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迷底特律康汉(抗寒)组
看文请戳首页链接条目
常年混迹极地圈
不定期限爬墙中
画风突变,可萌可污
,可糖可刀
关注请三思
微博:http://weibo.com/huoxingji

© 塔尖的修叽
Powered by LOFTER

【DBH】汉克的早晨(康汉、ooc、含汉克性转、设定内详)

一个丧心病狂又老套的平行世界梗

又名当汉克发现他变成自己的性转汉娜的时候

(这个标题真是相当长)

因此主角还是汉克

Ooc、私设注意避雷

擦边球注意

 

阳光从窗帘的缝隙处漫进来,就像是经过凸透镜聚光后骤升的热度,这道光斑差点没把汉克阖着的眼皮子烧穿。下意识地用手盖住了眼眶,还赖在床上的老警探一边咒骂着该死的仿生人为什么不把窗帘全部拉上,一边试图缩进酒气未散的被窝里,躲避光芒的照耀。


这可能是康纳让他起床的花招,比起之前生拉硬拽的方式温和多了,残余的酒精仍在他的大脑中摇摆,是典型的醉宿后遗症,也是个赖床的的好借口。当然,他不能保证该死的仿生人会不会又用什么意想不到的办法,把他揪下床,便往床中央挪了一点位置,却发现一件更诡异的事——他腰上多了一双手,他身边多了一个人,他被某个人侧抱着入睡,而一夜安稳毫无察觉。


“搞什么?!”他被这样的状况惊醒了,“我的天···我···我的声音???”


它变成了女人特有的沙哑嗓音,像是长时间使用后的疲惫,他的喉咙有些干涩。平时穿的那件黑色的棉质T恤睡衣和灰色的五分睡裤没有出现在他身上,他全身光溜溜的躺在被窝里,可他向上帝发誓,他真的没有果睡的习惯!


更惊悚的事实是,两/腿之间空荡荡的仅剩下一片黑森林,他百分之百肯定他在卫生间自渎的时候,冲走的是亿万个生命大和谐的浓缩液,而不是陪伴他多年的命/根/子。


怀着忐忑的心再次确认了一下,那里确实没有他所想的东西,并伴随着一阵阵肿胀的酸痛,黏/腻的液体因他的扰动,从他的腿/根/处缓缓渗出。


“见鬼···”


他已经知道那是什么了,也知道发生什么了,心里凉了半截,而在看到他身旁躺着的仿生人时,这种心情已然化为愤怒,如果是叫醒他的新办法,这着实过分。


“该死的仿生人你/他/妈/的/对我做了什么?!”他看到了自己胸前颤动的两/团/肉,吮/吻的淤痕甚至是对称的,延伸向他的腰腹,藏在被子下的还有更多,他的眼睛快受不了这感观刺激了。


“汉娜···?”额灯闪起亮黄,被他掐着颈肩的仿生人脸上露出些许疑惑,很快便了然,向他解释到,“昨晚是我们的告别单身派对,你被富勒他们灌醉了,我把你带回来···然后我们上/床/了。感觉怎么样,还好吧?”


汉娜???


告别单身派对???


他们上/床/了???


他感觉非常不好,需要几分钟消化一下仿生人给他的讯息。他很担心这可能并非对方的恶作剧,而是一个真实的事件,可他到底是怎么掺和进来的呢?


仅仅是因为他和这个叫“汉娜”的女人在同一天晚上喝醉了酒,就发生了可怕的奇迹?


“汉娜?”仿生人朝他眨着眼睛,圈在他身上的手紧了紧,将他压向温凉的身体,略带歉意的声音在他耳畔说到,“汉娜,我很抱歉吓到你。我有些等不及···关于你的一切都会让我越来越异常,现在是,以后是,未来也是···好吧,我本来就是个异常的仿生人。”


“你···先松手,别碰我。”他现在能很明确的一点是,他眼前的这位“康纳”和他这个身体的原主人汉娜是一对。


在没搞清事实之前,他不敢贸然破坏他们的家庭和谐。他真不明白就算是发生了奇迹,为什么也会有该死的仿生人在?而真正属于他那个家的康纳,这会却不知死哪去了,让他面对这种尴尬不已的情景。


“汉娜···”仿生人松了手,在他身旁坐起来,看着他的神情则是倍受打击的委屈,“我很抱歉。”


“呃···我只是要去洗个澡而已。”他想到个恰当的理由,挤出一丝疲惫的笑容,“一晚上这样···呃···不好受。”


“需要帮忙吗,汉娜?”听他话后,像是松了口气,仿生人掀起被子,坐到他身边,搂着他的腰说到,“我想你的体能还没很好的恢复···抱歉,昨晚我做得太久了。”


