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攻米耀、荷耀、普耀,副攻all耀、带鸣
看文请戳首页链接条目
不定时爬墙
画风突变,可萌可污
微博:http://weibo.com/huoxingji

© 查无此人
Powered by LOFTER

【原创】蠢蝙蝠变形记(《未了情/事》番外,米耀主,又名情敌欢快地互撕)P10

第九章(修改了bug):http://noizan.lofter.com/post/3f5f22_ae68c4f

Part10密境碎片(上)

一路被霍兰尼提溜着甩来甩去的阿尔可心烦了,双脚回地面的一瞬便粘到王耀身边去,但对方一心要追寻少女的下落,没空搭理他。两条小眉毛难得一见地蹙了起来,像两只蠕动的毛毛虫,不过没有他哥的那两只大。药效退去的过程太缓慢,长不出獠牙和没有血喝,变回他的完全体还有一大段的距离,打架帮不上忙,那就只剩下用脑子了。

他对科尔斯城堡的映象不算好,因为爱因斯是个喜欢实验的疯狂棘秘魑,照人类的说法就是现代加强版的维克多·弗兰肯斯坦,并且把这偌大的城堡作为其制造和收集怪物的基地,一半是怪物诞生的黑暗工厂,另一半是饲养它们的各处暗厅,两者之间由各种路径链接,像是一个个血盆大口聚集的巢穴,即便在主人死亡之后,仆从的幽影仍在徘徊,如同这没有飘雪的结界之内依然阴冷。因此,他在少女对他们发动攻击而趁机消失之后,便让王耀和霍兰尼把这些被少女从古老世界召唤而来的盔甲士兵们一同引至长廊之上。两侧没有护栏的情况下,血鞭与九节剑把这些坚硬但笨重的敌人绊入深渊。

“她居然会使用时空传送?”收起血鞭的霍兰尼有些惊讶,“我以为血猎们只会用圣水和纯银了,猎魔者很厉害吗?”

“不,猎魔者只比血猎会一些魔法···”王耀解释着,“但都没有这样高级的。”

“可是那家伙的打扮和猎魔者又不完全一样···”霍兰尼开始回忆第一次进入城堡时的情况,“甚至连圣水和银器也没有。”

“咳嗯···这是因为···”阿尔咳嗽两声示意,这回他可不要被排除在外了,好不容易在老蝙蝠那里学的东西能派上用场,顺便鄙视一下娘娘腔的见识短,“她有可能不是猎魔者,而是比猎魔者更厉害的圣教士!血族秘史里说,在血族称霸的远古时代,这些家伙是上帝之仆在人间的使者,还有一种说法是后裔···总之,他们和上帝有关!因此能使用一些特别强大的魔法!她的魔法总是闪着金光,和传说中的神降相似···不过那个法术应该不是传送术而是类似召唤的法术,那些士兵的盔甲很古老,可以证明hero的说法。所以咯,娘娘腔你还真是什么都不懂啊!”

“喂!小逗比!”霍兰尼又将欺压之手伸向了他,不过被王耀给挡住了,“真是没大没小!尊老爱幼知道吗?!”

“嗛,你从来不爱幼!还以大欺小!”阿尔咬牙切齿地瞪着霍兰尼,还挽起了袖子。

眼看两个人一言不合又要打架,每每充当调停者的王耀觉得有必要让这两个人闭嘴,随即晃了晃手中的武器:“再吵的话,我们的线索就要断了!阿尔,你熟悉城堡的布局,带路吧,霍兰尼你负责监视周围情况!就这样决定!还有我才是这个任务的执行者!你们不要忘了!”

闻言的两人不再争执,照王耀的指示各自站位。他们穿过长廊来到一间暗室入口前,这暗室之门被垮塌的石阶阻塞。霍兰尼正准备使用他的时光倒流复原,一旁先下手为强的阿尔已经小步跑向左侧的机关齿轮旋转起来。铁栅上的吊索下降,石阶便被推开。而相比木偶剧院里华丽的装潢,暗室内部显得有些古朴,石块堆砌起的墙壁上只有一个模糊的握剑石像,但尖锐獠牙和蝙蝠之翼的雕刻特征并没有消失,这为他们的旅程又添了一份未知的阴郁。暗室中央的石桌上摆放着许许多多的木质玩偶,它们大多长相奇怪,而掌中可握的体形让它们看起来不那么狰狞可怕。三人盯着桌面上的玩偶们,那些玩偶也盯着他们,仿佛有魔力一般,使他们各自挑选了其中一个拿到眼前端详一二。

“这有点奇怪···”王耀反复摆弄着手里这个暗红色的茧状物,外壳上的管状纹路似乎可以剥开。尖尖的头顶现出一张人脸来,闭合着眼睛,却在他移开目光的下一秒,突然睁开,带着一道散射而出的红光连接至阿尔和霍兰尼手中的玩偶。

“该死的!快扔掉它!”阿尔看到这抹红光忽然想到了什么,对王耀和霍兰尼大叫,但为时已晚。红光消失后片刻,凭空掉落的三个玩偶还完好无损地躺在地上,而原本还在暗室中的三人已然不见踪影。

头昏脑胀的阿尔在一片混沌中苏醒,他身边没有王耀、霍兰尼,身旁全是一片堆积如山的骸骨,火光摇曳的炉鼎残留着干涸的血迹,跟前的门咔嗒一声打开,门外是更昏暗的广庭。很显然,他和王耀他们走散了。

心急和焦虑让他置身踏入广庭,脚步声在空旷的室内回响,穹顶上的巨型吊灯之处燃起幽火,幽蓝色的寒光笼罩着广庭,四周依然留有骸骨。一个身材高大的女性骤然出现在他眼前,她有着和他一样的金发碧眼,让他觉得莫名亲切。她举着一个银色的圣杯向他走来,并示意他不要害怕。

“我知道你在渴望什么,孩子。”她对他说到。

“什么?”虽然他起了疑心,但不能阻止那股震人心魄的声音入侵他的思想,似乎他被对方窥探秘密一样。他觉得卖萌装傻并不适合眼前这个家伙。

“力量。”

圣杯递到了他面前,里面盛满了血液,十分黏稠,人类的嗅觉可以让他闻到那种腥臭味。好吧,他确实需要一点。他颤颤巍巍地举起圣杯一饮而尽,以人类的角度来说,这个味道实在恶心得要命,奇怪的是,他喝王耀的血就不会这样。当然,因为王耀是他的伴侣,而这次破例喝别人的血只是为了能够快点变回去,他泛起愧疚感的心中如此重复到。

越长越大的身体撑破了他的外衣,獠牙再次显露出来,肩胛骨处的突起向外生长,黑色的硬化之翼在左右两侧展开,他的模样和暗室的雕像相似,只缺了一把锋利无比的剑。在女人面前赤露着身体的情形还是让他很不好意思,用黑翼挡住了半个身体。然而,女人却不再那么亲切,露出了真面目,那是他的梦魇。

“现在你和你的弱点,都会成为我的力量···”

红发红眼的女人消失在他的视线中,尖锐的笑声回荡着,黑色的符文斑点随之在他的四肢上蔓延开来,入侵者在吞噬他······

Tbc

Boss战前兆啊(你走)

赶紧磕完这个坑

评论
热度 ( 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