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攻米耀、荷耀、普耀,副攻all耀、带鸣
看文请戳首页链接条目
不定时爬墙
画风突变,可萌可污
微博:http://weibo.com/huoxingji

© 查无此人
Powered by LOFTER

【原创】《Your Face》(黑白米x耀)P5

第四章:http://noizan.lofter.com/post/3f5f22_b11f520

Part5治疗

一大清早,王耀就被房东的敲门声吵醒了,对方拎着一张合约在他面前甩来甩去,见他没有任何反应便摔门而去,领走前还不忘警告他,如果他不交房租,就等着被起诉。他抓了抓乱成一团的头发盯着手机屏幕,上面显示着一排来自于伊丽莎白的短信,问他到底怎么回事。他缓神片刻,最终还是回复了一句:不用担心,我很好。

而事实上,他可头疼的紧,昨晚他一晚上没有睡好。凶手一直让他沉浸在那段被追杀掉下桥的回忆中,它深入进他的潜意识,变成了他的梦魇。可惜的是,每一次回放并没有多少让线索让他看清凶手的真面目,那张脸依旧是空白的,被挖去的部分,一块也没有补回。他考虑着是在家白白浪费一天时间,等着到时候被起诉,还是赶紧找人帮忙。他想到了伊丽莎白,但又不好意思开口,他方才还说了自己没事啊!

这时,他的手机突然响起,是阿尔打来的电话,对方告诉他,凶手在昨日下午又行凶了,他的嫌疑已被洗清,现在是重要的证人,若是能够记起凶手的样子,这个案件就能很快侦破了。他无不遗憾地回复阿尔,那晚坠桥落水的经历不仅抹去了凶手在他记忆中的样貌,并且让他得了一种非常奇怪的病,他看人脸的时候,那张脸会不停地变换,导致他区分不出他人时常认错。

【嗯?那hero在你眼里变了几张脸?】话筒对面传来的声音带着好奇。

【一张也没有,你就没变过。我还纳闷呢···】他顿了顿,又说到,【艾伦也是···你和他是双胞胎吧?】

【是的,孪生。艾伦就比hero早出来一分钟。】

【那他还是你哥/哥···】他说着,心里涌起一股莫名的忧虑。

【你好像有点···嗯···失望?】

【我只是觉得他这人太奇怪,也太不好相处了。】他叹了口气,转而问到,【你说你需要我的帮助,可我现在记不起凶手的样子,要怎么帮你?】

话筒那头是一阵长时间的停顿,他能听到阿尔思考问题时发出的特有的语气词,他也能想象到阿尔对这个问题的纠结,毕竟他是唯一一个看到过凶手却又记不清凶手面目的幸存者,还保不准哪天凶手找上门来,就把他做掉了。他正想说点什么,阿尔便回复他了:

【下午,hero会带你去疗养院,阿瑟会安排人给你看病,作为hero没帮你找回纸箱的补偿吧?hero记得你说那个纸箱里有里的工资。疗养院会给你提供食宿的,相信hero。不过,你不要在那乱走,一定要好好待着,明白吗?】

【呃···我知道了。】怎么像嘱咐小孩子似的语气?

他摇了摇头,和阿尔道别后挂断。为此,他就这么一直在家里闲着,等到下午阿尔下班后将他带去了那家疗养院。

接待他们的是一位叫亚瑟·柯克兰的医生,亚瑟医生的那张脸毫无意外地在变,只不过粗眉的标志性特征和胸前的铭牌还是能让他记住。对方的态度比较冷淡,不知是对阿尔还是对他,他总觉得对方有那么点不高兴,他想来也是因为钱的问题,这种私人疗养院挺赚钱的,阿尔让他白看病,附带白吃白住,自然是断人财路。

亚瑟医生将他安排给了另一位医生,走了一整套体检的流程,他向那位医生说明病情后,对方便拿出两张照片让他辨认。他看了一会儿,告诉医生,这时两个不同的人。而医生听了他的话后,只是叹气,便叫全程陪伴他的阿尔到一边谈话去了。这阵势让他想起了绝症病人下病危通知书的时候,医生往往会和病人家属说悄悄话。他不禁在心里打起鼓来。

“他的大脑颞叶和枕叶之间的组织受损,这让他很难辨认出别人的脸部特征,也就是医学上说的脸盲症。”医生指了指使劲盯着照片的王耀,对身边的阿尔说到,“就连最亲密的人,在他眼中也会变成陌生人。也许在他见过的千百个人当中,有一张脸能幸运地被他记住,但这种损伤是无法逆转的,而且会伴随终生。”

“就没有···就没有别的办法治好他了?”阿尔的脸上透露出震惊,双手不由自主地抓上医生的肩膀,如果事实如此,没有任何回转余地,他怎么向王耀开口呢?

