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攻米耀、荷耀、普耀,副攻all耀、带鸣
看文请戳首页链接条目
不定时爬墙
画风突变,可萌可污
微博:http://weibo.com/huoxingji

© 查无此人
Powered by LOFTER

【报社】水龙头(米耀短篇,报社+吐槽向,丧心病狂)

设定:

口吃顾客米x吐槽店员耀···

丧心病狂,恶性循环···

报社向···


王耀看着这个戴眼镜的金毛小青年已经在货架前面转了有五分钟了,要不是那一脸困惑的样子,他真的会认为这个家伙是小偷。但转念一想,要真是小偷那也蠢到家了,他王大爷值班的时候能被偷儿得逞吗?

“您好,有什么可以帮助您吗?”话是这么说,可真实的想法却不是这样,他倒想看看这个家伙到底搞什么鬼。

“呃···有有有···”金毛小青年一副激动样子,好像是在茫茫人海中遇见了亲人似的,抓着他的胳膊晃了两下没松开手,“hehero需需要一个水水水龙头头头···”

“水龙头,是吧?”不自觉地翻了个白眼,他心里为这小青年感到可惜,皮相多好的一个人啊,可惜是个话都说不清楚的口吃。他随手摔了两下挣脱出来,对小青年指了指对面的那个货柜,说到:“水龙头都在那边,您往那走就好了。”

“可可可是···hehero不知道是哪种的水水水龙头头头···”小青年又为难起来,扭捏的样子就像个大姑娘,“抱抱歉···”

“好吧,那您描述一下它的形状好了,我帮您找。”

这已经是他第二次翻白眼了,干这行的就是一点不好,每天都会遇到一两个奇葩的顾客。小青年朝他露出一个感激的笑容,便开始描述起那个水龙头来,但这种卡壳的语言对他的耳朵简直是折磨。要知道,从一个口吃患者的语句中提取关键词真是一项庞大的工程,而还没等他把关键词提取完,小青年再次卡壳了,越急越红的脸像极了四十度高烧的病人。在他以为小青年要嗝屁的时候,对方似灵光一闪地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照片,告诉他,上面拍了水龙头的样子。

他/妈/的你怎么不早说!

硬生生地憋住这句话的他,一把抢过那张照片就展开来看。这不看不要紧,一看差点把他的眼珠子给瞪出来。

照片上拍的是什么东西呢?

是一男一女在厨房的柜台上进行活/塞/运动,而且是很经典的后/入/式,主角们的重要部位和脸都被贴心地用银色防水胶布打上了马赛克。

“那那那个···服务员先先生,hehero找了很多家建建材店店也没没有找到这这种···水水水龙头头头···”

小青年口吃声把发了半天楞的他拉回了现实,但他真的很想问对方,这张照片的确定是水龙头的照片,而不是某人玩嗨了的自拍吗?

“咳咳,我看看啊···”没法,他只好把注意力重新转回到照片上。他觉得这个厨房的布局他好像在哪里见过,不过这一带的住宅区的装修风格都差不多,出现这种感觉也不奇怪。很快的,他找了躲藏在左下角的那个背景似的水龙头,仔细瞧了瞧,就回应对方到:“您很幸运,我们这里正好有这一款。”

“哦哦哦太太好了!!!谢谢谢谢你···”小青年鸡啄米似的向他点头致谢,又不好意思地指着天花板上挂着的广告牌,问他,“你你你你们是是是可可以上上上门安装吧?”

“是的,您留下联系电话、姓名、住址,我们就可以上门安装。”

小青年刷刷地在他提供的送货单上写下了个人信息,便向他挥手告别了。比起对方的言谈,这写字可比前者舒心多了。他抱着纸箱去货架上取下照片上的那款水龙头,封箱装好。大约是下午四点,午休过后的时间,他向建材店老板打了个报备,就去送货单上的地址派货了。

这个叫阿尔的小青年所住的公寓楼离他的工作的建材店不远,他进门的时候还把睡意朦胧的对方吓了个精神不济。

阿尔一脸抱歉地转身去厨房的冰箱里拿了一听可乐要招待他,才放到他手里,又咋咋呼呼地说这样直接喝不卫生,把可乐罐子抽走,跑向厨房拿了一个玻璃杯装着给他喝。其实,他并不介意什么卫生不卫生的问题,毕竟不干不净吃了不生病,可阿尔的多此一举到让他嫌弃起对方拿玻璃杯时,到底有没有洗杯子。

他带着玻璃杯和纸箱走到厨房,阿尔就进卧室里换掉睡衣去了。他把纸箱拆解完后,正要把水龙头装上,却发现水槽旁边已经有一个完好无损的水龙头。他想自己是不是记错了位置,便将那张香/艳不已的照片拿出来翻看。

“没错啊···奇怪···”

他拿照片和现场对比了好几遍,结果都是一样的,不禁第三次翻白眼,手旁的可乐也被他喝掉了一半。他看着那张照片上的马赛克,好奇心像猫抓似的驱使他的手指捏住了胶带的边缘,正巧这时阿尔也不在,他就一把撕下了贴在男人头上的马赛克。

“卧槽?!···真的是···”

哎,他觉得自己真的不该手贱地把马赛克给除掉,现在阿尔那副荡漾的神情在他脑海中挥之不去了。他的右手撑着自己脑门作抚额状,他突然感觉到一阵头晕目眩的,连着精神都有些恍惚起来,耳边回荡着阿尔之前跟他说的话:

“抱抱歉···可可乐给你···”

“啊啊啊···有有细细菌···hehero给你拿个杯杯子···”

接着,他的眼前仿佛幻灯片放映一般,闪现过许多画面,他似乎在这个地方无数次喝下过让人晕沉沉的可乐。他撑着自己的神智,四处观望,目光投到了楼梯口的杂物间那儿。来不及关上的门后掉出了一堆印着他店名的纸箱,和他送来的那个一模一样。随即,他的脑海中不停重复着阿尔说过的话:

“hehero需需要一个水水水龙头头头···”

“你你你这里有有有水水水龙头头头吗?”

“hehero想想要这这款水水水龙头头头···”

他的脑袋更加晕乎了,整个身体都瘫软在柜台上,颤抖的双手抓着那张照片撕下了最后的马赛克,那个被阿尔压在身下的人竟然就是他!!!

“妈/的···”

他想起了一切!

阿尔不止一次到他工作的店里订货了!

并且他也不止一次来过阿尔的家了!

但是现在做什么都为时已晚!

他看到角落里正架着一架DV摄像机对着柜台,上面的红点一闪一闪的。一丝不挂的阿尔已经从卧室里走了出来,慢慢来到他背后,健硕的身体压到了他的身上,一双手环在他的腰侧,开始卸下他的裤带。湿/漉/漉的舌头舔着他的耳蜗,对方炽热的吐息喷撒在他耳畔,阿尔笑着对他说到:

“hero真的很高兴可以再见到你啊,耀耀。”

End

 

Ps:

打屎我也没有用就是不写哼唧···

只有这样才不会被lof娘绞车···

这其实是一个水龙头广告(喂)

恶性循环就是···

1阿尔拿照片去建材店找老王定水龙头

2老王送水龙头去阿尔家

3阿尔给老王喝了带有健忘副作用的迷药可乐

4老王在阿尔去卧室时撕下马赛克,药力发作,想起一切

5老王被阿尔后/入了,并且拍照

6阿尔又拿着照片去建材店找老王定水龙头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不要乱喝别人给的饮料(你走)

评论 ( 28 )
热度 ( 7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