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攻米耀、荷耀、普耀,副攻all耀、带鸣
看文请戳首页链接条目
不定时爬墙
画风突变,可萌可污
微博:http://weibo.com/huoxingji

© 查无此人
Powered by LOFTER

【原创】《Your Face》(黑白米x耀)P8

第七章:http://noizan.lofter.com/post/3f5f22_b26a8a2

Part8胶着

自艾伦回来后,家里的气氛就朝着诡异的方向发展了。自然,屋子主人之一的阿尔希望这是他的错觉,因为警局事情已经够他烦的了。那定死的破案指标,使得他那拥有完美强迫症的上司——路德维希释放出加紧破案的信号,而那个剃刀杀/人/犯却像是石沉大海,既没有出来翻案,也找不到有用的线索。他知道自己唯一的指望是王耀,可看见对方神情恍惚的样子,他又不好开口问那件事。他盯着有意无意地在王耀身边乱转的艾伦,他想弄清这家伙到底想干什么。于是,他不由自主地越靠越近,以至于置身介入他们中间。余光告诉他,王耀在他靠近的那刻是放松了戒备的,他想果然还是和艾伦有关,但他不会现在就这样唐突发问的,所有和艾伦有关的人和事都挺尴尬的,不是吗?

“怎么,对我有意见吗?爱哭鬼?”艾伦轻蹙眉头,抓向他的肩膀往外推。

“嗯···觉得你在hero面前乱晃很烦···”他后撤一步,让艾伦的手落空了。他看到艾伦并没有像往常那样带着耳钉,这让他们的相似性多了一些,即便那块软骨上还留着痕迹,也不能消除他由此产生的不适感。他把视线转向了王耀,对方似乎没注意到他们之间的争端,而是在自顾自地发呆。他很想知道王耀在想什么,如果可以的话。不过,现在他得对付艾伦的怒火了,这家伙打算和他在客厅里大干一场。

“来吧,阿尔弗雷德·F·琼斯!”艾伦喊了他的全名,这代表对方是动真格的,“我们很久没好好干一架了!”

他的兄弟随手将外套甩在椅子上,掰着左右手的关节,发出咯咯声,对着他挑了挑下巴。从他把艾伦送进疗养院那时起,他们就很久没切磋过了。他很清楚,艾伦乐于随性而为、不顾他人感受,艾伦看谁不顺眼或者对谁感兴趣,就会针对谁,不管被针对的人是否和自己有很亲密的关系,对方都不会因此而选择妥协。所以,回顾他和艾伦的斗争史,艾伦的胜率总是高出他一截。这就像脑际闪过的一道灵光,让他突然明白王耀为何会变得那么反常。他觉得此时有必要把父母那套兄弟友爱放在一边了,这次他是绝对不会放水的。

可当他走到艾伦跟前的时候,打破僵局的却是完美强迫症的催命电话。艾伦对他耸了耸肩,一脸扫兴的神色,便不再理他。这不像艾伦往常的反应,而留给他一探究竟的时间也不多。他对神不守舍的王耀嘱咐了几句,就让王耀去客房休息了。

阿尔离开后,屋内的空气仿佛逐渐凝固。这股越来越强的压迫感伸出了无形的触爪穿过了客房的门缝,攒紧了门另一头的王耀的心。他找了所有他能搬动的东西堵住了那扇看似坚固实则不堪一击的门,外头传来的阵阵脚步声证明艾伦正在走廊上来回走动,对方会时不时踹一下这扇门以发泄对他的不满,但无论如何他都不会选择开门,在疗养院里他就受够了!他本以为出了疗养院,一切事情就算过了,而事实又一次狠狠地将他的信心击沉。在这里度过的每一个晚上,他都是神经紧绷的,不仅仅是因为那个凶手之梦困扰着他,还因为他知道艾伦在疗养院就养成抱着他入睡的习惯,总会想方设法进入客房,他已经很久没舒心地睡上一回了。他正和伊丽莎白商量今后的打算,对方为他联系好了一份工作,薪水虽然比之前的工作差得远,但好在不用天天对着那么多人,他准备晚上和阿尔说一下这件事之后,次日便搬去新住所。他不想表现得那么明显,因此一整天都伪装成一副不在状态的样子。

王耀在房间里熬了一个下午,终于熬不住了。他附耳于门,仔细听外面的声音,而后悄悄溜出去拿东西。抬眼一望墙上的钟,这会儿是阿尔下班的时间,不过他也不敢躲在外面多待,赶忙往回走,就见艾伦站在他跟前咧嘴笑着,像是嗅到腥气的鲨鱼。他顺势将手中的热水泼向艾伦,连带上他的拳脚相加。而被他攻击的艾伦把这当成了游戏,任他踢打一阵,耗了他的力气后,又拽着他往墙上撞。他蜷缩着呼哧呼哧地喘气,没一会,再次被艾伦一手夹住肩背,一手使劲击打着腹部,随后放开,让他跪趴在地上,止不住嘴角溢出的唾液。艾伦在他身边徘徊一阵,接着在他身边蹲下,状似关怀地梳理起他散乱的头发,以惯常的方式吻他,压在他身上。他的顺从是艾伦没想到的,因此艾伦更没想到他会借机狠狠地阴对方一次。与此同时,阿尔的回归如同天降恩赐,他很快就把倒在一侧抽气,阴狠地瞪着他的艾伦甩在了身后。

微妙的气氛延续到了晚饭的时候,阿尔试图用他一天的工作流水账来缓和一下气氛,但不论是说者还是听者,他们皆是心不在焉。阿尔的目光移向了艾伦,打量着他的兄弟。他看到艾伦的视线一直黏在王耀身上,神色有些咬牙切齿的,好像要把王耀吃了一样,手里的刀叉被紧握着,在瓷盘边沿肆意刮蹭,发出令人难以忍受的尖锐之声,而王耀只是一言不发地低头吃饭,根本不理睬艾伦的举动。

“艾伦,如果你不想吃饭,就回房间里去。”他以长辈训斥孩子的语气说到,即便这样不符合他的身份。

可回应他的不是艾伦的争辩,而是艾伦的不屑。艾伦将手中的刀叉重重地打在桌面上,握着刀叉的骨节白了又白,在放开刀叉之际,拍桌而起,向他竖起了中指,踹开了身后的椅子方才离开。

“让你为难···真抱歉,阿尔。”王耀抬起头对他说到,那张脸上挂着一丝苦笑。

“呃···不,王耀···hero···”明明是该他道歉的事,可惜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就像最终他压下了他对艾伦和王耀之间种种的疑问那样,他还是选择了转移话题,“先吃饭吧。”

Tbc

别看老王被艾伦折腾这么惨

其实还没有最惨(你走)

放心,最后都会报复回来(泥垢了)

可能是最后一次更,停更几天


评论 ( 8 )
热度 ( 3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