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攻米耀、荷耀、普耀,副攻all耀、带鸣
看文请戳首页链接条目
不定时爬墙
画风突变,可萌可污
微博:http://weibo.com/huoxingji

© 查无此人
Powered by LOFTER

【原创】《Your Face》(黑白米x耀)P3

第二章:http://noizan.lofter.com/post/3f5f22_b0dfa03

Part3惊魂

王耀抱着他的纸箱,快步向地铁站走去,他总觉得有人跟着他,就像那晚的幽灵。他快速钻入靠站的三号线地铁车厢,将如影随形的气息关在身后。未到高峰期时段,车厢内的人不算多,也免去了看见一张张脸变来变去的苦恼,他寻得一个角落位置坐下,对着纸箱内的东西思考着接下来的打算。他决定等他回去以后,用一部分钱结了房租,然后搬家。那晚和凶手搏斗的时候,他的公文包掉在了案发现场,但根据阿尔先前的描述,遗留物当中根本没有他的公文包。他设想了一下最坏的结果可能是被凶手捡走了,那里面有他的个人信息之类的东西,还有一部他刚买不久的新手机。

“真是操/蛋的事儿!”

他低声咒骂着,目光在座位间扫来扫去,以确认自己的安全,但这是徒劳无功的,因为那些脸还是在变,他无法确认某个要把他做掉的家伙是不是在人群里。换而言之,就算凶手大摇大摆地在他面前闲逛,他也认不出对方的样子,那张脸在他的记忆中仍然是空白的。由此,他又对阿尔的那张辨识度特别高的脸感到疑惑不解,为什么他会记住这个讨人厌的家伙?他试图倒回那晚上的记忆,他正和那个凶手在桥边搏斗的几秒,记忆空白处晃动了一下,似乎有什么更亮的东西晃了他的眼,然后整个景象都晃动起来,他掉下桥去。入水之前的他看到那处空白闪过一张脸的虚影,是阿尔的脸。这个荒谬的想法吓了他一跳,赶忙从回忆中撤出来,而那晚丢失的蓝灰色公文包却赫然出现在他身旁的座椅上。

他翻弄着里面的东西,什么也没丢,就是手机不见了。而这时,他的备用手机突然响起,荧光屏上蹦出一条让他瞬间慌张的信息:

我看到你了。

是由他丢失的那部手机发来的。

王耀一边稳定自己的心绪,一边朝前方的车厢走。车厢内的广播响起了报站的声音,他趁着准备下车人群的阻隔跑进另一个车厢。他的纸箱已经被他抛在了后头,但他没敢回去拿。他把自己藏进车厢的角落里,掰弄着手机,寻找通讯录上的名字,他翻出阿尔的号码按通,话筒那边传来对方熟悉的语调。

【嗯哼,你居然给hero打电话了,你是准备认罪了吗?】

【别开玩笑了!】要不是这部手机是他仅剩的稻草,他真的会把它扔出去,【他在这里!那个凶手!】

【喔喔喔喔喔喔···你说什么?】话筒里传来一阵惊讶之声。

【我说凶手就在我身边!他跟我上了三号线地铁!】他真不知道对方是不是装出来的,【那晚我丢失的公文包出现了!他把它放在我旁边!】

【等一下,你看见他了?】

【没有,我当时在回忆!怎么可能看见他?!可他就在我身边啊!】他快抓狂了。

【你确定那是你的公文包吗?如果你···】

【混蛋!】他终于忍不住打断对方了,【我虽然认不清人脸!但我认得清东西!况且包里有我的文件!难道你想让我这个唯一幸存者被凶手给捅死吗?!喂?喂?靠!!!】

虽然他还想说什么,但地铁已经驶向更深处,信号也随之中断。忐忑的心情就跟这摇摇晃晃的车厢墙壁似的,车厢内的照明灯还一闪一闪的让他精神紧绷,而周围的人脸依然在变。他真后悔刚才没下车,为何要向那个固执地认为他是凶手的阿尔求救啊!可现在说什么也没用了!

王耀抓了抓自己的头发,想起地铁第一节车厢里有紧急制动器这档事,如果能在下一站到达时,拉下紧急制动器,地铁会鸣笛报警,地铁站口轮岗的警/察就会进来检查,即便没有抓住那个凶手,他也能被警/察带走调查,而不是被对方捅死在这里。为此,他快速向车头的位置跑去,一路连他自己都不知道撞了多少次人墙,直到他上气不接下气地来到车头这节车厢。他看到那颜色鲜明的把手,用力往下推,与铁轨摩擦的车轮立即发出尖锐的声响,照明灯像是炸裂了似的,溅出电火花,光线昏暗立即下来。而猛然向前一带的车厢又让重心不稳的他直直撞向一个黑乎乎的物体,所幸这回他没有再脑震荡了,这是个人。

“抱歉!”他撤开自己的身体说到,这时地铁早已停下来。而那个被他撞到的兜帽男像刚睡醒似的发出一阵哼哼声,末了抓下自己的黑色兜帽,睨视他。

“阿尔?”他刚这么叫出来就觉得不对了。阿尔还在警局怎么可能在这里?而且这个家伙的发色和瞳色都和阿尔不一样,难道说他的病已经严重到把阿尔的脸随便往别人身上贴的程度了吗?一定是哪里出错了!他又开始翻起自己的回忆,对方也就这么一直看着他,那抹深棕色让他觉得眼熟。

“你是那个···”倒霉的在这里遇见了!但这家伙怎么会和阿尔长得一样?难道是双胞胎?这也太巧合了!

不过,他还没来得及弄清楚这个问题,进来的地铁警/察就围住他们问发生什么事了。不知是不是他脑子里还纠结着那个问题,他的反应有些迟钝,警员们耸耸肩,决定先把他晾在一边,去询问还泰然安坐的那个···姑且称之为棕色的阿尔。可对方只是摸了把脸,一副你们很烦的神态对那两个警员说到:

“我是被他吵醒的,你们应该问问他为什么那么神经质。”

一听这话,两位警员马上转向了他,而他自然是要把球给踢回去的:“我神经质?!你才神经质吧?!好好的车厢不睡偏偏要在这里吓人吗?!”

“所以神经质的你吓得拉了紧急制动器。”

“你!!!”这回球到脚边就难踢回去了,紧急制动器确实是他拉的。而后他转瞬就明白了一个问题,对方的睡态都是装的,便又回嘴到,“我确实被你吓到了,但我没有碰任何东西,除了你。况且,你在睡觉,你怎么知道我干了什么?如果你知道我干了什么,那么你就一定没在睡觉!可你这么肯定地说我是,那么你就是没睡觉!而你没在睡觉,你也有可能是拉紧急制动器的人!你这么快把责任推给我,只能证明你心虚!”

两位警员像是被这番话唬住了,眼睛在他们两之间瞟来瞟去,接着走到那家伙面前,把对方拉起来,那姿势就跟拉醉汉似的。他以为事情就这么结束了,没想到对方在擦肩而过的时候忽然靠近他,一股淡淡的腥味从那家伙身上散发出来,鼻尖近乎蹭上他的脸颊。

“聪明啊~亲爱的,看你把这两个弱智说得一愣一愣的···哇!真厉害!哈哈哈···”那家伙对他怪声怪调地说到,笑得有些诡异,“但是···你看···”

不明所以的他顺着对方的视线向远处看去,头顶呆毛一颤颤的阿尔正向这边跑来。

“艾伦?王耀?”

Tbc

好不容易把三只整到一起(你走)

再过个过渡章应该就是···

把车开沟里的时候了(并不)

勤奋的本叽2333

评论 ( 12 )
热度 ( 4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