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迷底特律康汉(抗寒)组
看文请戳首页链接条目
常年混迹极地圈
不定期限爬墙中
画风突变,可萌可污 ,可糖可刀
关注请三思
微博:http://weibo.com/huoxingji

© 极地发电叽
Powered by LOFTER

【原创】《Your Face》(黑白米x耀)P6

第五章:http://noizan.lofter.com/post/3f5f22_b1307d7

Part6逼迫

“有个理发师,技艺高超,大人!”

“把脸打理体面,大人!”

“麝香来把心意表现,大人!”

“你会把那姑娘迷的神魂颠倒,直到···”

“直到?”

“直到她顺从你的所有意愿!”

“哪个理发师?带我去见他!”

“他的名字叫陶德,大人,斯温尼·陶德!他就像是理发师的唯一代言人!”

艾伦在花园中自言自语,他一人分饰两角,法官特平和他的走狗帮凶本福德执事。然后,他幻想着特平走进陶德的理发店,在舒适的桌椅上躺下。他像陶德一样拿起工具台上的剃刀,贴着那满是胡茬的下颚和脖颈刮蹭着,刮蹭着,直到那块皮肤不再那么扎手。最后,他将剃刀移至那喉头鼓动的脖颈,把那片肌肤染得通红,客人的肢体在他臂弯中抖动几下便没了气息,又完成了一次美妙的杀戮。

现在,这个耗去他三个春秋的牢笼里,来了一位新客人,他将之称为有趣的、亲爱的玩具。他透过那冰冷的铁栅注视着他的玩具,对方脸上变化的表情,以及对方的一举一动,如同实验员在实验室里观察箱子内的小白鼠,他的眼睛在记录他,他的大脑在研究他。他渴望从他身上获得点有趣的东西,毕竟他待在这群为求生而忙忙碌碌、毫无新意的人当中,已然腻味了。他们不值得他杀戮,因为他们比牢笼之外的人无趣得多,而杀戮他们也只能带来稍纵即逝的快乐,长久而隐秘的折磨更适合他们。他尝试过逃离这个牢笼去外面寻找消遣,灯红酒绿的晚会将他带入另一个鲜活的世界。他在那群狂欢的人当中挑选了一个,开始了他的消遣,但他被人打扰到了。这种不悦变为一种急切,他想知道打搅他的人是谁。他隐藏在幽影之中,手持锋利的剃刀,就像陶德一样静静等待着,而后扑向他的闯入者,与之追逐、搏斗,最后看着那个惊慌的闯入者从他身前移开却失足落入水中,这是他和他的玩具第一次见面,他花了不少时间抹去自己的痕迹。因此,他的注视很早就开始了。

他跟随着他的玩具去过很多地方,也看着他的玩具做了很多事情,最让他感到不可思议的是,对方并不记得他对他做过什么,于是他决定改变一下他们的关系,他需要新的消遣,而幸存于他的剃刀之下的王耀正好符合他的要求。他知道王耀得了病,否则爱哭鬼不会把对方送到疗养院来,噢,他已经预见到柯克兰那张越板越紧的脸了。他从来没有让柯克兰省心过,也不打算让柯克兰省心,他需要的是无拘束的自由,即便他的自由会侵害到别人,也没有关系。

花园的防护对他来说小菜一碟,纵使柯克兰花了不少费用来加固它,他依然能想办法溜出去,就像之前他去外面寻乐一样。他从王耀的医生那里盗走了王耀的病历本,脸盲症这三个字对他来说很新鲜,他对比王耀在疗养院里的行为,他知道对方很难分清楚那些人,就使了些小伎俩让王耀难堪,甚至引发了纠纷,但柯克兰和王耀的医生搅了他的乐子。更让他不满的是,他发现了王耀和爱哭鬼之间的小秘密,正如他们相处时所表现的那样,爱哭鬼居然跑得更勤快而王耀的回应也一次比一次多,像鲨鱼一样灵敏的嗅觉让他隐约体味出那份感情是比以前更浓厚了。人人都爱阿尔,人人都恨艾伦,就连他觉得有趣的玩具也没能免俗,这让他觉得王耀变得无趣了。感情本不分什么先来后到,可他是反其道而行之者,要将他彻底排除在外是不可能的。为此,他又开始酝酿起别的计划,他明白只要王耀顺利的进行训练,对方早晚都会离开这里,他会弄丢玩具,失去消遣,阿尔就赢了。

他再次冒险潜入王耀所在的地方,直觉告诉他,他必须先解决那个看守着王耀的医生,那家伙就像个移动报警器,如果他靠得太近被对方发现,那么他不仅什么也做不了,反而会被柯克兰叫来的护理员注射镇静剂。他用几个病人的动静引开了王耀,但他的目标却是那个医生。他伸手从医生的背后勒住了对方,拽着医生去了诊室,也就是当初爱哭鬼给王耀看病的地方。

