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迷底特律康汉(抗寒)组
看文请戳首页链接条目
常年混迹极地圈
不定期限爬墙中
画风突变,可萌可污 ,可糖可刀
关注请三思
微博:http://weibo.com/huoxingji

© 极地发电叽
Powered by LOFTER

【DBH】不稳定的三角形13题(康纳x汉克x RK800,ooc,设定脑洞向)

之前那篇太黑了还是回归日常风吧(笑哭)

故事背景同那篇醉宿,当作接在后面的故事

设定脑洞向是指这篇基本上是“设定和脑洞”

因为完整的故事描写基本没有(喂)

这里的RK800是没有上传康纳记忆的某个觉醒“康纳”仿生人(真绕)

Ooc注意,私设很多

 

1.关于怎么开始同居的?

康纳:

马库斯领导和平革//命胜利后的清晨冬日,在肥宅快乐店前,遇到了一直等待他的汉克,触发“相依为给”的路线,并且越走越稳、越走越远。


RK800:

本来是康纳的库存配件之一,却在对方去模控总部取配件的时候,被意外启动且觉醒。悄悄跟着康纳出了模控总部,在不知道自己要干什么的情况下,遇到了外出买狗粮的汉克。被对方误认是康纳,凭借着自己的数据分析和信息收集能力(求生欲),最后成功蒙混过关,跟着汉克回家。


汉克:

只希望和传火人康纳再见一面,却顺理成章地住在了一起。只是出去散心顺便买个狗粮,结果不仅认错人还成了带路党。

 

2.关于称呼?

康纳:

在警/局,对其他人该怎么叫,就怎么叫;对汉克是“副队长”,正式点就是“安德森副队长”。在私下,对其他人还是该怎么叫,就怎么叫;对汉克直呼其名,感觉更亲近。在汉克退休后,基本上就“汉克汉克”叫个没完,被汉克吐槽是“复读机”。


对自己的副本RK800,态度有些微妙,是中立偏敌对的取向,一般称对方为“800”;被RK800逼急了,会直呼其型号“RK800”;但不论如何也不会叫对方“康纳”,因为那让他觉得是在叫自己,很奇怪。


RK800:

遇到人的情况下不会先打招呼,而是说一些莫名奇妙且能戳中对方怒点的话(在他看来则是一种建议),比如第一次遇到汉克的时候,认为常年没有性/生/活的经历会影响身心健康,不仅向对方提供了多项建议,并且表明如果需要的话,也可提供指导和帮助。拥有一见面就降好感度的能力,所以后来与别人打招呼,只说“你好”了。


对汉克的态度由中立转向友好,一开始是叫“安德森副队长”,为了不让汉克发现自己不是原型机的事实,改口叫“汉克”,事情败露后,因为用诚恳的态度打了悲情牌而没被汉克赶出去,便正式称其为“汉克”。


对康纳的称呼是“康纳”(在汉克面前)或“51”(只有他和康纳时),因自己不能被称为“康纳”这事感到困惑不解。


汉克:

称康纳自然是“康纳”,被对方气到,就是“该死的仿生人”、“见鬼的康纳”,并且已成为他的口头禅。


对RK800的称呼,在没发现对方是RK800之前,是叫“康纳”;发现自己弄错了之后,就是“该死的塑料人/RK”,气急败坏的情况下,是“塑料垃圾”。不过为了保护自己的心血管,平时还是称RK800为“RK”。

 

3.关于“免费”的意义?

康纳:

在于能做自己真正想做的事情,对人类感情的理解更深刻了,不必为遵守原则和保护汉克之间抉择,因为保护汉克已经成为他遵守的原则。


RK800:

一出生就“免费”,只能从字面上理解它的含义,一定要说的话,那就是听从汉克的“你能别他/妈/的烦我去外面转转好吗?”的建议以后,找到了很多事情做,生活充实。


汉克:

在于让变相寄托在仿生人身上的希望得以实现,世界还是有真善美的,而且他们做得并不比人类差。

 

4.关于个人爱好?