“不···不了不了···我自己可以。”他憋着一嘴的脏话,费劲地扯掉了勾在他腰上的手,他想汉娜应该不像他那么暴躁,但扮演一个他根本不认识的人,难度可想而知。


为什么他会遇到这种破事?这全怪该死的仿生人。


“康纳,你就在这等,别跟过来!”想到自家仿生人的跟屁虫行径,他必须向对方强调一遍,虽然他不知道这管不管用。


他一只手轻压着小腹,另一只手扶着墙沿朝门口走去。汉娜家的户型、装潢、布置等等,和他家的几乎是一模一样,他很容易就找到卫生间的所在。


唯一不同的是,他所养的那头圣伯纳犬变成了一只身材浑圆的斑纹美短,它走到他的脚边一顿猛嗅,接着在他面前喵的一声,伸了个懒腰,便翘着尾巴一溜蹿到客厅去了。


“喔喔···我们还真长得挺像···”


他看着镜子中的女人,齐肩的银灰色头发耷拉着,棱角分明的脸庞并非那种惊艳的美女所有,但绝对令人印象深刻。初看时,她有点高傲和冷漠,而当她微笑的时候,又十分温煦,两种截然相反的气质巧妙地结合在一起,也难怪他那些警局同僚们想灌醉她。


从男人的角度,这点可以理解。不过若是这样,难道发生改变的就只有他?


“对不起,占着你的身体。”他看了一眼身上欢愉过后的痕迹,拿起一瓶沐浴露,那股香气让他突然间安心下来,“原来你也喜欢这个牌子?它确实很不错,如果见鬼的康纳没把它和热水一起倒的话。”


“汉娜,你还没好吗?”门外传来了询问声。


“哦,该死的···你家的康纳就这么着急吗?!”他瞥了一眼门口,身上的泡泡才覆盖了不到三分之一,便对站在门外的仿生人喊到,“康纳,再给我一点时间!”


“好。”仿生人应答着,提醒他到,“别在里面待太长时间,汉娜,如果你需要我,随时可以叫我。”


听到仿生人的脚步声远去,他悬着的心才放下来。生理构造的不同,使他的触感有些微妙,原本知觉麻木的部分变得敏/感,他不得不以最快的速度抹好泡泡,随便搓搓,就用花洒的水冲掉了。这让他想起原来在警队训练的生活,只是现在的他装在汉娜的身体里。


几分钟后,他裹着浴巾回卧室里。打开衣柜的一刹那,他想说,汉娜的品味真是该死的合他的意!可惜他对她的那些女性用品实在用不来,折腾半天,索性套了条内裤,便把居家服换上,到客厅里晃荡,顺便搜集点信息。


他看到那些堆积在架子上的东西,一部分是他喜欢的爵士乐唱片,一部分是汉娜做的毛毡小玩意,摸上去软绵绵的,看起来她养的那只猫作出了很大的贡献。还有一部分是她生活的点点滴滴,使他了解到汉娜·安德森的经历和他——汉克·安德森的相差无几。中间摆着的就是保存着科尔照片的一排相框,它们记录着科尔刚出生到变成一个小男孩的过程,照片中的夫妻也由互相依偎的一对变成了形单影只的汉娜一人。


该死的,他并不喜欢这种相似性,这使他联想到自己失败的婚姻。


“你在想科尔吗,汉娜?”披着浴巾的仿生人悄然出现在他身旁,掌心摊在他的肩头,宽慰他到,“我们很快就能生活在一起了。争夺抚养权的倾斜上,我们占据绝对的优势。这个社会已经承认了仿生人的自由,也会承认仿生人作为一名父亲的自由···而且,科尔像你一样喜欢我,我们相处起来没问题。”


“那真的太好了,康纳。”他握紧了相框的边缘,捏得指尖发疼,“谢谢你。”


是的,真的太好了。他无数次为科尔的亡故感到懊悔,也无数次为此想要了结自己,康纳的出现改变了这一点。而在汉娜的世界,科尔好好的活着,她的康纳则让这个正在成长的小男孩再度回到了她身边。即便这种幸福不属于自己,他也由衷为她感到高兴。


“汉娜,别这么见外,你不需要对我说谢谢。我愿意为你做任何事。”仿生人的棕色眼睛闪耀着光芒,伸手越过他的肩膀,指尖落在相框上的空白处,说到,“不久后,我就能站在这个位置上,和你一起陪伴科尔。”


竟然成了三口之家?


他有点惊讶于汉娜的选择,虽然他并不讨厌他家里的那位仿生人,但他从未想象过这样的家庭关系——夫妻什么的,他和那位还处在比房东和房客更亲密一些的,类似同居者的阶段······


哦,该死的,我在想什么?


“汉娜,你在走神。”仿生人的脑袋蹭了蹭他的侧颈,留下一片湿/痕,一手捧住他的脸凑到那张说话的嘴边,“可以给我个早安吻吗?”


当然——不!


好在他反应够快地侧身逃开,而那只围观他们的猫咪就惨了。它被慌不折路的他踩着了尾巴,惊怒地发出惨叫声,对他亮出了两锋利的爪子,却被先一步走到他身边的仿生人用脚挡住了。


“呃···我想说,你和她经常这样吗?”他看到那只猫费劲地在仿生人的脚上抓来抓去,最后放弃似的跑远了,“咳···我是说,我们已经到了很亲密的阶段吗?”


