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攻米耀、荷耀、普耀,副攻all耀、带鸣
看文请戳首页链接条目
不定时爬墙
画风突变,可萌可污
微博:http://weibo.com/huoxingji

© 查无此人
Powered by LOFTER

【原创】蠢蝙蝠变形记(《未了情/事》番外,米耀主,又名情敌欢快地互撕)P9

第八章:http://noizan.lofter.com/post/3f5f22_905783f

Part9剧院异动

“卧槽!你这恶心的口水!”霍兰尼甩了甩袖口,一脸鄙视地看着站在他身旁的小逗比——阿尔,说到。

听到呛声的阿尔揉了揉脖子上的瘀伤,随即向对方竖起了中/指:“法克鱿!你个难吃的袖子!”

“够了你们两个别吵了!”晓是王耀一声吼,两只血族抖三抖。

吵嘴声使王耀冷静下来的最后一根弦也被身后的两烦人精扯断了,他抽出腰间的九节剑转身对着地面就是一阵猛抽。霍兰尼和阿尔一边闪躲着,一边向他道歉,并保证绝对不妨碍他执行任务后,他方才停下手。

他们顺原路来到托尼曾经待过的木偶剧院,这里已经荒废了很久,但王耀想起托尼向亚瑟先生陈述的情报,决定还是在此查探一番。果不其然,舞台上的幕布被完全除去了,挂在上方的各种木偶道具也随之不见。他曾经使用过的操作台则被移动到了最高处左侧的观众席上,金属支架的边缘闪着一道金色的光华,像是被施加了某种魔法,在光线昏暗的剧院里显得有些突兀,而霍兰尼和阿尔异口同声的一句话则让他的怀疑更深:

“这里的魔法源和之前感觉到的不一样。”

“怎么回事?按理说爱因斯死了,魔党销声匿迹,这里不应该出现魔法波动才对,难道说其他势力占据了这里?”霍兰尼支着下巴推测到,事态变得有点微妙了。他本以为这次行动只是探风而已,就算传闻是真的,血猎应该也不会傻到一直待在原地等他们来调查真相吧?又或者有什么其他隐情?这样一来情况就比之前复杂很多了!他亦是不能把心思放在“在王耀面前刷存在感,争取早日挤下小逗比”这件事情上了!哎,明明他和王耀两个人大人的任务(培养感情)之旅,偏偏要带上这个拖后腿的小逗比!他能不糙心吗?!想到这里,心中升起一团抑郁之火的霍兰尼,不禁朝身旁那个故作思考的小逗比睨了一眼,又转头等着王耀的说法。

“必然是。”王耀微叹了一口气说到,“我和亚瑟先生他们想的一样,怀疑血猎正在预谋策划着什么。他们盗走血之书的传闻,你应该听说过吧?”

“但那只是个传闻,王耀,你知道很多人为了博得关注而喜欢夸大其说···”霍兰尼确实不怎么相信这种说法。在远古獠牙中,这样的家伙,他见得多了。

“我没想到这种威胁到血族生存的事情上,你的看法这么乐观。”王耀想起密党得到情报之后,焦虑的情绪在知情者之间扩散,最后不得不把相关情报做了删减。这次他们来魔党的老巢,就是为了验证传闻的真假以及血猎到底在做些什么,“不过,我们很快就能知道这件事的真实性了,霍兰尼。”

“并不是乐观,而是我希望那真是假消息,毕竟血之书对我们血族也很重要。”霍兰尼说着,拍了拍王耀的肩膀,“当然,作为好朋友,我会和你一起追查到底。”

看着眼前的王耀和娘娘腔你一言我一语地搭话,身为小组成员二把手的阿尔很是不高兴,不仅是因为他插不上话,每当他想到点什么东西,娘娘腔就顺利地把他的话给截住了,还因为在这个地方唤起了他身体中一部分封存的记忆。

它自爱因斯死后便会以梦境的形式复苏,有些是属于伊诺克的,而有些则是属于还在爱因斯手下作为试验品的他的。两者相互交错,又使他在梦境中经常见到一个头发和双眼如血液般鲜红、皮肤苍白的女人:

她以那头血红的头发作为衣裳,站在幽火冥冥的角落内。她推摇着身前的木盆,然后提起身旁的陶罐倒入其中。光线照耀着流动的黏稠液体,仿佛把那股血腥味带到了他的跟前。不久后,木盆里传来尖锐的啼哭声,被血色包裹的幼小手臂伸了出来,极力向女人探去。女人无限爱恋地摩挲着满是鲜血的小手掌,一手将划破的手指送入她的幼子之口。