医生被他死死的绑在座椅上,并被他缠绕上了胶带。他将它们贴在对方的圆突的眼睛上,这是非常不人道的做法,若要让医生重新看见,就要把它撕下来,强力的粘性会让皮肉撕扯,而眼皮又是最脆弱的部分。他拿出早就准备好的肥皂和毛巾,将毛巾包裹住肥皂,做成一个囊袋,敲打在医生脂肪充足的身上。他问一句,对方就要答一句,要是迟疑半分,便要接受他的敲打之苦。这是他在海外驻军期间学会的,每当他的战友准备欺负刚来的新兵或者战俘,为了不让上司察觉,他们便会用肥皂和毛巾做成的囊袋敲打那些家伙的身体。这力道不比拳头轻,却不会留下任何痕迹,很适合折磨人和审问。

渐渐地,他的审问对象不出意料的屈服了,告诉他很多他还不知道的事情。发现秘密的欣喜和了解实情的愤懑搅和在一起,这种难以言喻的感觉让他好一会才缓过神,他威胁医生守口如瓶,对方如他所愿地点头了,毕竟没人会在疯子艾伦间歇不断的折磨下还能坚持到底,也许他的玩具是个意外?他需要好好实验一下。

他看到王耀正在公共盥洗室梳洗准备入睡,这是个实验的好机会。

“我记得你不喜欢照镜子,亲爱的。”正是王耀的这个习惯给了他可乘之机,他从王耀的身后压住了对方,身/下传来的僵硬感能让他想象到王耀皮肤上的每一个毛孔都在尖叫,因他而尖叫。王耀没有给他期待的反应,反而冷淡得像具死尸,这让他感到无聊了。不过,轻微的表情变化还是暴露了对方的想法,他左手托起王耀的下巴,右手像一把剃刀似的在王耀的脖颈上划来划去,他的气息喷撒在对方的耳畔:

“你对我这么冷淡是因为爱哭鬼和你说了什么吗?或者你认为你这么做会让爱哭鬼为难吗?但这样做···我会更不高兴···”

“你变得无趣了···”他的右手伸向王耀耳后的发髻,一簇簇黑丝在他指间散开,他转而吸嗅起来,像调香师一样仔细分辨着王耀身上的气味,先是一股洗发水和肥皂混合的气味,却掩盖不了属于王耀自己的气味,淡淡的茶香,“你闻起来不错···你知道此刻我在想什么吗?亲爱的?”

“什么?” 

“你终于肯和我说话了···”那一丝忍怒的颤音让他感到愉快,他不再玩弄王耀的头发了,转而掐住对方的下颌,逼迫着他身前的人看着镜中的人脸,他和他的脸,他强迫他接受他的吻,“你的脸,它会变,可在我眼里,它不会变。别人的脸,它会变,可在你眼里,我的脸永远不会变。多么幸运的一对,我们。”

“噢,可惜,该死的爱哭鬼和我长着同样的脸···”他无不遗憾地说到,他放松了对王耀的钳制,却探进了单薄的衣服里,那双细茧满布的手在微颤的身体上探索着,寻找他的乐趣,“如果你不想让我做别的事,就答应帮我做一件事,我便不会在侵扰你。”

“你想做···什么···”

“我需要亚瑟的出入批准,我可不想再翻墙了。”

“他信任我···我不能···”

“他很照顾你,但我···”他揉/捏着他胸/前的两个红点,舔/舐着脖颈上软肉,仿佛那是一块甜腻至极的糖,“会更照顾你···我会和你睡在一起···就从今晚开始吧?亲爱的。”

Tbc

咳咳···爆了下字数···

开头那几句对话来自电影《理发师陶德》···优雅又血腥的哥特风clut片

凶手就是艾伦了···陶德用剃刀,艾伦用剃刀,附带这章艾伦全程的恶意

艾伦惩罚医生的方法出自《全金属外壳》,一部黑色幽默的战争片,讲述了美国海军陆战队在越南战争中的故事。前半部有个配角叫派克的一直脱班级后腿,大家都因为他受罚,有一天晚上他就被全班人用裹着毛巾的肥皂打了···从此以后此人变得可怕起来,后来开枪自杀了···

因为前面开车收到罚单了···

所以···艾伦x老王的车本叽就不开了啊(本叽相信你萌可以脑补1w字)

你们自行想象···(lof娘你个丧病的人)

这车可开可不开(殴打)

评论 ( 10 )
热度 ( 4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