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迷底特律康汉(抗寒)组
看文请戳首页链接条目
常年混迹极地圈
不定期限爬墙中
画风突变,可萌可污 ,可糖可刀
关注请三思
微博:http://weibo.com/huoxingji

© 极地发电叽
Powered by LOFTER

【Paro】共犯(米耀主、地下情、FFF团,慎入)P1

这篇来自电影《龙虾》,看完郁闷的本叽决定paro

简单来说就是白鹅姑娘高举fff团大旗狂战金钱夫妇地下情的故事(你走)

带着少许白立、白露单箭头、仏英···

角色死亡,对单身狗、夫妻档的恶意···

于是,开车hhhh

 

Part1

“单身是一种病···”

“如果你不能在一个月内找到伴侣···”

“那么你将会被强制变成一种动物。”

他叫阿尔弗雷德·F·琼斯,是一位失去了右小指的单身工程师。今天是他待在单身酒店进行治疗的最后一天,却将自己未来的伴侣杀死了。猎枪的子弹穿过那个家伙的头颅,在乳白色的墙壁上溅出了一摊血花。

二十九天前,他还不像现在这般冷血,而是那群为了不变成动物,像个无头苍蝇一样寻找伴侣的白痴们当中的一个。和他一同被送来此处的,还有他的前辈——弗朗西斯。弗朗西斯和略显腼腆的他不一样,这位风流客一开始就四处勾搭,但没有找到一个合适的人选,他则是一直在拖延时间。他总认为自己狩猎技术不会比别人差,就算不能在限定时间找到伴侣,也能靠着猎杀森林里的那群独身主义叛逃者而获得延长期限,可事实证明,有人比他更强,而且每每在他之前杀死了他的目标,或者直接杀掉和他们一同出来狩猎的伙伴。

那个人叫卢希安诺,喜欢用人血绘画的画师,据说是单身酒店里保持单身记录最长的家伙,因为没有人会喜欢卢西安诺的冷血和残酷。当然,他也不喜欢,只是在弗朗西斯用撞额头的方式去欺骗亚瑟·柯克兰的时候,一切都变了。

“冷静点,小阿尔。”

“你这是欺诈!”

“不不不,这是我们寻找共同点的手段。你知道,只有拥有共同点的人才能成为伴侣啊!亚蒂有流鼻血的毛病,现在哥哥我也有了,你不会告发哥哥我吧?”

“······”

“诸神赞美你,小阿尔。”

因此,弗朗西斯和亚瑟成了一对未婚夫妇。单身酒店为了测试他们能不能成为夫妻,派了一个六七岁大的孤儿交给他们,告诉他们这是家庭成员,必须把他当作他们的孩子,又安慰他们说,孩子总能解决一切问题。

没有了同伴的支持,变成动物的恐惧一天天侵蚀着他的大脑,于是他慌不折路,将自己的注意力投向了卢西安诺,那个经常和他抢夺目标的人。可这是一个非常错误的决定,他无法像对方一样对待任何事物都冷漠无情,却要假装自己如此,因而在亲近他的小狗托尼时暴露了。

卢西安诺杀了托尼,他杀了卢西安诺,对方还在临死前挣扎着砍掉了他的右手小指。

他的右手上缠着厚厚的一层纱布,往单身酒店外走去,一向和他一样喜欢托尼的酒店员工——托里斯帮了他的大忙,为他支开了通道上的巡逻员。他想知道托里斯为什么帮他,但现在不是提问的时候,他顺着托里斯指引的方向逃进了之前一直狩猎的森林中,他在这里遇到了叛逃者的首领——娜塔莎。

娜塔莎在向他点头示意后,便让他加入了独身主义联盟,而联盟的成员守则是:除了集体行动的时间以外,其他时候必须一个人待着,不准有任何交流。

他和一个黑发的小个子分在了一起,他们多是以两人一组开始行动,因而成员守则显得非常反人类,尤其是相处时间长了以后,这种规定就越来越不适合了。

同组的伙伴叫王耀,他起初以为对方会在任务进行的时候拖后腿,毕竟他们不仅需要在装备精良的酒店狩猎者们手中抢夺物资,或者杀掉他们,甚至还得和联盟的其他组竞争,独身主义者不会因为你是联盟中的一个,就对你有特别的关照,他们信奉自己的独身主义,生活的一切都有自己掌控,不需要他人帮助,也不会帮助他人,而在他看来,这不过是逃避交流和自私的一种借口罢了。不过,王耀是一个老练的猎手,不论是配合他还是他配合,他们总能很好地完成任务。他想,也许他们在前一个月的交锋中就碰见过了,不幸的是,他在做出那个荒唐决定之前,他没有真正遇到王耀,而幸运的是,王耀没有被他或卢西安诺杀掉,这意味着他还有机会。

