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攻米耀、荷耀、普耀,副攻all耀、带鸣
看文请戳首页链接条目
不定时爬墙
画风突变,可萌可污
微博:http://weibo.com/huoxingji

© 查无此人
Powered by LOFTER

【原创】战地飞鸽(北美双子x耀、轻微史向、文风奇怪)

设定:

医生马修x士兵老王x记者阿尔的故事

轻微史向、有bug

考究党勿撕

 

王耀出生的时候,正值军阀混战,他娘带他去乡下避难。没几年,他娘害了肺痨病逝,他就跟着一个有手艺的师父干起贼活计。他是有愧的,因为娘要是在世,准被他又气死一次。他师父常说,王小子,你长得可真像你娘,瞧瞧这头发可多好看啊。就冲这句话,他便再也没动过自己的头发。可这样的日子也没过多久,就有一群土黄制服带刺刀的军人闯进他们村里,他们身边还跟着个满脸堆笑的家伙,一个劲地念叨着太君太君。

师父跟他说,你先逃,师父我后头就去找你。他点点头,便混进那群难民中去了。他边走边等,可师父一直没来,来的是另一拨人。他们告诉他很多事,也教会他很多事。日子没有过得更好,但也不会更差,至少他不需要再做心中有愧的事了,从前领着他上路的是师父,现在领着他上路的是班长,他像其他入伍的新兵一样,拿起了枪。

后来,他的后脑勺被弹片划破了,流了很多血。那个给他取弹片的洋鬼子医生说:

“头发不好···感染···剃掉···”

他愣了半天才明白什么意思,是剃头发啊!

他死活不肯,那洋鬼子医生便让另一个洋鬼子把他给绑在了担架上。他用他最粗野的话咒骂他们两个,不停扑腾着,可那两洋鬼子就一直摁着他,打他头发的主意。班长形容那哪里是剃头发,明明是在杀猪。等他没精力防着两洋鬼子的时候,他们就把他存了好多年的头发给剃了。他光倘的头上缠着一圈圈的纱布,每每走过洋鬼子医生的驻地都恨得牙痒痒,但班长警告他,不许耍小孩子脾气,马修医生可是为你好。

然而这话并不能消了他的气,明的不行就来暗的。他知道洋鬼子医生养了一只鸽子,成天想着要把这鸽子偷来炖了吃。有一次,他好不容易都拎到了那笼子,洋鬼子医生却提前回了驻地。他被对方抓了个正着,心里做好了被拎去班长面前问罪的准备。可对方只是拿回了笼子,又指着他的脑瓜子,说了两个干巴巴的换药。洋鬼子医生支来一个小护士给他换药,女孩儿家的,他不敢乱动,就这么乖顺地站在原地被人掀开了纱布,露出光倘的脑袋。

他的脸颊热得厉害,总觉得洋鬼子医生在背地里嘲笑他,就这么一直瞪着对方,小护士说他的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难道是她下手太重?

“没有的事。”

他想挠一挠后脑勺,那里生了痒痒肉,不过小护士拍开他的手,赶紧把新纱布罩上了。洋鬼子医生闻声看过来,他便把头撇过去,但余光还是朝那瞟的。那道灰白色的虚影越靠越近,他顿时生了逃跑的念头,一个重心不稳跌倒在地。洋鬼子医生把手伸到他面前,要把他拉起来。可他不领情,拍着灰就站起来了。他仔细打量着这个洋鬼子,金色的头发带卷的,那中分和他没被剃光脑袋之前一样,蓝色的眼睛上架着两个金属圈圈框着的玻璃,小护士说那是眼镜。

洋鬼子医生在他面前咕哝几声,好像要跟他说话,却又不知道怎么表达,手在口袋里掏着,拿出一把绳子绑的头发,塞给他,而他没接。他正发愣,就听到对方说:

“发肤受···父母···我···很抱歉···”

他琢磨着半天,小护士都急了,跟他说,你好歹给马修医生回个声啊,他费了好大劲才把你的头发给收好,你还不领情。

“劳您费心了。”

他点了点头,抓过头发,噌的一声就跑了。小护士的责备他也没管,手里攥着他的那头黑发,他想着他师父说的话,懵了很久。嘴角下撇着,鼻子一酸,脸蹭着脏兮兮的袖子。他躲在角落里感伤过去,却还是被人发现了。

“嘿,王耀,你在干什么?”

