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迷底特律康汉(抗寒)组
看文请戳首页链接条目
常年混迹极地圈
不定期限爬墙中
画风突变,可萌可污
,可糖可刀
关注请三思
微博:http://weibo.com/huoxingji

【原创】《瑞泊莱特堡观察记》(《奇兵之歌》之平行世界,荷耀、钱三角、中世纪)


设定:

这是原来写《奇兵之歌》那会被废弃掉的场景,真应了那句话,老王要是就这么跟荷哥去瑞泊莱特堡了本叽还怎么扯淡(普爷放下你的飞斧有话好说)

问鸣涧那篇荷耀的结果让本叽好心塞啊

还是自食其力

属于炒冷饭性质,不明就里的去看本传(如果不怕掉坑里的话)

http://noizan.lofter.com/post/3f5f22_8c21f1a

记得我原来在第一部的后记里面说的吗?如果当时老王答应去看戏···(喂)

还是当平行世界看好惹

姓名:王耀

王国:库吉特

出生地:帕希米(库吉特属)

职务:暂无

封地:暂无


姓名:霍兰德·奥兰

王国:斯瓦迪亚

出生地:亚力卜(斯瓦迪亚属)

职务:瑞泊莱特伯爵、王子的老师

封地:瑞泊莱特堡


姓名:阿尔弗雷德·维塞克斯

王国:斯瓦迪亚

出生地:帕拉汶(斯瓦迪亚属)

职务:斯瓦迪亚王子

封地:德赫瑞姆


瑞泊莱特堡:

势力:斯瓦迪亚王国

位置:斯瓦迪亚西北边境

领主:霍兰德·奥兰(伯爵/大公)

村落:瑞泊莱特

 

王耀还记得半个月前,那段一波三折的经历。先是铁公鸡死人脸霍兰德破天荒地请他去据说是维吉亚首都日瓦丁最好的表演团——帕士托里亚表演团看戏,结果差点和一个银发红眼的家伙打起来;再是一向擅于寻找赚钱之道的死人脸居然没有参加露西亚王子举办的国宴,而是跟他在酒馆里待了一晚上就在那查帐本,结果账本查到三分之二快收工之时,日瓦丁突然戒严,他们被困在酒馆里不能走;后是他们想着法儿出城,又差点被那个银发红眼的家伙搅黄,好在死人脸人脉多,走哪哪有帮手,他们就这么平安躲过日瓦丁国内的叛/乱,抄近道穿过德赫瑞姆,一路西行去死人脸的领地——瑞泊莱特堡。

和他生活的图尔加那种荒漠环境不同,瑞泊莱特是个绿树葱葱的好地方,也难怪死人脸那么洁癖,因为这里的小溪小河还真不少!他来此处的第一天就被对方摁在池子里搓下一层灰皮,还听到对方那令人恼火的调侃语气,说是如果真在他身上砍一刀,刀刃上也许会黏上一层灰什么的。

为了小小的报复一下,他可没少花心思向死人脸的下属打探对方的藏宝阁在哪里,却不知怎么的这事又传到死人脸的耳中,然后对方就叫下人抬了一堆的昂贵宝物摆在桌子上让他随便砸。他可高兴坏了,随手抓起一个罗多克大金杯子便要往地上砸,还说到:“霍兰德,这可是你说的,等会心疼了不要怪我!”

只听对方说一句:“无妨,你现在砸的东西,以后还会还给我,以另一种方式。”

这话吓得他赶紧把金杯给攥紧了,正要把它放回去才发现,死人脸是在那放东西的桌上使诈。那桌腿摇摇晃晃的,根本撑不住,被他这么一碰,上面的东西立马跟球一样的滚下来。他手忙脚乱地把宝物接住,姿态困窘,而看着他出糗的死人脸笑得可没心肝了,他只得怒道:“我说你怎么善心大发呢?原来还是他妹的坑我!不就是三匹天鹅绒的钱吗?你用得着记仇一辈子?啊?小气包包炒辣椒···”

没想死人脸又接他话茬,问他,当时怎么评价对方的,他脱口而出就是四个字:“惜财如命!”

“记着就好。”死人脸说完以后就忙跑商事宜去了,剩下他和那堆宝物干瞪眼。

他是有私吞宝物的念头,预想等他回图尔加把这些宝物变卖以后换的钱,一半拿去补他欠死人脸的天鹅绒,一半给他自己存着。但说到底的,这里是死人脸的地盘,东西藏哪都会被挖出来的。所以,再怎么蠢也不能把它们藏在城堡里,即便那样他可以不时跑去看上几眼。于是,他把目光放到了距离城堡不远处的一颗大树下。那树离城堡不远,离村落不近,是个藏东西的好地方。正好死人脸那几天外出,他便去那大树下查探。

这不查不要紧,一查就招来个讨人厌的黄毛小屁孩。起先他没认出这小屁孩是谁,对方迎头上来就质问他是谁?在他师父家鬼鬼祟祟地做什么?语气傲慢,态度恶劣得很!他还真就不想回答这个没礼貌的小屁孩,打招呼也不是这个打法啊!

