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攻米耀、荷耀、普耀,副攻all耀、带鸣
看文请戳首页链接条目
不定时爬墙
画风突变,可萌可污
微博:http://weibo.com/huoxingji

© 查无此人
Powered by LOFTER

【Paro】共犯(米耀主、地下情、FFF团,慎入)P3

第二章:http://noizan.lofter.com/post/3f5f22_b568aea

Part3

“和她接吻,我命令你!”

娜塔莎紧抓着男人后脑勺的头发,强迫他和跪在对面的女人接吻。男人的嘴唇不见了,鼻子下面满是血肉模糊的一团,他的双手反绑于背后,而跪在他对面的女人正在低声呜咽着,洁白的牙齿被血色染红,和他一样失去了嘴唇。男人和女人的四周,围满了联盟的其他成员。为首的两个男女正在擦拭小刀上的血迹,他们并和身后人一同观看着首领娜塔莎对这两个叛徒的处刑。

残破伤口在外力的强压下贴合在一起,发出微弱的噗哧声,被视为叛徒的这对男女像一对连体婴,血液不停地从他们看不清界限的嘴边涌出来,直到将他们胸前的衣襟印出一大片血色。他们痛苦低泣着,但没有人会关心他们的感受,也没有人会出来阻止娜塔莎。

“斯蒂娜,你来告诉大家,他们为什么要接受惩罚。”娜塔莎说着,目光投向那群成员之中。她看到那两个一直挑战她底线的人站在一起,随即又转向执行处决的斯蒂娜。

“好的,首领。”斯蒂娜点点头,脸上露出了愤然的表情,挥舞着手中的小刀,“他们不遵守成员守则,还在我们面前公然调/情!”

“这是一次很严重的违纪。”娜塔莎说到,手上的动作却没有停下,“必须有更加严厉的惩罚。巴波特,请你向我们的新成员解释一下,这个惩罚是什么。”

“好的,首领。”另一位处刑者应和着说到,“我们称它为“血腥之吻”,专门惩罚那些不守规则的成员。我们会选出两名处刑人割掉他们的嘴唇,然后让他们接吻。他们会意识到自己的行为是多么令我们厌恶。”

“你们要谨记着···”娜塔莎放开了手中已经瑟瑟发抖的男人,对她的信徒说到,“我的联盟里不容许出现这样的叛徒。”

围观的人群渐渐散去,两名被处决者躺倒在湿漉漉的杂草丛中微喘着气,痛苦不堪,像是被遗弃的动物。而远处注视着这一切的两个人——阿尔和王耀,却发生了争执。娜塔莎的意有所指以及这惨无人道的处刑,都激起了阿尔的怒火,低沉沉的声音从他的喉咙里传出来,他对身旁的王耀说到:“放手。”

“如果你现在想找娜塔莎逞英雄,我就更不会放手了。”王耀无视了他的怒气,牢牢地扣住他的胳膊,力气不亚于他,“你需要控制你的情绪,阿尔。”

“我还不够克制吗?!我看完这群疯子这么折腾他们,这样还不够吗?!”他朝王耀低吼到,甚至忘记了自己的口僻。他没能在对方的眼神中找到他想要的回应,这让他感到无比失望,他觉得王耀又变得和那些家伙一样了:“王耀,你总是想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我讨厌你这样的麻木!”

瞪着他的王耀被他堵得说不出一句话,而后松开手,将背上的双肩包狠狠地扔向他,原本会砸向他的拳头忽然停在他面前,不再进半分。对方微侧着头,阖上双眼,炽热的喷息抚上他的脸颊,极力忍耐着怒意,不一会儿便冷静下来,如之前他所看到的瞬间变化,相比他的冲动,王耀更会控制自己。

