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迷底特律康汉(抗寒)组
看文请戳首页链接条目
常年混迹极地圈
不定期限爬墙中
画风突变,可萌可污
,可糖可刀
关注请三思
微博:http://weibo.com/huoxingji

【原创】《Your Face》(黑白米x耀)P9

第八章:http://noizan.lofter.com/post/3f5f22_b35a146

各位端午节快乐hhh

Part9决定

一顿晚饭就这样草草解决了,王耀朝楼梯口那望一眼,他认为艾伦会来找他,便去了阿尔的房间。阿尔看到他的出现有些惊讶,放下手中的文案就问他是不是和艾伦发生了不快。他照常打哈哈敷衍着阿尔说,那只是艾伦又在乱发脾气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不过他还是决定要搬出去住,毕竟他已经叨扰对方很久了。

“为什么?”他的说法让阿尔有些措手不及。

“这个啊•••”他想着他的说辞,不知为何他觉得阿尔此时看他的眼神有那么点怪,当然,这可比艾伦好多了,“我已经学会怎么辨认别人,他们的脸对我来说不再是难事了。哦,还有,伊丽莎白为我联系好工作和住处了•••”

“可是,王耀•••”

“听我说,阿尔•••”他打断了阿尔的劝说,“我感谢你做的一切,虽然我没有什么能回报你的•••但是•••我想到了,你不是说你想要抓住凶手吗?我可以去做催眠。”

阿尔没有接他的话,他觉得他说到阿尔心里去了,对方不止一次向他吐槽过上司的强迫症以及完美主义倾向,外加上桌子上摊了一叠的文案,那十有八九是在为那件凶案烦恼。为了化解这份沉默,他又向阿尔提出一个不情之请:

“阿尔,我能睡在你的房间里吗?就算是地板也可以。”

“呃•••嗯•••”阿尔的反应慢了半拍,但很快便回神,对他指了指床铺到,“你睡这里。”

柔软的床铺和温暖的灯光让他放下了戒备,他和阿尔聊起了生活琐事和之后的打算,但不知怎么的又说到了艾伦。在阿尔的童年回忆中,艾伦调皮捣蛋,却还是一位挺负责任的兄长,可惜一场家庭变故让艾伦不再像以前一样,最后变成现在这个四处讨人嫌的样子。只是,在经历疗养院的相处和下午的突发状况以后,他不会为艾伦感到同情和惋惜,况且他也不想被看似纯良的琼斯警官套话,便开始装睡,直到背后传来阿尔的叹息和纸页翻动的响声,房间内显得安静了许多。

而一个人在卧房里自娱自乐的艾伦,却无论如何也不能抹去心中的焦躁感。他将音响调到最大声,刺耳的工业金属在房间里回荡着。这首《Bodies》是他的最爱,单曲循环一遍遍,如同现在越来越偏执的他一样。他把玩着手中的弹簧刀,看着它带着寒光一次又一次地从褐色的壳子里蹦出来,伴随着恐惧的尖叫,锐利的刀锋扎入皮肤,嵌进皮肉里,但不如他的剃刀来得好用。那把剃刀就藏在他的抽屉里,刀面上没有凝血,因为他会在消遣之后,用残留在上面的血滴甩出一个漂亮的十字,再把它搽干净。如果时间够充足,他可能会在尸体周围画上一圈十字架。他的脚边上摆着一排空的啤酒易拉罐,他盯着罐身上的字符几秒,混沌的酒精不断拉扯他混乱的神经。

手中那把弹簧刀原本是给王耀准备的,他会在夜里撬开那扇门,然后翻上那张床。他得把王耀的嘴巴堵上,防止这家伙向阿尔求助,接着他用弹簧刀抵住颤动的喉头,威胁王耀,如果不好好合作就要拿对方开刀,他有精神病,他才不怕坐牢。没有人来打搅他,他就可以好好享受一晚上,但该死的事实是,王耀不在客房里。喉咙里发出一阵无意义的咕噜声,翻身下床的他,让挡在他道上的罐子滚远,现在是属于他的寻宝时间。

冷光打在艾伦的脸上,摇摇晃晃的身躯向阿尔的房间靠近,指甲在墙上划出一道长痕,他似诞生在孩童噩梦中的鬼王弗莱迪,挥舞着金属长爪等待袭向下一个受害者。一阵沉闷的撞击声让阿尔为他开了门,房内透出的暖光使他眯了眯不适的眼睛。王耀侧身躺在床上熟睡着,这令他很不高兴。倘若他真的是弗莱迪,他会潜入王耀的梦中追杀王耀,而把对方吓醒的,这样对方又能看到他了不是?

阿尔闻了闻他身上的味道,挡住他的窥探,并把他往外推,压低声音对他发出老掉牙的警告:“别捣乱,艾伦。”

“怎么,我打扰到你们了?哈哈哈•••我道歉~道歉~道歉~”

“艾伦!”

“哈哈哈•••我道歉~亲爱的,我道歉哈哈哈•••”

“闭嘴,艾伦!”

“亲爱的,你听到了吗?我~道~歉~”

他在门口大笑大嚷着,裹在被子里的王耀如他所愿的动了动,再给他多一点时间,他就能让他们一夜无眠,可阿尔先出手打了他,重重的拳头像在他胃上钻了个洞,胃液翻腾着,连同上涌的酒精,使睡意侵蚀他的神经,他的身体已然失控了。不用猜,他也知道眼前的爱哭鬼一定很高兴,他的计划失败了。该死的酒精让他睡到第二天大中午,头疼的程度才减弱,可家里就剩下他一个人,这份属于他的安静是不适合的。客厅里放着阿尔留给他的纸条,他扫了一眼就直接撕碎扔在地上。他本想将桌上的饭也一同倒掉,可想到自己会因此饿肚子,便选择慢条斯理地享用完。王耀的手艺不错,他觉得,要是对方更乖一点那就更好了。

他在屋子里走来走去,又跑进王耀的房间。他躺在对方睡过的床上翻来覆去,嗅着上面的气味。闲不住的手摸到了枕头下面压着的一个非常有趣的东西,这是一本红色软皮的笔记本。上面记着各种各样的人,他们的打扮、喜好、说话方式等等,看起来就像是辨认指南。他见过其中绝大部分人,他们是他疗养院的病友。

“噢,亲爱的,真聪明~”

艾伦发出一声惊叹,他知道他找到了王耀的秘密,王耀藏着不想让他发现的东西。他翻弄着王耀的笔记本,最后两页上是阿尔和他的记录,这些形容就是一对对反义词,使他的愉悦被怒火烧尽,他憎恶这种比较。

他撕下阿尔的记录揉成纸团,扔进垃圾筒,习惯性踢倒碍眼的椅子,可椅子顺势砸倒了垃圾筒,方才被他丢弃的纸团又滚到了他跟前。

突然,一个从未有过的念头在他脑中闪过,纸团重新回到他的手中。他改变了主意,他决定和离开的两个人玩一个新游戏。

“这一定非常有趣。”

艾伦说着,狡黠的笑容在他脸上显现。

Tbc

《Bodies》是Drowning Pool的曲子,符合艾伦风魔的个性(你走)

弗莱迪出自《猛鬼街》,真心吾好梦中杀人的典范,嘴炮属性,擅长一边逗人一边杀人(你走)长得比较可怕(想知道可以戳度娘)•••

艾伦准备干坏事了

再两章差不多就结束了•••

面对准备放大招的艾伦,老王要怎么反杀呢•••(你走)

阿尔你的存在感叻(你滚)


评论 ( 14 )
热度 ( 3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