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攻米耀、荷耀、普耀,副攻all耀、带鸣
看文请戳首页链接条目
不定时爬墙
画风突变,可萌可污
微博:http://weibo.com/huoxingji

© 查无此人
Powered by LOFTER

【原创】《Your Face》(黑白米x耀)P1

设定:

本来要写paro的,后来只沿用了设定···总觉得后面会把车开到沟里去?(你走)

决定换一个玩法,精分异体梗(你咋不上天,与日肩并肩?)

所以主角是老王和阿尔、艾伦(阿尔异色)

情感线大概是:

阿尔《=》老王《=艾伦(你这是在作死)

艾伦性格取自《最佳》那篇的,外表沿用同人设

有黑化、少量血/腥和污(应该没有?)···

情节可能有bug


Part1变脸

“喏,王耀,这是你最后一个月的工资!” 

“你是不是又想不起来我是谁了?”

“算了,告诉你也是白搭,拿上你的东西赶快走人吧!”

“真是的,一点用也没有还搞丢了大客户,居然还让伊丽莎白为你求情···”

一声声抱怨萦绕在王耀耳边,工资卡被人事部的职员扔进了他抱在身前的纸箱里,他盯着那个人的脸看了很久,直到对方不耐烦了坐回位置上才把目光移开。周围的人转过脸来撇了他几眼,又议论纷纷起来。他知道他们在议论他,但他不知道是谁在议论他,因为他们的脸在他看来像是一张张定时切换的幻灯片,没过一会儿,就会变成另一张脸。比如刚刚站在他面前的是A,几分钟以后,A的脸就会变成B,再过几分钟又变成了C。不仅仅是他不认识的人会这样,就连他认识了几年的老朋友,甚至镜子中的自己也会这样。一张张脸孔不停地变换着,仿佛没有停下来的时候,这使他难以适应,因此总是出错。能够保持不变的脸,也就只留存于他的记忆中。

导致他变成这样的原因,那是几天之前的夜会结束后的遭遇。

当时,他叫了辆的士送喝醉的伊丽莎白回家,为了节省路费,他自己便选择步行,如果现在再叫他选择一次,他死都不会那样做,就算他可能会因此受到良心谴责。

他穿过那条小巷子,走上桥,走路的就他一个,桥面上宽敞得很,而桥边上则是搭棚之类的遮蔽物。和外头发出清冷之光的节能灯不一样,搭棚里面挂着一盏瓦数较低的白炽灯,光线是鹅黄色的,篷布上晃着两道暗影,黏合在一起,期间传来一阵娇/喘让他立即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年轻人在桥上幽会还准备···

会玩···

他是没有兴趣当偷窥者的,便加快脚步离开。可挪了没几步,那搭棚里的喘声就变成了尖叫和求救,却在下一秒被静默了,接着就传来了刀片割破布料的声音,显得有些尖锐。他想也没想便跑回去救人,可惜奄奄一息的妙龄少女在他赶到之前就咽气了。

少女的脑袋歪倒在一侧,脖子上有一道深深的切口,那鲜血还在往外喷,身上的血窟窿噗噗地向外冒着血,身/下淌开一片血/泊,那双无法瞑目的眼睛死死地瞪着他。此时,虚影从他身旁乍现,带着一缕寒光袭来。他下意识地伸手去挡,冰冷尖锐的器物便划破了他的右臂,那是把带血的剃刀。来不及顾上自己的伤,顺手把公文包砸向对方,他拔腿向外跑去,否则躺在少女身边的就是他了。那个凶手就像个幽灵似的,追着他跑了一段。他本以为自己腿力够好,但对方的动作明显比他快很多,占了半个身位的优先,瞬时靠近他一撞,把他撞进侧边的搭棚里。他的额头磕在木架上停滞几秒,他就被凶手抓着甩到桥护栏上了。冲击力让他的后腰疼了好一会,可压到他身上的凶手让他难以移动,直到寒光又一次在他头上亮起,晃来晃去,他才借着这稍纵即逝的机会往后撤了一点。而也就是这一点,竟让他直接从桥护栏上翻下去。后脑勺在下落的过程中被桥下的延伸架碰了一次,但没将他的身体撑住,而是直接把他顺进了河里。等他醒来以后已经是在医院了,也就是从那一刻,他所见的每一张脸都在不停地变来变去,包括来看他的伊丽莎白。

他觉得要么是自己疯了,要么就是这个世界疯了。更糟糕的一点是,他根本看不清凶手的样子,就好像是那张脸被硬生生地从他那晚险些遇害的记忆中挖去似的。医生说他除了泡了一天的水以外,就剩下右臂上的刀伤和轻微的脑震荡,看不出有什么其他的问题。他挪挪嘴又点点头,因为医生对他说话的时候,已经换了三次脸了!

虽然他按照遗嘱吃了药,但他看到人会变脸的病并没有改善,直到现在也是。

王耀甩了甩脑袋,从回忆中退出,抱着手中的纸箱离开办公楼。他没有和伊丽莎白打招呼,因为这些天已经太麻烦她了,另一个缘由便是他不想让他的病使对方尴尬。他和她说话的时候,为了不让变来变去的脸影响他的认知,一直盯着对方脖子上的项链看,却被对方揶揄成大病一场之后连心性都变了。

他走在人来人往的大马路上,低着头不去看那些人的脸,一边走一边思考自己接下来要怎么办,认不清谁是谁给他的生活带了很大的困扰,即便只有几天,也够他受的了,而这还只是刚刚开始,他不知道这个病能不能治好,或者说他还有没有现钱给自己治病了。他真希望自己就这么和世界隔离好了,为此,他再次后悔那晚上为什么那么冲动,他本来就不该管闲事的,而且那个女孩最后还是死了。那惨死的场面又在他脑海里蹦出来,连带着让他想起自己还有被传唤的事情,步伐加快,他要去拦一辆的士去警/局。

“喂,你走路是没长眼睛吗?”

倒霉的他撞上了一个人,东西掉了一地不说,还被对方给拦住了,像是要找他麻烦。他抬头看了一眼,这家伙一头深棕色的头发与旁人略有不同,而对方身上墨镜、黑衣、耳钉的装扮以及那种带着敌意的语气都显示这是个不好惹的主儿。当然,他也不想惹麻烦。

“抱歉,我撞到你了。”他收拾着东西,站起来说到,可对方却不依不饶。

“哈?”对方嘴角咧开,装作没听见的样子,在他没反应过来的时候抓住了他的右臂,“你说什么?我没听到。”

“我说···对!不!起!我撞到你了!”几乎是咬牙切齿地,他的右臂被这个找茬的家伙攥在手里,伤口就像被捅开了一样疼痛难忍,他觉得对方是故意把手指往那里压。他试图把自己的胳膊抽回来,未料对方突然放手,趄趔几步才站稳。见这个家伙没有再为难自己,他迈开了步子,而对方却一直在原地盯着他不动,这让他心生疑惑,难道他又把谁是谁给搞错了?可他映象中好像没有这号人?

“等等,我认识你吗?呃不,你认识我吗?”

对方不可置否地耸了耸肩,又忽然笑起来,说到:“噢,亲爱的,你可真有趣。”

“抱歉,我认错人了。”

得了,他还是赶紧走人并且不要回头好了!

Tbc

终于码出来了···躺尸···总觉得有点欢脱(并不)···

老王这个样子,就算真凶站在他面前他都认不出来(喂)


评论 ( 12 )
热度 ( 5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