晾着对方不理睬,自顾自地继续查探。小屁孩似乎是被他这么晾着给凉急了,又扯他的衣袖,他们一言不合,就打起来了。可他没敢下重手,毕竟对方是个少年,打残了对方,他可是要遭罪的。然而,小屁孩根本没有理会他的谦让,一次次都照着弱点打,又凶又横,简直像是荒原上的野狼,就差没长一对犬牙了。没法儿,他只得认真对付起来,把死人脸教他的全给用上,没想这小屁孩居然对那套路熟悉的很。

他方想起小屁孩之前说的话,对方就把他撞到树干上去了。后脑勺和树亲密接触的滋味真是让他疼得头晕眼花,小屁孩又用身子压住他,对方放大的脸上掠过一丝狡黠,作势准备再来一次,可那未长熟的小身板哪来的威压令他再次着道呢?他借着对方撤开力量的一瞬,反身抓住对方的臂膀把那家伙压树干上了,狠狠地撞,就像刚才小屁孩对他那样,使对方传出一阵吃痛的闷哼。

他想办法把小屁孩定在这树干上,顺手去扯小屁孩的腰带,没想这让对方瞬间慌神,挣扎得更厉害了,还大叫他要干什么,弄得好一会才意会过来,差点没把下巴给笑脱臼了,但就怕这小屁孩又在耍他,手上的动作还是不停,像绑货物似的把对方绑在树干上。

干完这事,他拍拍手,寻找合适的地方埋宝物。树那传来小屁孩闷闷的威胁声,说:“你这样对英雄我,你会后悔的!”

“后悔就后悔啊,你有本事现在冲过来打我啊~”他对着还在树上扭动着身体、试图挣扎的小屁孩说到,就像当时死人脸揶揄他那般,只不过他把语气变得更加贱气满满了,“你再扭两下,裤子就全掉了···到时候我会叫人来观赏你这白嫩嫩的屁/股。”

“你!!!”小屁孩怒是怒了,碍于他那番话,也未敢多动。

“我打的是死结,你就歇会吧。”他瞥了对方一眼,继续埋头苦干,没一会,又听对方闷闷的声音到:

“你···真的···不记得英雄我了?”

“不记得。”他才不想跟个小屁孩废话,谁都别想让他对宝贝的事情分心。

“嗛!英雄我还以为你们库吉特人不错,没想到都是这样品行。”小屁孩嘟囔着又添了一句,“只顾眼前小利,不懂长线钓大鱼,没礼节,忘性大,还···”

“给老子闭嘴你这个黄杂毛小屁孩再多说一个字老子就把草堆塞你嘴里让你尝尝清新的草味知道吗?!”他突突突地一连串威胁语气让小屁孩噤声,这会儿终于可以好好找他的藏宝地了。

铲子在地上戳来戳去,他找定一块区域来埋第一个金杯,当然,他可没有一次性都把它们埋在一起的打算,虽然这样对他的记忆力是个大挑战,但同时也减少了万一被人挖出来的一次性损失啊!这么想着,他手上的动作快了起来,三下五除二,金杯被土覆盖。他细心地把坑上的草堆子给还原,尽量让它看起来自然些,这花了他不少时间和心思,以至于他连背后的偷袭都没注意到。

没错!这个小屁孩又一次逃脱了!那双被勒红的手向他的裤腰带上袭去,像是要以眼还眼以牙还牙,但他是不能让对方得逞。因此,两个人就这么在地上滚成一团,身形狼狈。他好不容易抓到小屁孩的破绽,就见对方突然停下来,让他也是随之一愣,听对方朝他身后喊了声师父,声音有些怯怯的。

然后,他便看到一脸面无表情,但目光可以冷得把他戳成好几段的死人脸霍兰德站在他面前,居高临下地看着他,说到:

“玩得开心吗?”

Tbc or end?

荷哥欺负老王欺负阿尔2333然后荷哥炸了(你走)

妈个叽,尿性的本叽最后又刷起了钱三

阿二肥,这可是你师父的专列你跑上车干毛!(你走)

其实阿尔和老王见面的时候,老王就有狠狠地治他一回的,然而阿尔后面装病把老王的马给骗走了哈哈哈哈

也正是因为这样老王遇到了普爷(你走)

开始了坑爹的冰火两重天

很遗憾在这里,普爷变成配角了,因为剧情变动了,具体参照第一部的后记那个假设,就是荷哥和老王没有参与到露西亚发动的政/变之中,所以不会和普爷有太多交集。然而要是以后老王去跑商,走北部贸易路线的话,还是有可能遇到普爷的hhh(给荷哥点个蜡)

总之,不论荷哥怎么选择,阿尔和普爷,两位总是要遇到其中一个对手啦hhh(继续点蜡)

评论 ( 2 )
热度 ( 1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