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迷底特律康汉(抗寒)组
看文请戳首页链接条目
常年混迹极地圈
不定期限爬墙中
画风突变,可萌可污
,可糖可刀
关注请三思
微博:http://weibo.com/huoxingji

© 塔尖的修叽
Powered by LOFTER

【DBH】亲吻那颗沙发土豆(康纳x汉克xRK800,ooc的日常)

还是属于《不稳定的三角形》

《冰箱里只有苹果好吃》

《Rainbow》衍生

ooc、私设注意

 

到了热浪袭人的夏季,最受人们欢迎的运动大多和水有关,比如游泳。不过,并不是所有人都喜欢泡在水池子里,作为享受退休生活的前警探汉克·安德森就觉得待在家里,收看电视节目是一种非常舒适的娱乐方式。


“汉克,变成沙发土豆对你的健康没好处。”康纳站在他沙发的后面,双手搭上他的肩膀,冰凉的温度传来,可比老旧的中央空调有用多了,“你需要一些运动,我为你制定了一项锻炼计划——游泳。”


他早该想到该死的仿生人是不可能放任他清闲的,回了康纳一句“去死”,便把手里的遥控器藏到沙发的夹缝中去,若是用高级些的声控,他就别想好好看电视,相比他,电视会更听仿生人的话,只因他们某种程度上来说是同类。


“这是我家,该死的仿生人!”他要宣誓一下他作为一家之主的权威,“别他/妈/的/妨碍我看电视!”


“文明用语,汉克。”原本只是搁在他肩膀上的手忽然圈住了他的胳膊,他感到一股力量压着他,康纳的头挨着他的侧脸,这一瞬间像是他打开了冷藏室的门,“当你答应收留我的时候,这也是我家。别见外,好吗?我想你应该重视一下家庭成员的意见。”


“该死···说吧,你到底想干什么?”他在那双注视的眼睛下,压住了火气,皮表的“探测雷达”冒了出来,每一个毛孔都在报警。康纳框着他,就像甩不掉的捕兽夹,愚蠢的电视机正播放着主角们热情拥吻的画面。


这时,他才发现康纳的胳膊光溜溜的,该死的仿生人没有穿平时那套制服。他在该死的仿生人回答前,又问到:“你怎么不穿制服?这真诡异···我记得你们仿生人能自己调节温度,并不会感到热。”


“今天是休息日。而且没有衣服的阻碍,你触碰我时,你会感到更舒服。”康纳在他耳畔强调到,圈着胳膊的手慢慢松开,作势拂了拂他落在胸前T恤上的一点食物碎渣,“哦···汉克你又在食用垃圾食品了。”


“像你说的,今天是休息日,我有放松的权利。”到底是闲适的退休生活让他的反侦察能力下降了,还是该死的仿生人总乐于关注他的那些鸡毛蒜皮的事,连他去个超市往购物车里偷偷塞瓶酒,都会在结账之时不翼而飞。


在职时是和犯罪分子斗智斗勇,退休后则是和仿生人频频过招,现在更好了,电视节目都想和他过不去,没完没了的亲嘴过后,电视机里的主角拉开了另一半的衣领,之后难不成是儿童不宜?


该死的,他的遥控器藏哪去了?!


“你是在找这个吗,汉克?”康纳逗猫似的挠着他的下颚,另一只手里握着不知何时被找着的遥控器,对他比了比电视屏幕,说到,“情况不错,你觉得他们接下来会做什么呢?”


“快把遥控器还给我!你这个该死的仿生人!”他猛的一转身,抓住康纳的手,又揪住对方的衣领,那件黑色背心棉质的领口因外力拉扯变成了V字型。


而康纳并未因他的突袭而显得十分狼狈,神情微诧地看着他,额头上的灯圈闪了闪,便转向电视屏幕。就在他趁机按下换台键时,康纳松开握着遥控器的手,反扣住他,让措手不及的他被该死的仿生人舌头袭击了。


康纳纤密的假睫毛几乎要扎到他,那双棕色的眼睛里泛着微光,像是在分析和收集数据。伴着一阵滋啾滋啾的吸/吮,康纳正卷着他的舌头在他嘴里跳舞,他们唇齿相贴,搅动着的唾液顺着他的嘴角溢出,落在他的胡须上,黏连一片。


他掐着仿生人的脖颈,但单手和机器臂相比,根本无法制止对方的逾越行为。见鬼的康纳抚上他的手,一点点把它撬起来,塞进后颈的背心里,让他越来越滚烫的手心被冰凉的仿生皮肤包围了。


这他/妈/的看起来就像是他在主动勾引毫无欲/念的仿生人!


而且这场景真是该死的熟悉,谁会想到康纳竟然把超强的学习能力,用在效仿电视节目里的情节这点上!


“噢!汉克,我回···你们在做什么?”