康纳:

待在汉克的身边,不管做什么都行。日常料理家务。


RK800:

模仿康纳的行为,准备对汉克实践。日常惹事大王。


汉克:

酒精、肥宅快乐餐、爵士和金属乐、没有仿生人监管的自由时刻。

 

5.关于讨厌的事?

康纳:

汉克的健康和安全受到威胁、无法感知汉克的存在、RK800惹的麻烦及其对汉克表现的过激行为。


RK800:

被汉克扫地出门、被康纳阻止他的实践行为。


汉克:

被仿生人监管的时刻、RK800搞事、康纳搞事、康纳和RK800一起搞事。

 

6.关于后悔的事?

康纳:

去模控总部换零件的那天,没提前给相扑买狗粮。


RK800:

离开模控总部的时候,除了自己什么也没带。


汉克:

同意两个RK800住进他家。

 

7.如果可以的话?

康纳:

拆了RK800 并且送回模控总部。


RK800:

拿走康纳的配件给自己组装。


汉克:

仿生人禁止入内。

 

8.关于他们坐着时?

康纳:

平时是双腿并齐,双手平放在腿上,背伸直的典型乖巧坐姿。有汉克在旁边的话,会稍微放松一点,身体斜倾向汉克一方,便于他们说话。如果是和汉克坐在家里的沙发上,会主动和对方并排靠在一起,体温保证百分百的冬暖夏凉,而不被对方嫌弃。喜欢在汉克靠着他入睡时,盯着对方的睡颜。除了客厅的沙发或者特殊情况,基本上不会有和RK800坐在一起的时候。


RK800:

没觉醒之前和康纳的姿势是一样的,觉醒之后,上身是手臂抱着胳膊交叉在胸前的坐姿。相比坐着,更乐于在四周走动。若是同汉克坐在一张沙发上,还隔一小段距离,会自己慢慢挪过去。如果届时汉克因为睡着了靠在他身上,他会抽出夹在肘弯里的手,去玩汉克的头发,而不把对方弄醒。除了客厅的沙发或者特殊情况,基本上不会选择和康纳坐在一起。


汉克:

经常摊在椅子上,一副懒洋洋的样子。有康纳在一旁的话,会稍微坐正,因为不想对方靠得太近。有RK800在,他则会正坐着而椅子侧对着对方,以防RK800有什么奇怪举动,他能以最快的速度从椅子上起来,转身把它当武器对准RK800。


如果是坐在自家沙发上,就要分情况,自己一人会很随意,或摊着或半躺;康纳在的时候,他会直接坐到沙发上,只是手中的酒瓶或者肥宅快乐水会被对方替换成蔬菜汁;RK800在的时候,他会重新考虑一下看电视节目的必要性,选择是保持安全距离坐到一边,还是回房间睡觉;还有一种是康纳和RK800都在的时候,他绝对会去坐厨房圆桌旁的椅子听广播,因为两个仿生人把中间位留给他了。

 

9.关于他们的地盘?

康纳:

除科尔房间外的所有区域都是他的地盘。如果得到汉克允许,会进入科尔房间查看,顺便整理,获得一些关于科尔的珍贵资料,加深他对汉克的了解。


常走动的地方是客厅的沙发和旁边的厨房,他为汉克养成健康的生活习而惯不懈努力着。为了能在汉克的床铺上占一席之地,他从YK400型号(儿童型)的同类那下载了能模拟人类睡眠的“休眠模块”,只是将运行时间设定得比较短,所以总是比汉克早起,去准备营养早餐。


直到RK800的出现打乱了他的日常作息,在汉克入睡后的夜晚,会每天搬一把椅子坐到汉克房门旁边守着,“休眠模块”会被关闭,转而进入RK800型号的待机模式。这会使他对RK800的敌意上升。


