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迷底特律康汉(抗寒)组
看文请戳首页链接条目
常年混迹极地圈
不定期限爬墙中
画风突变,可萌可污
,可糖可刀
关注请三思
微博:http://weibo.com/huoxingji

【原创】《Your Face》(黑白米x耀)P10

Part10欺骗

第九章:http://noizan.lofter.com/post/3f5f22_b45bb76

(后头有肉渣)

(强x情节请注意)

(不要打本叽)

 (本叽不信lof娘了所以)

(微博防和谐地址:http://weibo.com/p/1001603984758513261441


“深度催眠可能会让你受到二次伤害,你想清楚了?”

“是的。”

阿尔扶着王耀躺到理疗床上,心理医生站在他身旁,嘱咐几句,开始给王耀催眠。他看到王耀进入深眠中的样子,和昨晚噩梦缠绕的情形相似。那时,他刚把发完酒疯的艾伦拽走,回头王耀就睡得不安稳了。他以为是艾伦吵醒了对方,便去关掉那个床头灯,可这个举动却让他遭殃,突然惊醒的王耀挥拳打了他。所幸他躲得快,只擦着额头过去,否则他现在一定会顶着一只熊猫眼。王耀向他道歉,并请求他不要摘下眼镜。这个奇怪的请求令他有点为难,难道他得戴着眼镜睡觉吗?但他还是答应了。他摸了摸被镜腿压出的睡痕,听着心理医生引导王耀进入之前的记忆,也就是对方参加公司夜会的那个晚上,案发之前的几个小时。

王耀的身体随着当晚的记忆微微晃动,像是在拥挤的人群中穿过,他看见了被一群男士围堵着的伊丽莎白,对方正向他招手,想来是要他帮忙解围。灯光和音乐让他的耳边隆隆作响,他最快的线路去伊丽莎白身边,经过吧台的时候,似乎撞见了一个熟悉的人,带着金属光泽。凭这点,他几乎能肯定凶手就在酒吧里和他打过照面,可那身影消失得太快了。他只能跳到案发现场,回顾一次次出现在他梦中的追逐,而那张脸仍然是空白的。

“你能辨认出凶手吗?”

“不···我还不能···”

凶手追上他了,他再次被对方着甩到了桥护栏上,挥舞的剃刀把他的视线划割得越来越模糊,他挣扎着,不让自己掉下去,努力把那片空白填补起来。空白处散开的光晕被他压了回去,中间晃动的灰色轮廓聚合着,就差一点点他就要看清那个家伙了,但阿尔叫醒了他。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阿尔?”他的脸上满是不解,甚至有些愤怒,“我就要知道他是谁了!”

“hero知道。”阿尔摁住了他的肩膀,说到,像在宽慰他,“你刚才差点崩溃了···”

“如果hero和医生不准备叫醒你···”阿尔说着,敲了敲那被他打伤头示意到,“你的脑袋会受伤。”

“抱歉,是我太急了,而且我也没帮上忙。”

“没事。”

阿尔对他摆了摆手,就带他离开了。途中,阿尔又和他谈起房子和工作的事情,也许因为是顾虑艾伦,他没有告诉对方。他知道阿尔想对他说点什么,就去自动贩卖机前买了一罐可乐岔开话题,他对这种回避方式已经轻车熟路了。

“嗯···这可乐的味道很奇怪。”阿尔边喝边说到。

“无糖的。”他想象着阿尔泡在可乐海里,最后变成一个胖子的景象,不禁想笑,“你那么喜欢喝,当心有一天变成膀大腰圆的胖子,抓个坏人都抓不住,还会累得气喘吁吁。”

“嗛。”阿尔象征性地撇着嘴,对他提议到,“要不要和hero比一下?”

“比就比,怕你啦?”

说着,他便和阿尔在街上跑起来,一开始他耍了点心机抢跑,把阿尔甩在后面。而没过一会,对方就追上他了。阿尔追逐他的身影和记忆中的片段重合,一股寒意从脚心直达他的心脏,周围的人脸不停变幻着,让他背后渗出一身冷汗,他快要分不清现实和记忆中的场景了。他慌乱地钻入人群,使那些陌生人挡在自己跟前,他拒绝阿尔靠近,甚至忽略了对方的呼喊。他追上一辆公交车,狼狈的身形和煞白的脸色吓到了车内的乘客。缓了一大口气,他才拿出手机给伊丽莎白发去一封彩信,又打了电话。

【哟呵呵,王耀你终于有男朋友啦?长得还挺帅气的嘛···说你这些天没个人影,原来是和男朋友鬼混去了。真没想到你潜伏得这么深,虽然老娘我之前也是这么认为的,你和他···】