前几秒还站在门口那的RK800,后一秒便咻的一声冲到汉克身边,推开了对方,沙发因这迅猛的行动陷下一块,发出受力后的嘎吱声。


“该死的RK···你/他/妈/的不能轻点···”RK800是来的及时,可没找对方法,汉克整个人歪倒在沙发上,好在下面的坐垫足够柔软,“我的脖子和头···”


“呃···抱歉,汉克···”瞧见自己的鲁莽行为对汉克造成一定的伤害,RK800的额灯即刻频闪,正要附身查探汉克的伤势时,被他的同胞伸手挡开了,有些生气地质问到,“喂,你在干什么,康纳?”


“阻止你对汉克造成二次伤害,800。”康纳说着,从沙发后面绕到了前面,汉克却先他一步起身坐好,为此,他又改变了计划,选择坐到汉克旁边,紧挨着对方,试图排解扫兴者带来的不愉快,“你应该注意你的行为举止。”


“我向汉克道歉了,而且···”黄色的灯圈闪了几下,RK800盯着一脸淡定的康纳,又瞥了一眼揉着脑袋骂骂咧咧的汉克,接着说到,“该注意的是你吧,康纳?我都看见了···”


“哦嚯···那你看见什么了?”康纳无所顾忌地睨视着RK800,顺便蹭了蹭汉克下巴上的唾液,虽然被对方拍开了手,但还是提取到了样本,放入口中分析着。


即便之前已经完全掌握,也不妨碍他重温那种奇妙的“感觉”——由数据构建出的真实,汉克在动情时分泌的体液,与平时有所不同:“汉克,你确实偷吃了炸鸡汉堡。”


“你也在偷吃···”没等汉克回话,RK800便插话到,记起康纳说要让汉克加强锻炼的提议,却只叫他去买运动装备的举动,现在看来就是一种支开他的方法,“康纳,这非常的不公平!”


而开门一刹那的所见,比那些存储的数据可要生动得多,他也想贴上汉克的嘴唇,也想体验人类舌头的触感,也想被汉克细密的胡须戳到脸颊,也想分析喜欢垃圾食品的汉克又背着他们偷偷吃了些什么。


一旦联想到这些,他竟会自然而然地想对汉克伸出舌头,这使他快变成了巴甫洛夫的狗 。


“我看到···我看到你和汉克···亲···亲亲了。”他像康纳一样紧挨着汉克,凑过去嗅着对方的气味,抓下抵开他脑袋的手,拉到跟前啵唧一声,随即塞进自己的衣领口里,“汉克,摸摸我也很舒服。”


“拙劣的模仿技巧。”康纳挑了挑眉,脸上浮现起一丝戏谑,札记上的各种技巧他早就烂熟于心,他带着一种炫耀的优越感,捻起了汉克的T恤衫下摆,探入其中,上下抚摸着对方微微鼓起的腹部,上面还有因坐卧姿势产生的褶皱,以及细长柔软的汗毛。


扰动的衣衫下,现出了他胳膊的形状,像条灵敏的蛇,而当他要沿着肚脐眼中心向上攻略胸部的两处突起时,被忍无可忍的汉克禁止了。


“我的天,你们俩是间歇/性/功能障碍吗?!”前警探摆出一副凶恶的脸孔,挣动了一会,对他们说到,“康纳,我他/妈/的不是孕妇,肚子里除了垃圾食品什么也没有!还有RK800,你他/妈/的还想把我的手卡在你衣服里多久?”


“你知道吗?这很有趣,汉克。”康纳捻了捻手指上的汗液,他敢肯定那是汉克紧张时的产物,“科技会让不可能的变成可能。”


“该死的你在说什么?”汉克抽着嘴角,嫌恶地说到,“先是行为不正常,现在连脑子也坏了吗?”


“不,汉克,康纳的意思是···”RK800顿了顿声,便把汉克抽离几寸的手又赛了回去,“以后男人变成产妇是可能出现的情况。”


“你他/妈/的···唔嗯···”


汉克再度被康纳的舌头缠上,身旁的RK800也有样学样,舔舐起他的颈窝。


两个该死的仿生人以左右包夹的姿势将他困在了沙发上,电视机里播放着什么仿生人不宜的内容已经不重要了,因为耳边令他心跳增速的水声,在他的理智被生/理/快/感淹没之前,是不会停止的。


他真该给电视台写一封投诉信!


End

 

游泳池边:


“康纳,这里明明有更经济实惠的健身项目的项目,你为什么选游泳?”


“别问问题,而且这不重要,800 。”


“嗯···我明白了,你一定是想欣赏汉克的肉/体,对吧?”


“你很聪明,所以我想我该先送你下去。”


几分钟后:


“康纳?怎么就剩你, RK这家伙又跑哪去了?”


“哦,他说他没见过游泳池,想待水里。”

 

Ps

做没做你猜(打死)

极速踩刹车,司机都给你甩出去

看着我的头像跟我再说三遍,这是儿童节目(打死)

啊,我的三皮车还没开出来就没油了


评论 ( 16 )
热度 ( 18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