“跟上来,他们需要包扎。”王耀对他说到,转身走向倒在杂草丛中的可怜人。

血腥之吻事件之后,独身主义联盟的气氛微妙了许多,一些成员变成了娜塔莎的盯梢,开始观察起周围的人,就像吃过生肉的狗,不能接受先前的合成狗粮散发的嚼蜡之味,想要再次品尝到鲜活的腥味。他们期待着某些和他们一样无法真正忍受孤独,却私底下背着大家偷偷享受规则外自由的人犯错,被他们告发,使他们可以参与处刑,宣泄他们的嫉妒和不满。

阿尔觉察到了探究的视线,那些甘愿成为娜塔莎爪牙的家伙正不遗余力地监视着联盟成员们的一举一动,这让他很难接近王耀,更糟糕的是对方因那件事的争执选择和他冷战。他知道娜塔莎正在谋划一件事情,王耀和上次他见到的高个子也被叫了过去,直觉告诉他,这和几周前的谈话有关。他皱着眉头往驻地的边缘走去,而这时,那个被他和王耀救下的女人找到了他。

女人的三分之一张脸包在纱布下,他和王耀虽然给她消过毒,但伤口还是化脓了,以至于他们不得不把那些腐坏的组织清理掉,没有纱布的保护和遮盖,她的样子会显得非常恐怖。

“有什么事吗,女士?”他问。

女人想了想,拿出线圈本在上面着谢谢,举给他看,又在上面写了名字,她叫多洛莉斯。对方的脸上有一股散不开的悲伤,苍白的脸色像是刚刚经历了一场变故,眼眶红肿着。他拍着她的肩膀安慰她,接着询问她的同伴在何处,但没想到戳中了对方心中的痛点。止不住的眼泪落下来,伴随着低低的呜咽声,他看到纱布上渐显的粉红色和本子上写下的一句话:

【他死了,自杀,能帮我把他埋了吗?】

“好。”

阿尔跟着多洛莉斯来到一棵树前,那个男人正挂在树杈上,勒住男人脖子的东西,正是处刑日捆绑对方的绳子。他抱住男人的腿把对方放到地上,随后和多洛莉斯在一旁用简陋的工具掘开泥土,将男人埋了进去。

他坐在树前对多洛莉斯说话,他希望这样能够缓解她的痛苦。多洛莉斯向他做个了谢谢的手势,便在线圈本上挥动起笔尖,那些句子引起了他的注意。

多洛莉斯是和他一样从单身酒店里逃出来的,帮助她的人也是托里斯。那时,独身主义联盟还没有如今这么多人。她和大多数酒店逃亡者相同,并不是真正的独身主义者,只是为了逃避变成动物的命运才加入这个联盟。后来,她遇到了自杀的男人,他们便在一起了,但娜塔莎不会同意这种背叛,其他人也是,他们制定了严苛的惩罚制度来惩罚背叛者。她和男人只能小心翼翼。可那个叫斯蒂娜的女人和她一样喜欢男人,于是告发了他们两个。娜塔莎就应大家的要求,对他们执行了处刑。

“你知道娜塔莎现在准备干什么吗?”他忍不住打探到。

【她是准备去黑塔市找父母。】多洛莉斯在本子上写着,【联盟需要物资的时候,她就会抓人假扮她的丈夫去她父母那里拿钱。】

“这次是王耀吗?”

多洛莉斯摇摇头,继续写到:【丈夫必须是固定的,要不然会让人怀疑。她的搭档是爱德华。】

“那其他人是?”

【为了假扮成一对夫妻,当她的朋友,帮她拿物资。她是个颐气指使的女人。】

Tbc

电影里关于那个“血腥之吻”只用一句台词就带过了

这里为了剧情我把它“还原”了

不造那是什么状态的可以去百度下裂口女,抹掉嘴唇部位就是了(虽然我不建议)

这叫啥,fff团与夫妻档的恩恩怨怨

白鹅妹子已经放了大招

照这样来看,金钱组简直是在顶风作案(并不)

另外,多洛莉斯Dolores=悲伤、痛苦、遗憾(悲伤的面容,痛苦的经历,遗憾的爱情)

这真是恶意

评论 ( 4 )
热度 ( 2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