层钢化玻璃。


“对···对不起,先生。”小男孩怯生生的,一会望着水族箱里还想吓唬人的白鲸,一会看着蹙眉的他,一双不知如何安放的手抓紧了胸前的背带,“我···不是故意的。”


“哦哦哦···别紧张,孩子。”他下意识地轻拍着幼小的肩膀,站在小男孩身旁,面对着钢化玻璃另一侧的白鲸,它没有再对孩子张嘴巴,而是左右晃荡两下,便离开了,“你看,它不会再吓唬你了。”


像是松了一口气的小男孩,放下手,那些歪歪扭扭的背带又被他捋平。见他表现出友善,小男孩不再那么拘谨了,打开话匣子,他从不知道自己的小孩缘是这么好的,联想到过去,他便会有点感伤。但眼下一个重要的事情是,怎么把这个走丢的小男孩送回母亲身边。


我妈妈有金色头发、绿眼睛、穿着高跟鞋,还有红色的连衣裙······


他看了一眼来来往往的人群,见鬼的,这概念有点广泛。


“还记得些什么吗?”他问牵着手的小男孩,而对方只是摇摇头,说出了一个常见的女性名字,“好吧,那我得送你去管理员那。”


“然后呢?然后呢?”小男孩眉毛撇成了微八字,空着的手则开始紧抓着一侧的背带,“汉克叔叔,你会把我丢在那吗?”


“没···我的意思是,我把你送到管理员那,然后我们一起等你妈妈来接你。”他只能打消了之前的念头,对小男孩解释他的办法,而让他惊奇的是小男孩对他的称呼,“好吧,告诉我,你是怎么知道我叫什么的?”


“喏,你的衣服上。汉克叔叔,我们真像。”小男孩说着,指了指他的衣领上不起眼的一处,那绣着一行小字——汉克爱康纳,接着,小男孩又比了比胸前的刺绣,“我叫约克。”


“二分之一的几率给你猜对啦,好小子约克。”他笑得有点不自然,谁会想到该死的仿生人竟然在他的衣服上做了小动作,“我们走吧。”


难得他的记忆力恢复到了做警探的那会,他记下了电子地图给他的导航指示,海洋馆的指向标也够简练明晰,他们距离广播站并不远。路上,他和约克一言一语地聊着,也觉得约克的心真大,就不怕他是个别有用心的坏人之类的被拐走吗?虽然仿生人问世之后,拐卖人口的犯罪活动确实大幅下降,但并未彻底消失。


“约克,你不怕被我是个坏人吗?”他说着,看了看身旁的约克,那双碧绿色的眼睛瞅着他,像是要溢出水来,他便看到那只小手又在蹂躏背带了,“嘿,我开玩笑的。其实,我以前是个很厉害的警探,抓坏人的。我还有一个和你一样的儿子,叫科尔···”


“汉克叔叔,为什么不带科尔来?”约克吸了吸鼻子,插话到。


“他去了很远的地方,来不了了。”他不认为一个小孩子能理解死亡的概念。


“多远的地方?”可约克越发好奇,“我可以去吗?”


“你不能去。”他揉了揉额头说到。


“为什么呀?”约克依旧对这个问题穷追不舍。


“呃···”他想了想,便找了个理由,“因为太远了。”


“我妈妈有车,我可以开着它去。”


“你这么小怎么开车?而且车到不了。”


“我学东西很快的,可是为什么车到不了呀?”


“因为太远了啊!”他最怕小孩子的问个没完没了,也可能是他的比喻太过抽象,他不得不停下来,问约克,“你为什么想去那?”


“唔···我想···”约克有些胆怯,仍是直视着他的目光,“和他交朋友,如果他和你一样好的话。”


“你可以和我交朋友,约克。”他的真诚地看着眼前踌躇的小男孩,一丝欣喜的神情在对方可爱的小脸蛋上铺展开。


“真的吗?那太好了,汉克!”前半会还很激动的约克,忽然停了下来,小心翼翼地看向他,像是担心喊错称呼那般,又加上了叔叔。


“好吧···”他笑着揉了揉约克的头发,“你可以叫我汉克,我们不是朋友吗?”


“谢谢汉克。”


约克的话音刚落,他们身后便传来了熟悉的声音,他回头看见康纳带着一个穿着红色连衣裙的女性,她的头发是金色的,眼瞳是绿色的。


“真是太谢谢康纳警官和汉克先生了。”


和孩子走散的母亲抹了抹眼眶,向汉克和康纳表示感谢。约克站在她身边,时不时看向被母亲的夸赞弄得不好意思的汉克,问到:“我们还有机会见面吗,汉克?”


“这可不好说。”一旁的康纳对汉克晃了晃手中的限量版甜甜圈,转身便把这费了一番功夫才买到的小礼盒放进了约克手中,指尖相碰的瞬间,是意料之外的熟悉感觉。


他能想象到汉克在他身后万分抓狂又不能发作的表情,这让他软体跳起舞来。


“这是汉克让我送你的礼物,好好收着吧,约克。”


约克念念不舍地望了望他身后气鼓鼓的汉克,又静默地看着他。


[我吃不了东西,而且你知道他喜欢吃这个。]


[当然。]


康纳耸了耸肩,便牵起汉克的手跑过人群,而他们的目的地则是海洋馆的表演剧场。


“汉克,快跟上,表演要开始了。”


“嘿!你别/他/妈/的跑那么快···他们都在看!”引来的阵阵注视使汉克非常尴尬,但被该死的仿生人带着,却怎么也停不下来,“喂!见鬼的康纳,你发什么疯,知道你在干嘛吗?”


“我知道啊。”仿生人朝他眨了眨眼睛,说到,“我们是在约会,汉克。”


End

 

Ps

康·真气人安卓·纳

可怜的RK800又被嘲讽了

咕咕=鸽子

约克的写法是“York”,去掉中间剩头尾是YK,熟悉不?小孩型号的仿生人

所以汉克不是小孩缘好,是仿生人缘好,尤其是RK800款的(你走)

Pss

开啃死灵之书之后准备先写克苏鲁au的续了

评论 ( 7 )
热度 ( 10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