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攻米耀、荷耀、普耀,副攻all耀、带鸣
看文请戳首页链接条目
不定时爬墙
画风突变,可萌可污
微博:http://weibo.com/huoxingji

© 查无此人
Powered by LOFTER

【原创】被阿尔包围的世界(米耀,平行世界,大乱斗)P1

设定:

提前码生贺,让本叽回归欢脱吐槽风一场撕x大战即将到来(并不)

出场人物是:

幸福终点站》小穷鬼、《未了情事》蠢蝙蝠、《奇兵之歌》王子米、《最佳搭档》口吃米

当然还有本世界的科技宅(生活废材)米

 

Part1每当早晨你醒来,一堆阿尔在等待

“就算我和平行世界的你相遇,我也不会选择和你在一起。”

这是一个星期前,王耀拒绝他楼下那个死胖子时所说的话。要说为什么拒绝,一是因为他们两是发小,这突然被告白了就和“我把你当兄弟,他/妈/的你居然想上/我”的感觉是一样的,他需要好好消化一下;二是因为他觉得死胖子阿尔弗雷德身为一个科技宅,一点好好生活的觉悟都没有,每次他收拾这家伙的房间都能让他耗掉一整个早上,看到那张精神不济的蠢脸,让他连收清洁费的心思也打消了,就这样的人,怎么可以把后半生交给他呢?三是因为他认为死胖子向他表白,多半是想捞一个保姆,除了他,谁还能忍受这个生活废材带来的灾难呢?

不过,在他拒绝死胖子的告白以后,这个消息不知道怎么的被传上了亲友群,就当他怕死胖子下不来台准备说两句的时候,对方居然好像没事人似的,继续在和另一位死宅本田菊刷屏讨论一个话题,专业术语太多,他也就提取到四个字——时空旅行。这个话题,死胖子曾经和他提过,但他总是一笑置之,因为那是件不可能的事情,如果真的可以,那世界不就乱套了吗?因此,他便关掉了消息。

而现在醒来的他,正为那晚没有阻止死胖子传/销式的鼓动群里那些技术员的行为感到无比的后悔,就连路德维希那么严肃的人都被死胖子拖下水了,他真不明白对方的执念到底有多深。

他身边正躺着一个缩小版的死胖子,不,应该说是幼年时期的阿尔。那时的这家伙还是一个挺根正苗红的贴心小天使,不知何故就越长越歪了,如今想来也是一件很遗憾的事情,可他不能让死胖子一直保持这样,万一要是变不回来,那不成了惨剧?他硬着头皮轻轻推着幼年阿尔的肩膀,他真怕一用力就把对方给推下床,脂肪球肯定摔不疼,但这种瘦精精的体形不一样,还有这一身西装外加背头的打扮,像个贵族小少爷,和童年时代T恤衫牛仔裤真是格格不入,莫不是死胖子变形的过程中转性了?

“喂喂喂,死胖子赶紧起来!”

在他那毫无客气的叫嚷下,小不点版的阿尔总算是醒了,对着他揉了揉惺忪的睡眼。想到对方的本体住着死胖子之魂,这种恶意卖萌的动作让他浑身一阵鸡皮疙瘩耸起。而更出乎意料的事情是,这家伙居然一看到他就一脸泪意朦胧地栽进他怀里哭诉,还时不时用小拳头在他肚子上开打,白瞎了他刚才的担心,这家伙看起来很瘦弱,但是力气一点也不小。

“住手啊!小祖宗!我早上还没吃饭啊!”是个正常人都会被打出胃酸来的好吗?!

刚醒来没多大力气的他,费了不少功夫才抓住那双小拳头,看着对方那恨不得咬他一口的表情,他自然有了“人变小了,智商也会跟着降低”的想法,便说到:“我觉得我等下要把你交给···”

“你说过我们会一直在一起的!”

“但是···但是你走了···为什么···为什么丢下我一个人···”

“老巫婆给你很多钱是吗?···你就只爱钱!!!”

“可恶的骗子,老酒鬼!!!”

小不点版的阿尔不仅打断他的话,还对他说了一堆根本令他理解不能的声泪俱下的指控,他的睡衣直接被对方当成了蹭眼泪的抹布,他手里扣着的拳头正极力挣脱束缚,要不是他压着,这会他的肚子又要遭殃了。他想,即便死胖子真的要发疯也不是以这种方式的,更何况童年时代的死胖子再生气也不敢唠他的。所以,当务之急是稳定一下这死孩子的情绪。

“好好好,你不要哭了,阿尔,这次不骗你。”拇指在那双小拳头上划来划去,以示抚慰,他强挤出一个笑容对着面前这个哭唧唧不停的死孩子,他能确定这个家伙不是死胖子,但对方又是从哪里来的呢?