“汉娜,我真不该让你喝那么多酒,让你忘了昨夜发生了什么,但我记得。”仿生人轻蹙着眉头,方才的温和被一抹愠色取代,仿生人将他逼近了墙角,他瞥见额灯闪起的红色,“在过去的九个小时里,我们做了5次。第一次是你不肯进门的时候,我把你拽进来,你主动坐到我身上,我们就在客厅里开始的。”


“第二次是在厨房的圆桌上,你说你有些饿,你吃着冰箱里的夜宵,而我品尝你的甜点。第三次是在浴缸里,你说你喜欢泡在水里的感觉,于是我们尝试了新花样。第四次是在卧室的地毯上,你和我打赌,如果你不叫我的名字,我绝对不准碰你。但你快睡着的时候,习惯性地喊了一声康纳,你因此输了。”仿生人无视了他的窘迫和尴尬,继续道,“最后一次是在那张床/上,你说你很累,只要不让你动,干什么都行,而我也确实没让你动。”


“你一共叫了313次,30%是我的名字,20%是该死的仿生人,剩下的50%全是表达快/感的语气词。”仿生人说着,朝他眨了眨眼睛,问到,“所以,汉娜,你认为我们到了什么样的阶段呢?”


这真是该死的仿生人的统计学和记忆力,以及那种似乎永久不息的充沛体能!


“你不觉得在一位女士面前这样说话,是一种流氓行径吗?”他和面前的仿生人墙对视,随即想起自家康纳提到过的事情,便说到,“警用仿生人应该没有那个东西才对!”


“我只是实话实说而已,汉娜,通常人们也会把它当作是一种调/情的方式。”仿生人大言不惭地说着,忽然牵起他的左手,向他展示着他无名指上一枚精致的钻戒,“看来,酒精真的让你遗忘了很多东西,我想我该对你下禁酒令了。如果你是指我的额外配件的话,它是按照你的喜好,和这枚订婚戒指一起挑的。”


哦,那你们夫妻两还真有情/趣。


啊,他真想回到原来的身体里。


“呃···我想我饿了。”他翻了翻白眼,挑开话题,“有什么吃的吗?”


“营养早餐。”仿生人说着,带他去了厨房。


听到这个,他的嘴角随即抽搐起来。看吧,不论他身处何处,总有一个该死的仿生人逼着他们变成素食主义者。


“康纳,不能给我个汉堡吗?”虽然他知道这对女性身材的塑造没好处,但没准汉娜和他一样热爱这玩意呢?


他瞄向正在厨台前忙碌的仿生人,试探着问到:“是的是的,垃圾食品对我不好,不过看在我劳累过度的份上,你不能稍微变通一下?”


“好吧。”仿生人侧着头对他无奈地笑了笑,“仅此一次。”


他觉得他要收回之前的话了,果然只有他家那个该死的仿生人才会那么对他!


叹了口气,他一手垫着额头伏在圆桌上,跃动的光斑跳上他的脸,在他眼前一晃而过。短暂的炫目之后,便见一杯新鲜的蔬菜汁,配着一盘香气四溢的煎蛋放到了他跟前。


这和说好的不一样!


“该死的仿生人···等等···”


正当他抬头看向对方时,那种异体的微妙感觉陡然消失了,他的命/根/子还好好地待在它该在的地方,胸前不适宜的柔软也恢复了原样。


“我的天,我变回来了!”他终于不用提心吊胆地扮演汉娜·安德森了。


“汉克?”围着蓝色围裙的康纳看向他,额灯闪过一抹亮黄,疑惑地说到,“你今天有点···”


“奇怪?”他忽然想到一个可怕的连锁反应,倘若汉娜在同时间占据了他的身体的话,“快告诉我,我之前到底对你做了什么?!”


“嗯···”康纳托腮忖思片刻,接着说到,“也没什么,只是你告诉我,我应该买个合适的婚戒,挑个好时间告别单身,向你求婚。”


“我的天···”他不禁捂住了脸,对着空气呐喊到,“汉娜你到底对他说了什么鬼话?!”


康纳笑着,歪头朝他眨着眼睛,说到:“这是个正合我意的建议,汉克。”


End

 

Ps

汉克汉克,每天早晨你醒来~

汉克汉克,有个角色在等待~

变成妹子真可爱~真可爱~

变回警探也很帅~也很帅~

相扑是你的宠物狗~

康纳是你喜欢的男孩~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嗝)

撒了一把糖

然后在被lof娘逮住的边缘疯狂试探

像我这种渣渣也只能打擦边球了

开完单身派对就是告别单身,然后就是结婚典礼,可以说就算是在异世界,康纳也是人生赢家

于是这边的康纳在汉娜的提醒下,也开始赶上进度了

评论 ( 24 )
热度 ( 31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