RK800:

由于他的麻烦程度,理论上只配被汉克挂在墙上充当吉祥物,而实际上他还是占了客厅沙发的一角。


对汉克家的事物好奇心较强,从原型机康纳的那里继承来的“啥都想舔一舔”的操作,变成了“啥都想扫一扫”。常走动的地方之一是汉克的房间,不过是在康纳外出工作以及汉克不在家的时候,他会在房间里翻阅有关汉克的东西,尤其是数据库里没有的,这会使他获得某种成就感。之二是相扑待的客厅角落,因为想弄明白相扑为何亲近康纳而不是他,明明他们一模一样。对喂养这事很执着,似乎要把相扑这个“坏习惯”纠正过来。


发现康纳的防备工事,质疑这种做法的必要性和公平性,与对方爆发过一次冲突。最后的解决方案是,在汉克房门的另一侧放第二张椅子。


汉克:

这个家就是他的,想待哪待哪。不过基本没去科尔的房间,因为心里的坎还在慢慢过。某次在康纳的询问下,同意让对方进入科尔的房间,稍微提到了以前的事情。


常走动的地方是厨房圆桌边的椅子,每次看到康纳为自己准备的营养餐都会骂几句“该死的仿生人”,然后在康纳期待的目光下,艰难地吃完它。


为康纳提出的同床请求感到诧异,表示对方是仿生人,不需要睡眠。但康纳总能找到理由表明这个请求的重要性,并且用实际行动证明仿生人也是可以休息的。于是,最后他同意了。


RK800的到来让他觉得家里变得拥挤,不过挂墙上是不现实的,所以把沙发的一角划给对方。


某一次夜里被门外的打斗声吵醒,开门看到两个仿生人扭打在一起。又某一次他早起,则看到门外有两仿生人门神。而且,他还发现爱犬相扑变得非常喜欢外出了。

 

10.关于使用暴/力、互殴?

康纳:

执行公务时,照情况来,也会考虑下汉克的建议。随着当警探的时间增加,使用暴力的次数下降,倾向于说服,然而谈崩专家的本质还是没有变。


对汉克不会使用暴/力,半哄半骗就可以做好事情了。当然,如果出现意外状况,也会以适当的办法达到目的,比如弄醒醉得不省人事的汉克,他会打脸。


对RK800的过激行为,会有红灯警告,保持超过一分钟后,立即动手。由于自己的身体构造和RK800完全一样,所以能力也是一样的,基本上会打成平手。不过,也有几次意外被RK800耍诈而输掉的情况,他对这种行为非常鄙视。


因为有汉克对他和RK800互殴导致的二次破坏表达愤慨,并把他们轰出去过的经历,他和RK800用代码创造了一个虚拟对战平台。当他们互相将意识连接到这个平台时,就能无所顾忌地打架,只是这时他们会陷入一种类似“假死”的状态,对外界的动态无法做出及时的反应。


RK800:

有代康纳去警局上班的经历,对使用暴/力这件事没有明确感念,只用下手的轻重作为评判标准,让很多不明真相的同僚觉得康纳有潜在精分倾向。因为原型机祖传的直球缘故,某种程度上是比康纳更胜一筹的“谈崩专家”。


对汉克不会有使用暴/力的情况,如果真有,那场合肯定和康纳是一样的。


对胜利这件事和喂食相扑一样执着,会在打架时分散康纳的注意力,提到和汉克有关的事情,比如说出“汉克你回来了”这样的话,趁机将康纳打趴下,而且屡试屡成。去了虚拟空间,依然想着怎么篡改虚拟参数,让战场对自己有利。


汉克:

年轻时,智慧与勇敢并存,不过使用拳头解决问题的次数,和选择对话解决问题的次数基本持平。经历了科尔的死亡后,有了酗酒习惯,行为捉摸不定且自暴自弃,经常对周围人使用语言暴/力,但真正的行为暴/力只在为了给康纳争取时间的时候才出现过。


对康纳,他现在打不动。


对RK800,他根本打不过。


不知为何,发现家里的两仿生人宕机的次数变多了。

 

11.关于各自的小举动、怪癖?