“哼,敷衍···”死孩子卸下力就靠着他了,而等他一放开手,对方又一把环住他的腰,像只树袋熊挂在他身上,嘴里呼哧呼哧地哼着要他早安吻,头上的呆毛还很合时宜地晃来晃去。

而正当他考虑着要不要这么做的时候,身后突然扑上来一个冷得像冰块一样的家伙,差点把他给吓死。这就和恐怖片里的桥段一样,那冰凉凉如死尸一样的苍白之手搭上了他的肩膀,下一秒就将他的脸掰了过去,蜻蜓点水地吻了他一下,然后一脸得意地说:

“哈哈哈hero终于偷袭成功了,耀耀!”

“死胖子,不要再玩了好吗?你这样让我心脏受不了啊!!!”

“耀耀,你在说什么啊?hero没有长胖啊?”说着,这个苍白如雪的阿尔就撩起衣服,露出一排腹肌,再要继续脱的时候,被他一把拉住,对方顺势便抱住他的肩膀,笑得开心,“早上好,耀耀。”

如果他腰上的那个不是死胖子,这个长着尖耳朵、看起来还有些非人类的阿尔弗雷德肯定也不是,那么真的死胖子又去哪里了?他不禁想象,受刺激的死胖子一个人捣鼓着什么奇怪的实验,因而触发了可怕的后果,他觉得他必须要去找参与死胖子计划的人,可惜眼前的出现的状况让他真心动弹不得。

死孩子和非人类瞪大眼睛看着对方三秒,像他之前那般,难以消化这个事实,但很快他们就达成了默契,从最初的震惊变成了对彼此的嫌恶和不屑,一个环着他的腰越收越紧,一个抱着他的肩膀死死不放,倘若他现在找到了死胖子,他绝对会把死胖子的电脑拆下来,再糊到对方那张欠抽的蠢脸上。

然而悲剧的事实是,这还没有完!

他的衣柜里传出来一阵咚咚乱响,紧接着他衣柜的一扇侧门就被突出的剑尖硬生生戳破了个大洞。待剑尖收回,他的侧门也啪嗒一声歪倒在一边,一个穿着红边白袍和锁子甲的骑士样的少年阿尔,持剑而来,看到他和床上的另外两个阿尔,也是发懵不过三秒,随即举剑朝他身边砍去,并说到:“库吉特人,你这回要欠英雄我的了!”

“他/妈/的你这样乱动刀子是会砍到人的啊!!!”肩膀上的钳制一松,他便抓着跟前的死孩子侧滚到另一边去了。剑是没砍到他俩,可砍进了非人类的手心里,在他眼前上演一幕精彩的空手接白刃。

那血顺着剑上的血槽缓缓流下,却是偏暗红色的。不一会儿,伤口便愈合了,非人类的瞳孔忽然变成了野兽似的竖瞳,砍中的手被黑色硬化物所覆盖,骨节状利爪伸展出来,唇下的一对獠牙冒出,他随即猜测出非人类可能是什么物种了。

“不要打架,你们两个阿尔!!!”这一打起来还不得出人命。

“可可是hehero没没没有打打架···”厚重的窗帘布后面传来几声窸窸窣窣,伴随着口吃语调,他的窗帘布被拉开,晨光透了进来,照在他的床上。窗户那里站着又一个夹着枕头昏昏欲睡并且一丝不挂的阿尔,让他立即遮住了死孩子的眼睛。

随后,他就听到身旁的非人类发出嗷嗷惨叫,惊得骑士样的少年阿尔也收剑回鞘。非人类身上正在冒烟,直到他抓起被子扔到对方身上遮住,才消停。

“谁能告诉我现在什么情况?!”

“不知道···”

四个风格不同的阿尔们面面相觑着,异口同声地回答他。

Tbc

虽然挺欢脱的,但写起来不容易啊,我还要把以前的文看一遍(你走)

这个长标题让我想到了《马丁的早晨》2333难得的国产,而且我一直觉得马丁是人生赢家

然后我需要更改下各位的称呼,要不然我也会写乱掉的

外观年龄上看是蠢蝙蝠>口吃米>王子米>小穷鬼···

但是心理年龄···哈哈哈哈哈你懂的

那么问题来了,本世界的阿尔去哪了呢?

评论 ( 14 )
热度 ( 8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