“别别别激动啊!阿尔少爷!若真的有办法,我早就获得诺贝尔医学奖的提名了!”医生被阿尔的手力弄得叫苦不迭,却又不敢动怒,只得安抚对方的情绪到,“虽然没有治疗办法,但有补救的办法。”

“什么办法?”阿尔催促到,“快说!”

“咳,他只是辨别人脸有困难,但还是可以通过他人身上的体态特征之类的分辨出他人。”医生缓了口气,说到,“您可以先让他在疗养院里待着,我会为他制定一套恢复训练的计划的。”

“那你必须看好他,别让他在疗养院里迷路了。”阿尔看了看窗外正在花园里蹂/躏花草的艾伦,说到。他在对方抬头的那一刻,拉下了窗帘:“你知道hero的意思?”

“是是是,知道的,阿尔少爷请放心。”医生唯唯诺诺地向他点头到,便去招呼坐在位置上的王耀了。

期间,王耀向他投来询问的眼神,也被他安慰性的笑容给挡回去了。王耀的脸盲症不仅意味着王耀自己有危险,也意味着那些被凶手盯上的下一个目标有危险,而且这个事实有些打击人,他并不想对王耀说。他有考虑过征询王耀的意见,看是否可以通过催眠的方式让对方记起凶手的脸,但这种方法的副作用是显而易见的,它极有可能会给被催眠者留下精神上的后遗症。因此,这个提议还未成形就被他否决了。他觉得自己也许能够用别的办法找到凶手的犯罪证据呢?

他看着王耀在医生的指导下,认真辨认着形状各异但颜色相差无几的石块,并分别说出它们的外号,后由医生打乱一次,让对方再试一遍,这样循环往复着,直到王耀把它们全都认出为止。王耀手中执着两枚石块,让他联想到了自己和艾伦,幸好他们在外表上还是有差别的,否则王耀把他们弄混了,那可不太妙。至少他清楚艾伦是非常讨厌被人误认成“阿尔”的。而想到艾伦昨晚的言论,他不由得担心艾伦要是找王耀的麻烦怎么办?这也是他再三犹豫才决定的原因。他知道以自我为中心的艾伦,做什么都按照自己的喜好来,很少顾及别人的感受,变得强硬时,就像个战斗力十足的疯子。他现在还不想对王耀说艾伦的事,也许等以后有机会了,他会告诉对方。

阿尔难得安静地站在诊室里待了这么久,即使被路德维希罚去站墙角三十分钟,他也会在对方眼皮子底下动两下以示抗议。他回想起自己画在在笔录本上的那个抱着纸箱的小人人,不由自主地笑出声,医生的那句话在他脑中徘徊着,他有张幸运的脸被一个脸盲症患者记住了,有一种比“hero感到很抱歉”的感情更加微妙的情愫蔓延于他的心中,让他等到王耀今日的训练结束之后才准备离开。

“那个···阿尔···谢谢你。”王耀跟他走到了门口,有些不好意思地说到。

“啊哈!那hero就接受你的谢意。”他对王耀眨了眨眼睛。和艾伦相比,他的说谎技术远远比不上对方,但这并不代表他不会骗人,在脸盲症能否被治愈这件事上,他还是撒了个善意的谎言:“治好你的脸盲症需要花费很长时间,所以先用医生的方法让你适应一下哦!等你适应了以后,就搬去hero家,hero会继续帮你的。”

“那会不会太麻烦啊?”

“没关系,hero乐意。不过,王耀,答应hero,千万不要接近花园那块地方,好吗?”

“好。”

Tbc

啊,又爆字数···

感情线我推的比较快,因为不想写中篇,这已经有1.3w左右了

其实把老王放在疗养院好危险的···真的···

评论 ( 11 )
热度 ( 3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