康纳:

在电梯内等待时,花式抛硬币。起初是为了“冥想”,调整状态的方法之一,也是触发觉醒的一个条件。后来成为和汉克交流感情的手段之一,毕竟汉克受他的影响,对这项指尖活动表现出很大的兴趣。


RK800:

花式转笔。其实很想要康纳的硬币,但是被对方以各种理由拒绝了。替康纳执勤的时候,得到了汉克用的钢笔,就把这支笔作为报酬收着,一有空就把笔拿出来转一转。被汉克看到的话,会问对方要不要学。


汉克:

开自家冰箱的时候会不自觉地环视四周,看看有没有仿生人出没。

 

12.关于啪啪啪的认知?

康纳:

跟着马库斯搞/革/命前,对这种事的认知仅停留在知识点的水平。和汉克同居之后,慢慢深入了解这方面的事情,阅读量从零到无穷尽,擅于摘录重点,浓缩成一本札记,后有附录实践参照表。会用预见和分析模块,推演出不同选择的多种结果。学会人类的脑补以后,场景更加具象化了。总体倾向是理论大于实践派。


曾向汉克委婉地提过几次这件事,但基本没有下文,于是决定先从简单的接触手法,比如爱/抚之类的开始。因此,经常被汉克视作间歇性/功/能障碍(请把前三个字连一起读),需要返厂回修。为了解决自身的弊端,在咨询了专业权威人士的诺斯之后,前往模控总部获取能够兼容的配件。当汉克再这么说的时候,则很明确地表示现在的他已经没有性/功/能障碍了。


担心汉克会降好感度,所以一直没强上本垒,靠着写札记过日子,不过最近一本不知落在何处,还在寻找中。


RK800:

对这种事的认知是和原型机康纳同属于一个档次的,不过认为这种事对人类来说,应该和吃饭睡觉一样正常。因此,当他发现汉克多年没有性/生/活之时,产生了疑惑,便给予汉克自认为是有助于解决身心健康问题的对策,而完全忽略了对方的心情和想法。当汉克对此表达强烈排斥和不满的时候,则会认为汉克是不是有什么难言之隐,准备想和对方深入探讨一下这个问题,而遭到康纳的强力狙击和无情嘲讽。


曾在汉克的卧室附近捡到过一本佚名手札,详尽阅读了其中内容后,对手札作者的条理性、逻辑性和可执行性,非常的认同,并将附后的实践参照表截取,作为解决汉克身心健康问题的行动参考。


为自己缺了某个配件的事情,感到烦恼不已,希望能通过其他途径得到。


汉克:

已经多年没有实操经验了,人老欲/望低,习惯了这种苦行僧式生活,把人生大部分热情投入到对酒精、肥宅快乐餐、爵士乐等等的生活爱好上。实在忍不住会到卫生间里自行解决,不过经常被突然出现的仿生人吓到脊背发凉、萎靡不振。


觉得家里的两个仿生人可能都有间歇/性/功/能障碍,言行举止非常奇怪,不堪其扰,想过很多打发的办法,但并没有什么实际效果。

 

13关于人道主义?

“51,你不觉得汉克长期没有性/生/活,是件很不人道的事情吗?”

——黄灯思考的RK800


“RK800,你不觉得你出现在汉克的家,是件更不人道的事情吗?”

——红灯警告的康纳51


“人道主义都是狗屁,这里只有仿生人主义!”

——扶腰前行的汉克

 


END

 

Ps

脑完一发就跑真爽

那个兼容配件我就不解释了我想你们知道那是啥(你滚)

评论 ( 17 )
热度 ( 33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