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攻米耀、荷耀、普耀,副攻all耀、带鸣
看文请戳首页链接条目
不定时爬墙
画风突变,可萌可污
微博:http://weibo.com/huoxingji

© 查无此人
Powered by LOFTER

【Paro】共犯(米耀主、地下情、FFF团,慎入)P5完结

第一章:http://noizan.lofter.com/post/3f5f22_b54b661

第二章:http://noizan.lofter.com/post/3f5f22_b568aea

第三章:http://noizan.lofter.com/post/3f5f22_b5d91d0

第四章:http://noizan.lofter.com/post/3f5f22_b601572


Part5

夏夜的海风吹拂着阿尔的身体,却无法平息他心中的焦虑。他正坐在小船上一点点接近不远处的一艘游艇,那是弗朗西斯和亚瑟所住的游艇。

从黑塔市回到森林过去几天之后,娜塔莎就有了惊人的行动,她要让独身主义联盟攻占单身酒店,目的是为了拆散那些情侣,就像之前公开处决那对叛徒一样。这对他和王耀来说,太不凑巧了,因为他已经找到了他和王耀的共同点,他们都是近视眼,只不过王耀平常戴着隐形眼镜,他没有发现罢了。他说服了王耀,他们同样也在暗中谋划着逃跑,他们记下了路线,囤积物资,非常谨慎小心,但娜塔莎还是把他们卷了进去,他们被迫参与了这次的行动。

为联盟大开方便之门的是娜塔莎安插在酒店的内应——托里斯,也就是最初帮他逃进森林的人,托里斯了解酒店里的一切人和事。而即便他和王耀分在不同的行动小组,也被娜塔莎的眼线监视着,他需要对最好的朋友执行所谓的处决,否则就判定为任务失败,等待他的处罚会使他和王耀的逃跑计划完全泡汤,这让他愤怒又无奈。他手上没有任何的武器,而这个叫巴波特的家伙也未离开方向舵。

不久后,他们的船停靠在了游艇旁,巴波特先让他进入游艇,并告诉他就在外面等。看到他的突然来访,弗朗西斯和亚瑟都感到十分惊讶。

“小阿尔,晚上好。”

弗朗西斯笑着和他打招呼,起身为他在四人小桌前添了一个位置。其乐融融的气氛在他看来有些膈应,也许是处于羡慕和嫉妒,比起他和王耀的偷偷摸摸,波诺弗瓦一家才是真正幸福的,他忽然能理解那些孤独者疯子观看处决时的感受了。那个被酒店经理派给弗朗西斯和亚瑟的孩子长大了些,可以看得出来,他们在养育这件事上花了不少心思。

“哥哥我忘了介绍,小阿尔···”弗朗西斯指着那个一直盯着他的孩子,对他说到,“她叫罗莎,和亚蒂的姐姐同名,不过比她可爱多了!继承了哥哥我的热情、浪漫···”

“咳嗯!”

“噢,抱歉,哥哥我下次再和你说这件事。”弗朗西斯一副拿坐在对面的亚瑟没办法的样子,只得中断了酝酿好的长篇大论,指了指桌上的食物,示意阿尔可以吃饭了。

“其实hero来这里···是想说···一件事···”

罗莎的目光让阿尔感到不自在,仿佛能够看清他那张善意的面孔下藏着的真实目的,以至于他说话都开始磕磕绊绊的。小孩的直觉总是很敏锐,他想。随即,不自觉地偏过头的他,终是没把他的话说完,即使在他心中演练了好多遍——弗朗西斯不会流鼻血,是他撞桌子伪造来的,他让hero保密。他在欺骗你,亚瑟,你们两个不管怎么看都不般配。

他知道,一旦他这么说出口,弗朗西斯不仅不会再这样友好地对待他,甚至会憎恨他一辈子。失去他的朋友,他会变得更加孤立无援,娜塔莎很明白这一点。

“什么事呢?小阿尔,你好像很紧张,放轻松点,就当这里是你家。”

“嗯···hero是想告诉你们···”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又说到,“hero找到了伴侣,但是hero现在遇到了麻烦,hero需要你们的帮助。”

阿尔将他的计划告诉了弗朗西斯,小船上的巴波特被他以处决的名义诱骗到了游艇上。他从巴波特的口中撬出了娜塔莎和王耀的行踪,并且处理掉了对方。

“没想到传言是真的,小阿尔你居然杀了卢西安诺。”弗朗西斯和他一同将尸体抛下海,“所以你也变得这么熟练了吗?”

