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攻米耀、荷耀、普耀,副攻all耀、带鸣
看文请戳首页链接条目
不定时爬墙
画风突变,可萌可污
微博:http://weibo.com/huoxingji

© 查无此人
Powered by LOFTER

【Paro】共犯(米耀主、地下情、FFF团,慎入)P2

第一章:http://noizan.lofter.com/post/3f5f22_b54b661

Part2

(有肉渣)

(但是不要太期待)

(抽象的肉)

经历上一次的警告后,阿尔就被娜塔莎分到了其他组,这个强圌硬派比他想象中要敏锐得多。他和一个书呆圌子组成了新队伍,而王耀就和联圌盟里个子最高的家伙组了队。当单身酒店的狩猎者们来森林里狩猎时,他们便会撤离出单身酒店附近的区域,这样能最大减少联圌盟的伤亡,但每个联圌盟的成员即便组成了队伍,也先是想着自己逃命的。

如果是王耀的话,这家伙会在不远处等他。运气好的话,对方会给他身后的追踪者补上一枪。等风头过去后,他就会回头把那个可怜的狩猎者洗劫一空,物资和对方平分。可惜这一次做不到了。

他看到那个书呆圌子在拔腿狂奔,上气不接下气,近乎绊倒在枯朽的树干前,可很快便爬起来继续跑了。他跟在后面,保持着距离。神圌经衰弱的书呆圌子一听到枪声后,更加紧张地四处观望,似乎忘记了娜塔莎画给他们的避险区路线,开始抓着手中的地图四处乱窜。他停下来喊了对方几声,但没有得到回应,后方的狩猎者却已经迫近了。

倘若书呆圌子和他一样在见到那些晃动的黑色身影而选择闭嘴,躲进一旁的小树丛之中等待他们路过的话,那么书呆圌子是会幸存下来的。他拿走了死者身上有用的东西,其中就有那张标记完好的地图。

一种莫名的兴圌奋盖过了愧疚感,他甚至认为娜塔莎是故意想让这个书呆圌子来害他的。他记得王耀说过的话,娜塔莎恨所有成双成对的人。他凭着记忆往避险区走去,王耀在之前组队的时候就圌教过他许多次,而他手上又有了娜塔莎不想配备给他的地图。

阿尔哼着小曲来到了避险区,这举动引起大家的侧目。娜塔莎流露圌出的一丝惊诧没有逃过他的眼睛,他就是想告诉这个强圌硬派,她的阴险办法弄不死他。他又转过脸去看王耀,对方仅是点头示意后,便不再和他有眼神交汇了,他想从那张面无表情的脸上找出担心的痕迹的机会都没有。

他随意地把东西丢在地上,背靠着树,却时不时向王耀那瞟。他看到王耀对面坐着的那个高个子,他们两个一来一去地说着让他不甚理解的话题,看样子很熟络。他可以把这理解为老成员之间的闲聊,但长时间被无视的滋味让他烦闷,理智被抛到了脑后,他做出了过激的举动。他趁娜塔莎吩咐他们出去找树枝时,一把抓圌住了王耀,那力度使他指节发白。

“你疯了吗?阿尔弗雷德?”王耀那张脸终于有了表情。

“没有。”他否认到,又把对方拽到了一边。这时,他变回了单身酒店里那般不知所措的样子,不知该怎么开口,半天才问了一句为什么。

王耀本不想回答他,却抵不过他的执拗,妥协似的叹了口气,回答他:“如果我不表现得对其他人也“热情”,娜塔莎会怀疑我们,你不明白吗?她永远不会容许的。”

“明白,那你承认我们是一对了!”他随即笑了起来,不理会王耀的辩驳,在那张怒气正盛的脸上留下一吻,“我们需要一些暗号,我们之间的手势,只有你和hero知道。”

慢慢的,过了几周时间,他和王耀发明了一套暗号,用于彼此交流。即使有其他人在场,也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

当他把头朝左边微微转动三下时,他是在对王耀说“我爱你”。

当他把头转向右边微微转动三下时,他是在对王耀说“我们有危险”。

当他举起自己的左胳膊放于胸前时,他是在对王耀说“我想和你共舞”。

而当他举起自己的右胳膊放于腹部时,他则是在对王耀说“我想和你做()爱”。

他不否认他最喜欢做最后一件事,王耀却不怎么喜欢在林地里做这件事。他记得第一回,他们的气息引来了不少昆虫的关注,王耀受不了那些恼人的蚊虫以后就会把他推开,去河边。因而剩下的时间,他是憋着一脸气对着树干发圌泄圌出来的,这和联圌盟里排解孤独的其他成员没区别。后来,他学会从那些被杀的酒店狩猎者身上收集驱虫剂,在他们要做这件事之时,他会先铺好一张防水布,而后喷上驱虫剂。就算这样简陋的床铺不能让他的爱圌侣打消疑虑,他也会用他的固执使对方同意的。他不能阻止他的本能,就像他无法用理智束缚自己一次又一次触圌碰成员守则,他毫无犹豫地拉着王耀下水了,并让王耀变成他的共犯。

他一直在寻找自己和王耀的共同点,他若想要和对方真正变成一对,就必须这样。于是,他在和王耀结束了这次禁忌之后,问到:

“如果真的要变成动物,你想变成什么,耀耀?”

“我想先知道你的,阿尔。”王耀靠在他身上,反问他,“不想告诉我的话,就算了。”

“嗯•••hero想变成海雕•••一只大鸟,它能带hero离开这个鬼地方,到哪去都行,自圌由自在•••”

他回忆着身前的爱圌侣和他交圌缠在一起的样子,因他的急躁和粗圌鲁微皱起眉眼,他在交流中的技巧用不到床/上。是的,他不是弗朗西斯,没有那么耐心,也没有那么绅士。他是初入战场、年轻气盛的小伙子,他会想尽办法扫清敌人,要登上高地,然后占有它。而当他这么做时,他发现他的领地并非能让他俯瞰一切的高地,而是使他陷入包围的谷地。和煦的日光和温暖的林风令他无比惬意、昏昏欲睡。

待他变成其中一份圌子,他开始贪婪地汲取着周围的养分,如他细心吮圌吸着王耀的弱点,又入侵温热的口腔,挑圌拨着那根红舌,模仿着他们身下的交/脔,此时,他是极富技巧性的,濡/湿的嘴角唾液,和他被紧圌咬着的欲/望里急待抒解的白液,同时从颤圌动的口与穴内肆意而出,达到完美的同步。

“不过•••” 他想到了王耀被他的浪潮淹没后的一瞬失神,但实际上被驯服的是他,那种神情让他融化,“hero会带上你的•••你呢?不会是熊猫吧,耀耀?”

“不。”王耀在他肩膀上动了动脑袋,汗湿的黑发黏上了他的颈间,“我想变成鱼,哪一种都行。”

“为什么?”这有点出乎他的意料,“大多数的鱼寿命可不长。”

“那没有关系,我也不想活多长。”王耀轻圌抚着他胳膊上的汗毛,厚茧满布的手指在上面跳舞,这让他的身圌体蠢/蠢欲/动,“我喜欢大多数鱼只有七秒的记忆力,忘掉烦恼。”

“但你也不会记得快乐•••”他捉住了那只挑圌逗他神圌经的手,将手的主人压到了身下,俯视着他的爱圌侣,“不会记得hero•••”

“所以我们还是好好做人。” 

他想,他的血液里似乎早就有了一种叫做王耀的元素。

Tbc

咳,不好意思又开车了•••

Lof娘本叽都这么抽象了就不要开罚单了吧?

评论 ( 13 )
热度 ( 3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