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攻米耀、荷耀、普耀,副攻all耀、带鸣
看文请戳首页链接条目
不定时爬墙
画风突变,可萌可污
微博:http://weibo.com/huoxingji

© 查无此人
Powered by LOFTER

【Paro】共犯(米耀主、地下情、FFF团,慎入)P4

第三章:http://noizan.lofter.com/post/3f5f22_b5d91d0

Part4

“你来找我,是为了王耀的事。”

阿尔看到面前的高个子抖落着手中的烟灰,语气笃定,这副淡然的神情让他很不爽,反问到:“你知道?”

“当然,你的眼神。”高个子说着,啜了一口烟,继续到,“我和王耀说话的时候,你总是盯着我们,你真是大胆。”

“这你管不着。”鼻子里发出不屑的哼声,他可没忘了自己来的目的,“hero希望你退出娜塔莎布置的任务。”

“哦?让你参加吗?你不怕我告发你?”

“hero会先做掉你。”他拽着对方的领子,可惜身高上的差距让他的压迫感不强,倒显得有些滑稽。他听到对方突然噗哧一声笑出来,随即掰开他的手说到:

“你和王耀都很有趣,不过我更爱钱和收藏。如果你能给我足够的金钱或者值得我收藏的东西,我就答应你的请求。”

他在口袋里掏了半天,只找到一个金属外壳的打火机,顿了一会后,便把它扔给了对方。那个打火机是他被黑塔市的巡逻员抓进单身酒店时,唯一留下的纪念品。可若和王耀一起去黑塔市比起来,那就不重要了。

“个人定制版的,市面上找不到。”他看到高个子端详着他的打火机,解释到,“你要遵守你的承诺。”

高个子向他点头示意后,就一个人去了树林里,分开而行的做法能减少节外生枝。

次日,娜塔莎便来找他,漂亮的脸上挂着僵硬的笑容,眼中藏不住对他的厌恶,像是在恼怒他破坏了计划,又因一切突然,而拿他毫无办法。他不知道高个子是用什么理由推掉了娜塔莎的邀请,但此时的他是很开心的。他的目光扫向了王耀,对方却没有任何为此感到高兴的迹象,反而轻皱着眉头,忧虑的神情像似责备他的鲁莽。他头朝左边对着王耀微微转动了三下,就和正巧赶来的爱德华做着去黑塔市的准备。他们四人组成一字队穿过了驻地的森林边缘,他们通过郊外的铁路干线进入黑塔市的主城区。他们的衣着和平时不一样,是一套正装。

在黑塔市,不论是做何种工作的人,哪怕是街边的环卫工,都会把自己打扮得体面。那些穿着随意的人要么是还没长大的未成年,要么就是过了时限还没找到伴侣的单身者。黑塔市对待前者是宽容的,而对待后者就非常严苛了。那些单身者会被当局以破坏社/会/稳/定/罪而逮捕,送到森林边缘的单身酒店里接受治疗。若在酒店治疗的三十天内没有找到和自己有共同点且互相喜欢的另一半,那么这个人就会被酒店工作人员拽进变形室,强制变成一种动物,最后放逐到森林中。因此,生活在黑塔市的人,除了当局的工作人员,市民们都是成双成对的,极少看到哪个落单的人会在大街上瞎晃。即便有,他也会很快被巡逻员带走的。

眼前的一栋栋现代化建筑让身为工程师的阿尔终于找回了久违的熟悉感,离开黑塔市才两个多月,他却觉得过了很长时间。娜塔莎挽着爱德华走在前面,他则搭着王耀的肩膀走在后面。他不像前者那样需要伪装,他很自然地露出笑容,并对王耀表现得更加亲昵,只是他的爱侣并不打算配合他。王耀警告他几句,见不叫不动他,又抬起肩膀要把他甩下去,却让他的手自动滑到了对方的腰上。

“你这样有点过分了,阿尔。”王耀低声对他说到。

“这不过分,耀耀。”他顺势扣住王耀的手,对注意到他们的路人微笑,而后吻上王耀的脸颊,“上次的事情,hero很抱歉,是hero太冲动了。”

“你哪一次不冲动?”王耀有些无奈,转过脸看他,“阿尔,这很危险,她会看到。”

“她会看到,但是她会默许。”他捏了捏对方的手指,试图让紧挨着他的王耀放松下来,“因为在黑塔市这样做是合法的,越亲密越能表明我们是一对,自然点。”

步行约十分钟后,四人来到娜塔莎父母的家。和蔼的老夫妇接待了他们,为首的娜塔莎一改之前的冷漠,变得温和不少。她独自一人坐在沙发凳上,面不改色地向年迈的父母虚构了一家前途远大而工作忙碌的公司,讲述她和丈夫爱德华过着充实且恩爱的生活。

老人为娜塔莎终于能走出哥/哥的阴影感到欣慰,又问起坐在长沙发上的王耀,他的伴侣为什么不是之前的那一个。

王耀没想到会被老人这样突然袭击,大脑一阵空白的不知该说什么。腰上突然传来一阵力道让他差点咬到嘴唇,他瞥见阿尔的眸子一黯,这个冲动的家伙转而笑着对老人说到:

“那没有关系的,老人家。Hero很爱耀耀,就算耀耀有过其他伴侣也是一样。只是Hero太忙了,hero没有很多时间和耀耀独处,虽然hero很爱耀耀,但您知道这样可不好···耀耀他···”

“不用担心,琼斯先生。”老人了然地笑着宽慰到,“我看得出来,小王会对你专一的。”

“噢,这真是太好了。”阿尔露出惊喜的表情,又问王耀,“Hero就说自己的眼光不错,对吧,耀耀?”

王耀很想说不对,可最后还是选择了点头。假如他和阿尔是在森林里,他一定会把阿尔揍到地上起不来。这个家伙居然敢在老人面前隐晦地污蔑他,顺便夸了自己。他看到娜塔莎没有理睬他们,而是继续和老人说话,对方正一点点朝着拿钱的主题开进。他首次希望娜塔莎能开门见山,因为坐在他身旁的阿尔正借着这个机会对他动手动脚,搂在他腰上的手和搭在他大腿上的手都相当的不安分,像灵活的一群小虫似的于皮肤上轻轻爬行,让他想极力躲避。但为了任务,他又只能努力保持脸上的自然,使自己的身体变得越来越僵硬。

没一会儿,阿尔的动作停下了,他随即感受到肩上抑制不住的抖动,对方的脑袋正靠在他的颈窝上,那张脸正憋着笑意。

“阿尔,你笑什么?”

“你原来这么怕痒···”

Tbc

这章画风和上一章差好大···

看到金钱夫妇这么甜腻腻我都好意思给你们点蜡烛了···

但是呢···但是呢···

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

评论 ( 3 )
热度 ( 2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