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迷底特律康汉(抗寒)组
看文请戳首页链接条目
常年混迹极地圈
不定期限爬墙中
画风突变,可萌可污
,可糖可刀
关注请三思
微博:http://weibo.com/huoxingji

© 塔尖的修叽
Powered by LOFTER

【DBH】Rainbow(康纳x汉克xRK800,ooc日常向)

设定沿着《不稳定的三角形13题》来的

另一篇是《冰箱里只有苹果好吃》

设定细化任务之一

Ooc注意,私设注意

 


这天康纳醒得比以往早些,在给汉克准备好今日的早餐后,他便坐到了客厅的沙发上思考一件事——让汉克安稳地度过今天。


虽然之前的每一年都有一天是父亲节,但对方总会以工作为借口,忽略这个特别的日子,他也会心照不宣地附和,毕竟他知道那样的感情,稍处理不慎就会带来可预见的不好结果。他适合提出建议而不是安慰人,即便他和汉克相处了很久。如今,汉克已经退休了。因而,当他看到昨天汉克魂不守舍的状态,不禁担忧。


节日的气氛早在街边的橱窗,挂起格式各样的电子标语和折扣时,变得浓厚了。商家促销的手段,总是想方设法地夺人眼球,比如派出一个YK500型号的小男孩为自己打广告:


那个小仿生人跑到他们的面前,看了看他,又看了看汉克,就将商户的赠品送到汉克手上。那是一颗彩色包纸的糖,纸面上写着“父亲节快乐”。


小仿生人可爱的笑容让汉克呆住了,汉克望着手里的糖果出神,甚至没有理会他的呼唤。他知道汉克其实并不讨厌仿生人,甚至期待在仿生人身上看到某种闪耀的希望之光,这也是他会在马库斯的和平革/命结束后次日,再次见到汉克的原因。


所以,他没有阻止汉克跟着小仿生人走进那家糖果店,而是不由自主地感到一阵失落。他静静站在门口等待着,凝视着橱窗上的反射镜像,它似乎在说:


“你没有孩子。”


“你不能体会到爱子已逝的感觉。”


“你也不会感受到重要之人消失后的痛苦和孤寂。”


科尔的事情,起初是他找汉克查异常仿生人的案子时,无意间分析到的,可仅仅是两条档案记录,像他电子元件中运行的数据一样简洁且不带丝毫情绪/色彩。而在他获得了自由,拥有了真实的感情之时,它变成了灰白的冰冷,似一团雨雾,飘散在他脑中。


他想要一个答案,却不知如何开口。他的社交模块对此,并无太大帮助。


“51,你在做什么?思考人生吗?”RK800从汉克门口的那张椅子上起来,边走到客厅沙发的一侧,边整理着制服前的领带。


“你的动作可以再轻一点,汉克还没醒。”额灯由黄变蓝,被打断思绪的康纳,将视线转向他的副本仿生人,这家伙存在的唯一好处就是可以替他值班,“今天轮到你去上班,别把事情搞砸,800。”


“噢!这太不公平了!”RK800的脸上露出一种难以置信的表情,一只手指着他,愤愤不平到,“康纳,你明明知道我昨天也是我在帮你上班啊!”


“绝对的公平只存在理想世界中,你我所在的这个世界本来就不公平。”他毫不理会RK800对他的指责,反而向对方阐述着自己的公平理论,“你只是用了点悲情小伎俩就让汉克的恻隐之心动摇,取得留在这里的权力。而在你之前的我,和他经历了许多事,面对了诸多困难,有时更是一瞬的生死···”


“直到最后我才抵达这个终点站。”他不断回溯着先前的记忆,喜怒哀乐的情绪像潮水一样涌来,使他的指示灯不停闪烁着鲜红,“你觉得你的出现对我来说,算是公平的吗?”


“嗯···呃···唉···”RK800连续用三个单调的语气词表明自己回答不了这个问题,盯着坐在沙发上的同型号仿生人,忖思了一会。


或许是出于理解了人类感情中的“羞愧”,他拿上了康纳的公文包,轻手轻脚地走到门前穿上鞋子。


“我很抱歉令你感到不爽了,但汉克是个好人,我想“我们”都喜欢他。”在开门而出的刹那,他对沙发上的康纳说到,“别用一张苦瓜脸对着他,这样会让他更难受。”