王耀和联盟里的其他人不同,他知道,就像王耀每一次对他说“学不会独立的人很糟糕,别指望我下次帮你。”之后,却还是会选择为粗心大意的他收尾一样,那张脸上转瞬即逝的嫌弃和无奈,才是真正的王耀才会有的表情,而不是和大家那般灰蒙蒙的,或如娜塔莎那般阴沉,或像达利那般忧郁,或放空了神智一般的麻木。

他总试图打开王耀的话匣子,而对方的态度有些冷淡,这多少有点打击他的自信心,但他的身上似乎被插上了一根发条,不停尝试着,这和他在单身酒店表现天差地别,弗朗西斯见了必会惊讶又欣慰,他像是对方所说的,坠入了爱情的河,亦或是出于他内心本该消散的恐惧。他看到偶尔瞥向他们的灰蓝色眼睛,明白了点什么,他觉得他需要向王耀打探点趣闻,既是好奇也是目的。

“娜塔莎那么漂亮又聪明的女性,为什么会选择单身?还成立这个联盟?追求她的人不是应该从这站到黑塔市都排不完吗?”他等着娜塔莎的注视过去以后,他才发问。

“她只爱她哥,但她哥宁愿变成一头棕熊也不愿意和她结婚,她在寻找他的过程中,失手杀了他,所以她恨所有成双成对的人。”王耀这么对他说到,神情平静。

“那你呢?”他又问。

“我只是无辜受到牵连的人。”王耀搬弄起一旁的树枝来,准备开始生火了。

“嗯?”尾音被他扬高了,他想听对方继续说下去,可娜塔莎又看了过来,刚刚坐在他附近的王耀便把树枝堆移到远处去了,离开前还对他做了个手势【别靠过来】。

这下,他必须靠自己了。

他看过王耀在他面前做过很多次钻木取火,可他自己尝试的时候却不怎么成功。他时常在和王耀狩猎森林中的动物时,指责对方:“王耀,别这么残忍,它们生前可都是人。”

“虚伪!”王耀头也不回地给手上的兔子剥皮,如往常一样咒骂他到,“就算是这样,最后吃得最多的还不是你吗?!给我滚到那边坐着,否则你就等着吃一嘴毛吧!”

“别对hero凶巴巴的,王耀你生气的时候,辫子都翘了。”他状似认真地说着,王耀的瞪愣的神情让他快憋不住笑。

“翘辫子不是这样用的!阿尔弗雷德!”王耀有些气急败坏,因周围不时走过的成员而歇了下去,“坐到那边去,肉好了,我会叫你的。”

王耀一瞬间变化的情绪在他看来就像一个奇迹,很有趣,还有对方背后藏着的秘密,很神秘,这也是吸引他的原因。

“你在笑什么,阿尔弗雷德先生?”

娜塔莎冰冷的注视和语气将他拽回了现实,原本监视他的首领已经走到了他面前,这个强硬派似乎从一开始就对他抱有怀疑。

“哦···hero只是庆幸找到了打火机,hero用不来钻木取火。”

他一脸轻松地回答到,顺势把那个金属外壳的小方块在娜塔莎眼前晃了晃,直到对方皱眉,又把老掉牙的警告在他面前重复了一遍。

“注意你的言行,阿尔弗雷德先生,不要忘记成员守则!”

“明白。”

娜塔莎的身影在他眼前远去,但那种监视感并没有消失,王耀和他之间被一群孤独者漫无目的、又渴望交汇的视线阻隔着,而娜塔莎正是这一切的源头。

Tbc

地下情的feel啊···

异色意呆的便当发一下,我觉得他一直单身是因为没有爱因斯(你滚)

评论 ( 6 )
热度 ( 3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