“去你的弗朗索!”他把拴在那家伙脚上的大块重物也丢了下去,“我们还在酒店的时候就杀了不少人,你知道他们有个叫变形室的地方,把人变成动物,森林里的那些、我们的肉食……”

“上帝你可别再往下说了!”弗朗西斯忍不住打断了他,“还需要哥哥我和你一起去吗?”

“hero会解决她,你只需要给hero留两个位置。”

“祝你好运,小阿尔。”

阿尔带上了弗朗西斯的猎枪,回到了单身酒店。

这里比他想象中混乱得多,宴会大厅的桌椅翻倒于四处,那些平时表情严肃的工作人员侧身躺倒在地上,一动不动,身上插着一枚麻醉针管。一串串泥星点点的脚印在地毯上尤为醒目,墙壁还留有溅出的血迹,如同经历了一场洗劫。而每一间客房的门都是虚掩着的,透过缝隙可见其中晃动的身影,一阵阵求饶和哭叫从里面传出来,可他此时却没有了救人的心情。他未能发现娜塔莎和王耀的踪迹,这让他十分焦虑。

穿过漫长的客房走廊之后,他来到一扇门前,门沿上的牌子写着“变形室”,门边上的显示屏亮着红灯,表明正在使用中。门外掉落了一只鞋,那是他和王耀在黑塔市买的物资之一,他也有一双,就在他的背包里。

他用猎枪的子弹打坏门锁,而于此同时,黑暗的夹缝中突然伸出一只手,用力挣扎着,将它的主人——多洛莉斯带了出来。她向他求救的声音还未发出,她的脖子就被身后的尖刀刺穿了,她像个漏风的皮袋似的抽动着,而后死去。

“你赶来了,阿尔弗雷德先生···”手持尖刀的娜塔莎被门半掩着身体,灰暗的脸色如垂死之人,腹部的血花正一点点盛开,“我真后悔没有处死这个叛徒···对,我们不需要仁慈,我竟然忘记了这点···”

子弹已经上了膛,阿尔的枪口紧盯着娜塔莎,他可以像杀死卢西安诺一样,杀死对方。

“阿尔弗雷德先生,你很聪明,但是看着你的人不止巴波特一个···”

娜塔莎笑着,又剧烈咳嗽起来,她靠在门沿上,身体一点点失去知觉。飞向她的子弹在她的额头上炸出了一个血窟窿,死亡渐渐抹去她眼前最后一道风景。但她不会因此而感到遗憾。

因为,当阿尔跨过她的尸体进入昏暗的变形室,他会看到手术台上的东西,这足够让对方体会到心痛了。

“从现在开始···”

“你和王耀永远都无法变成一对了···”

End

尾声

几个月后,单身酒店又迎来了一批需要治疗的单身者,他们在宴会大厅里交头接耳,物色伴侣。

但谁也不愿意和坐在角落里的那位戴眼镜的先生打招呼,他总是带着一个便携式的鱼缸。

传闻说,这个怪咖是新的单身记录保持者,他和前任记录保持者卢西安诺一样,是个残酷的家伙。

 

后记:

看完以后是不是很想打我?

看完电影以后我也是很想打编剧的···

开放式结局是什么鬼,逼死强迫症啊?!不过就我个人直觉男主是扔下他未来媳妇跑路了的

其实本文的结局有点轮回的感觉···

你想想没准意呆他没变得那么残酷之前和阿尔是一样的正直青年呢?

阿尔自以为计划天衣无缝,但是联盟里那么多双眼睛盯着···

老王最悲惨了不用说(殴打)隐藏的一段剧情是,他和伊万原来是朋友,但娜塔莎把杀死伊万的懊悔以及恨意转移到了他和那些单身者身上,所以他会被娜塔莎重点关照,参见他第一章说过的话···

因此,最后fff团大战金钱夫妇的结局是两败俱伤···

然而相比电影原作来说,暗黑的情节算是比较少了,原作对爱情赤果果的讽刺好伐···

以及看过电影的小伙伴就不要揍我了,反正都是一个悲剧···

评论 ( 25 )
热度 ( 1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