康纳没有回应,只是看着门被慢慢地关上,额灯再次变回亮黄。


RK800说的“我们”,让他想到了模控生命的创始人——伊利亚·卡姆斯基,从被创造的角度来说,卡姆斯基是他的父亲,而服侍对方的众多RT600型女性仿生人——克洛伊,则算是他的姐妹。但他们不符合人类概念中的“家人”范畴,至少在他看来,他对此毫无感觉。


他们的出现不过是获取信息的一个条件,需要被观察的一种变量,可汉克却是被他视作特殊的存在,是一个能维持他规则运转的常量,而家人的定义还远不够描述他对汉克的越加深厚的感情。


他似栖憩于天鹅绒上的幼子,呓语着梦中的幸福景象,害怕睁眼时,遗忘了美好。他变得像人类,自然也拥有了人类的弱点。


“我知道你们终有一日会想要自由,而结果只在于成功或者失败。”


“我用阿曼妲控制着你的理性,也给你留了后门,就想看看你的选择。你跟从了革/命,理性付之一炬,你要变成人类,就必须真正理解他们的情感,好的与坏的······”


“想想吧,你还能陪伴你的人类老头度过多少个父亲节?”


“如果你无法负担,你该知道用什么办法解脱。若是你不愿意亲自动手又想要解脱的话,也可以来找我。毕竟作为你的创造者,或者说,你的父亲,对作品···哦···对孩子的怜悯心,我还是有的,康纳。”


昨日情绪滴落时,他独自去了一趟模控生命。他想在不触及汉克伤口的情况下,弄明白那个问题——失去重要之人的痛苦和孤寂。他遇到了重回总部执行代理的卡姆斯基,那个曾想用枪杀测试他同理心的人。他几乎是下意识地开口,但饶有兴趣地观察着他的卡姆斯基,并没有直接回答他的提问,而是抛出了另一个他更不愿面对的问题。


即刻,他便明白了那样的悲恸,与汉克看着科尔死去时,无能为力一样,他也会在将来的某天看着汉克逝去时,不知所措。


“我的天···康纳···你怎么回事?”


才起来吃了几口早饭的汉克,坐在一言不发的仿生人身旁,他看到那双澄澈的棕瞳被水汽蕴热了,眼角溢出的泪珠滚落,淡蓝色的泪痕在脸颊上散开。


他很少见到康纳哭泣的样子,此时的康纳像陷入了什么可怕的回忆中不可自拔。他伸手揽过对方的肩膀,环抱住另一侧,让康纳靠在他身上,如同多年前的冬日早晨他所做那样。


“康纳,深呼吸···深呼吸好吗?防松点···”他缓缓地拍着康纳的后背,康纳的下颚搁在他的肩上,头紧贴着他的侧脸,那双坚实有力的双臂牢牢地圈住了他的身体,压得他有些喘不过气,“放松点,康纳···你到底怎么了?”


“对不起,汉克···能让我抱着你一会儿吗?”埋进他颈肩的声音说着,染上些许哭腔,他露出领口的皮肤感受到一丝冰凉的湿/意,“就一会儿。”


“行···但你必须告诉我,你到底怎么回事,康纳。”他同意后,康纳的力气小了些,但依旧与他挨得很近。


康纳的失态,在他面前表现出的脆弱,使他仿佛回到了多年前科尔还在的时候——对这个世界抱有无穷好奇的小男孩,会哭会笑,会捣蛋,也会害怕得蜷缩在他身边要他安慰。倘若科尔在手术中幸存下来,那么他的儿子已是一个少年的模样了。


他时常会问自己一些奇怪的问题,比如是愿意待在科尔存在而康纳不存在的世界,还是愿意待在他所处的这个现实,但随着时间的推移,他的想法越发明晰。


科尔和康纳,谁对他而言都是无法取代的。他不会用仿生人儿童去弥补他的心灵创口,他也只认同编号51的RK800型仿生人是康纳。因而,他不会再玩俄罗斯轮盘的游戏,不会在生命尚未结束之时,就兀自踏入科尔所在的彼岸。


他选择遵从现实,他选择放下执念,只是回忆这东西总令他惆怅。


“康纳,科尔害怕的时候,也像这样。”他揉着康纳的头发,试图使对方平静下来,“不过,他太调皮了。当我想到要怎么安慰他的时候,他就会从我身边躲开,站在我面前做鬼脸。”


“他会说,爸爸我是骗你的,我是警/察的小孩,怎么会怕呢?”