【等等,伊丽莎白···】他不得不打断对方的八卦了,【你记得那晚公司夜会上有彩信上的这个人出现吗?】

【让老娘想想···】

【拜托你快点啊,伊丽莎白!】

【你催什么催呀!自己的男朋友都不知道有没有参加,看你这点心!真为你男朋友可惜,王耀你怎么就···】

【我知道了,伊莎大美女,快点帮帮忙吧!】

【真受不了你···老娘我想了好几遍,没有他。你安心吧,照你的话来说,相由心生,你男朋友长得这么纯良,不是那种会背着你出去找乐子的人。】伊丽莎白还沉浸在她的八卦世界中,丝毫未察觉他的异样,【你晚上七点以后就来公司找老娘,老娘带你去看房子。老娘还有约,先挂。】

话筒里远去的嘟嘟声让那颗高悬于心头的巨石放下了,却堵着他的心口发闷。一排排未接电话使他产生了些许犹豫,但最终全部被他视而不见。

王耀选择性消失了两三天,直到他在和伊丽莎白相约的餐厅里遇到了阿尔。

这是一次略显尴尬的见面,他失去了之前那般放松的感觉。直觉告诉他,凶手是琼斯兄弟当中的一个,艾伦的可能性比阿尔更高,只是他没有证据,他的指控就和诽谤没有差别。他找了个借口去了洗手间,顺便给伊丽莎白发了一条短信,告诉她换地点。

猛然出现在他身后的阿尔吓了他一跳,而对方突如其来的表白更让他措手不及。阿尔将他压在墙上,嘴唇小心翼翼地贴上来,擦着他的唇瓣,显得笨拙又生涩,涨红的脸颊极力靠近他,似乎在掩饰自己的紧张。然而,他很快便发觉了不对劲的地方:

耳洞是属于艾伦的!

艾伦脖子前的金属牌则是属于凶手的!

它就是那道多余的亮光,它使他想起了一切。

“是你艾伦!你是凶手!”

“聪明,亲爱的。”

但这已经太迟。

艾伦对他裂嘴而笑,他的视野随即陷入黑暗。

他不知道艾伦对他做了什么,他只觉得的身囘体越发疲倦,不听使唤,像浪里的小船左右摇摆。全身的感觉都迟钝了下来,唯有一处异常敏/感。在这无尽的黑囘暗中,他听见了熟悉的声音,相互交叠着,是艾伦的喘/息,还有他的喘/息。

“哎,虽然我•••不喜欢女干尸•••”

艾伦在他耳边低语着,随后有什么东西直直闯进他身囘体中,让他瞬间睁开了眼睛。清冷的灯光和杂乱的搭棚,这是他目睹艾伦杀囘人的地方,他想要逃离。艾伦看到他的反应,像是在预料之中,便用那把杀过人的剃刀在他的脖颈间划开一道浅浅的伤口,似一条红线。艾伦亲囘吻着,双囘唇贴合它,细细描绘着,濡/湿的舌囘尖勾勾点点,阻止它闭合,品尝溢出的苦涩之味。

“但是也只好这样•••是吧?•••亲爱的。”

艾伦扣住他的大囘腿压到一边,伏囘在他身上,注视着他的变化。他的体囘内承受着强烈的刺囘激,这使他被囘迫转动了身囘体。艾伦的东西在他体囘内慢慢动了起来,挤进他最深的地方,滑囘动往返着,愈渐变快,狂乱的水声在回响,伴随着一阵抽囘搐,他倾泻囘出自己的欲/望。

“唔•••别难过啊•••这张脸你还满意吗•••亲爱的?”

艾伦很是高兴地笑着,继续对他的侵/犯,让他的身囘体和精神硬生生一分为二。他极力想要否认这件事的真囘实性,他的身囘体却在艾伦的步步紧逼下妥协,在艾伦的次次攻占中沦陷。漫长的拉锯战过后,他感到一股黏囘稠且冰凉的东西被释放出来,他为艾伦所淹没,也为艾伦所填满,而还未满足的艾伦又酝酿起下一次的进攻了。

乔装的金发被汗水所润囘湿,框着他迷乱神情的双眸变得深谙,艾伦轻囘抚着他的头发,以湿囘热的吻在他脸上画十字,极其虔诚。

可那诅咒一样的语句始终萦绕在他心中,挥之不去:

“我们合二为一了,亲爱的。”

“等你和他做的时候,你就会想起我•••这多有趣•••”

Tbc

爆了字数···

这章有点画风突变···

艾伦和老王的车终于开起来了···

这一点都不有趣···

心理阴影了(你走)···

下章完结···sad···

结局补档:http://weibo.com/p/1001603985260424626864

评论 ( 27 )
热度 ( 6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