这家伙是和洋鬼子医生一起绞了他头发的洋鬼子,脖子上挂着个黑色的盒子,前面还有个圆圆的圈,班长说那玩意叫照相机。

洋鬼子和洋鬼子医生长得像,金发碧眼的,三七分的短发干净利落,分叉处立着一戳毛,但身形比后者高大些,汉语也比后者溜,所以更爱往人堆里扎。洋鬼子和班长的关系不错,大家都喜欢和洋鬼子说话,除了他。洋鬼子经常到他们班里给他们拍照,可他一次也没让自己被对方拍到过。他把精力全放在偷洋鬼子医生的鸽子的事儿上了,再说他成了个秃瓢这事也有洋鬼子的份儿,怎么可能让对方拍?他想,可能是班长把自己的名字告诉给了洋鬼子,要不然对方会叫得那么顺?

他把身子侧倒一边,懒得理凑过来的洋鬼子。他脸上的泪还没干,要是被人看到了还不被笑话死。他以为洋鬼子知趣了会走,没想到他撑了这么久,竟被对方给得逞了。一道闪光加上一声咔嚓,洋鬼子在他面前举着照相机乐呵呵地笑,那样子有点傻,他觉得。

“干什么你?”他说着,像弹簧似的蹦起来,他伸手去抢洋鬼子手上的照相机,但对方总比他动得快,这一来二去的,照相机是没抢到,反而让洋鬼子瞧见他的糗相。

“呃···王耀,你怎么哭了?”那傻洋鬼子见他这模样到有点手足无措了,抓着他胳膊的手却是没放开,“是我吓到你了吗?”

“你吓死人了!”他赶紧抹了把脸,皱起眉头,板着脸孔,使自己看起来凶恶点,“我娘说,你们这些洋鬼子尽干坏事!要不是你们跑进北京城胡搞一通,没了我祖上,没准我现在还是个阔少爷啊!我师父说,你们这些洋鬼子就喜欢搞些歪门邪道,拍什么人,明明是在摄人的魂!赶紧把那个东西给我!我要把魂拿回来!”

“你的魂?”

他趁这傻洋鬼子不注意的那会,一把抓向了那个黑盒子。他往这边扯,傻洋鬼子往那边带,就跟那田间地头的野孩子似的,有什么新奇的东西总要逮到手里才罢休。争了一会儿,傻洋鬼子倒是先放手了,那黑色挂绳被他拽了下来,黑盒子就落在他手里,他觉着对方白长了大个,力气还不如他。待他开始掰弄起对方的照相机,傻洋鬼子可着急了,眼睛瞪着他,还朝他喊着一堆他听不懂的话。眼看傻洋鬼子又要把照相机夺回去,他后脚跟可踮起来准备开跑了,但谁知来找傻洋鬼子的班长就在不远处瞅着他们俩,还越走越近。

“呸,还给你,妈/的洋鬼子!”

他一把将相机丢给傻洋鬼子就往后边溜了,背后还传来对方的声音:

“王耀,我不叫‘妈/的洋鬼子’,我叫阿尔弗雷德·F·琼斯!”

呸,什么阿尔什么德的,他偏要叫他个洋鬼子!

Tbc or end?

因为无限循环军人机密的那首《虹》···

所以作死的试一下···

然而看起来实验失败了···die

干···

我本来是要刷一发加耀的···

然后变成北美双子了···而且米耀的戏份好像更多点···

果然我是一条咸鱼···

我选择狗带···

评论 ( 10 )
热度 ( 46 )
  1. 凪静查无此人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