“我会说,臭小子你就想浪费我的感情,下次我不会安慰你了。”


“不,爸爸,你每次都这么说,但你每次都会安慰我···”他想到科尔叉着腰,沾沾自喜的样子,叹了口气,无奈地笑着,对康纳说到,“好吧,他说的是对的···我每次都会上他的当。”


“康纳,我无法真的猜测到你在想什么,所以我希望你能像我告诉你科尔的事情一样,告诉我,你的想法。”


“你知道我都在你身边。”


他话音一落,便感到肩头的重压消失了,连同紧锁着他身体的力量。康纳松开一侧手臂,身躯侧靠住他的肩膀,依偎着他。他们侧靠在一起,沙发因这份重量凹陷下去,使他们贴得更近。


“对不起,汉克,我本想让你安稳度过今天。我知道你对科尔的事情耿耿于怀,但现在却是你来安慰我了。”


“那我就再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昨天买的糖,我一颗没吃,全送给退休的同事了。”他想到康纳见他买糖后一直沉默的神情,轻声说到,“科尔的房间也很久没打扫了,我想你可以进去整理一下,康纳。”


“谢谢你···汉克。”


那团冰冷的雨雾渐渐散去,在阳光的折射下,棕色的眼睛瞥见了一缕七色的光谱,那是人们所说的彩虹。



End

 


Ps

Emmm这篇好像比以往的搞笑内容显得更温情一点???

啊···然而我原本是想写搞笑日常的呀!

可能因为我码字的时候一直再听GIAA的后摇···不行啊,这个容易被曲风带偏的我。

用了两次回忆插叙,如果没看出来的话,可能是我写法的问题,它的姊妹篇(?)也是用这种方法写的。如果是个镜头的话,大概是主人公忖思然后画面切过去,忖思完毕画面切回来,但是用到文字里面···这个切???切不来啊···

感觉后面老汉说的话,可以视作表白了,而且你没发现这篇里他居然真的“文明用语”了!可喜可贺可口可乐啊老汉!

老汉想开了,好事。

康纳心不塞,好事。

所以你看我还是热衷he的发电叽。

好吧,其实我原本写是下面这个:


前方是画风突变的小剧场

这真不是演习!

 

《父亲节的礼物》

 

门铃在下班回家的时刻点响起,和康纳在家待了一天的汉克则起身去开门。


不过他没想到,回来的RK800竟然抱着一堆大小不一的礼物盒站在他面前,并且在他要开口时,就以一个抱扑的姿势差点撞倒他。所幸他多年的工作经验使他没受什么伤,而听到响动的康纳也从厨房赶过来,把RK800从他身上扒开。


那些散落的礼物盒被康纳放到了客厅的茶桌上,还没缓过兴奋劲的RK800则提出了让他拆礼物的请求。他拿了把剪刀便开始行动,将精美的包装纸和彩带抽离,一个个盒子里放着剃须刀、打火机、男士香水、皮鞋、爵士风格的外套等等,但最让他无法理解的是,一个写着凡士林的小罐子,旁边还标注着一行“医药级”的小字。


“RK,你买这个给我做什么?”先不管钱的问题,也不管那些礼物用不用得上,这东西就让汉克疑惑了。


“嗯···呃···这个···我···汉克···”一旁的RK800看见汉克狐疑的表情,变得吱吱唔唔起来,额灯在红黄之间闪个不停。


“是怕汉克的皮肤干燥才买的。”见状的康纳想到了什么,突然插了一句,“是吧,RK800 ?”


“嗯,是的,汉克。”RK800点着头,额灯又变回了蓝色,“医生说它非常好用。”


“既然是这样,RK,你哪来的钱买这么多东西的?”汉克接着问到,“我的养老金可不想给你这么挥霍。”


“别担心,汉克。”RK800见危机解除,便宽心地回话到,“你的礼物都是我用康纳的工资卡买的。”


“RK800,你再说一次?”捏着手中包装纸的康纳,指示灯已开始泛红。


“我用你的工资卡给汉克买礼物有什么不对吗,康纳?”RK800却全然无视,黄灯闪过几秒,便继续到,“再说,你之前也想给汉克买一瓶凡士林备用啊。”


“我想你现在最该做的事情就是闭嘴了,RK800!”


于是,伴着汉克“你们两个该死的仿生人”的咒骂声,康纳与RK800又开始了新一轮拆家行动。


End

 

(你们肯定知道凡士林有个叫O滑的作用)

(汉克被康纳气死+康纳被RK800气炸+RK800被汉克唬住=不稳定的三角形)

(我点题了,然而车子还是没有开oyz)

评论 ( 21 )
热度 ( 27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