虽然他和那个幼子一样身为血之子,但显然他被创造出来的时候并没有很好的待遇。爱因斯给他和幸存的同类们制定了许多残酷的训练计划,以测试他们的极限,而最后只有他活了下来。作为魔党的秘密武器的他还被派到了与密党战斗的战场。身体极速生长,心智却停留在刚刚出世的时候,因此他像爱因斯操纵的木偶,或者说是那家伙的一条狗,杀掉了数不胜数的密党血族。即便后来他被亚瑟的父母打回原形,并带回密党聚集地由亚瑟抚养,而这份愧疚也不会消失。它隐藏得很深,除了他自己,任何人都无法察觉。

“耀耀···”话还未说完,剧院上方突然降下一道黑影,将他们冲散。那是一个巨大的提线木偶,足足有三人之高,长着一个心形的大脑袋和两只用来平衡和站立的大脚,模样滑稽。

“哦!久违的客人们,来场即兴表演吧?各位!”巨型木偶身后的提线一提,让它飞到了剧院上方,挡住了操作台。它双手一拍,舞台上的地面机关旋转,出现两个较小的木偶向三人攻去,一只飞腾的绿色长龙,一个挥舞着长矛的骑士。

霍兰尼幻化出手中的血鞭与飞旋于空中的绿龙缠斗起来,王耀则抓住阿尔的衣领侧闪躲开骑士的挥矛攻击。他们各自对付着手头上的敌人,无暇去管那个正在剧院上方乱扔烟花炸弹使坏的巨型木偶。而相比霍兰尼的游刃有余,需要照顾还是人类的阿尔的王耀不得不分心了,为此,他险些被骑士木偶的长矛正中红心。

气恼自己拖后腿又不想被娘娘腔嘲笑的阿尔自是十分着急,瞥见脚边嘣嘣乱炸的烟花炸弹,他突然来了主意。他随王耀闪避着,捡起身边还未爆炸的烟花炸弹,右手轮着圈将手中的烟花炸弹朝剧院上方的巨型木偶扔去。绚丽的烟火在巨型木偶身旁炸开,燃起一阵黑烟。阿尔见状再接再厉,炸掉了它的脑袋,提线断掉了些许,使它摇摇晃晃。

同时,解决掉绿龙的霍兰尼血鞭一甩,将骑士木偶的长矛缠住,与王耀合力把它甩向了垂死挣扎的巨型木偶。两者被相接的巨大冲击力所震破,连同那个闪着金色光芒的操作台一样斜飞出去,毁掉台阶,并在剧院的墙壁上砸出一个大洞。

“这场即兴表演居然戛然而止···”身着红衣白纹的深棕色长发少女出现在洞沿边,她的身后是一片漆黑,“不是以你们身首异处作为结局真让正义的教徒们感到难过。”

“你···是猎魔者?”王耀看了一眼少女的衣服,有些惊讶。

一阵嗤笑声回荡在剧院里,不待他们反应,少女已隐入黑暗之后。王耀和身旁的霍兰尼交换了眼神,决定追上。霍兰尼立即用时光倒流复原了被砸毁的台阶为王耀开路,顺便一把提溜起哼哼唧唧对他一脸不满阿尔压阵。

“放开hero你这娘娘腔!”阿尔寻着角度准备在那只白净的袖子上留下一串子牙印,可惜这举动被提着他的娘娘腔识破了,只听得对方故作无奈地对他说到:

“我也想把你扔在这里,可谁叫王耀一定要带着你这个拖油瓶呢?”

“放心吧,小逗比,我会让你体会到飞翔的滋味是如何美秒~”添油加醋一番的霍兰尼趁王耀不注意,又把手中的阿尔当包裹,熟练地甩来甩去了。

Tbc

本叽:兰尼,太丢脸啦,背地里欺负小朋友

阿尔:hero不是小朋友友友友···!(摇晃中)

兰尼:没错,是小逗比。(甩来甩去)

阿尔:今天非要打残你!娘娘腔腔腔腔···!(继续摇晃)

兰尼:那好,我也要加~大~马~力~(使劲甩)

王耀:快给我住手!到底有没有团队精神啊你们!

Ps:终于进入主线了···有看不懂的翻主篇12、24-28章···年代久远,本叽也记不清···这章有阿尔的信息补全,后面就是打怪,笑点基本上在前面,争取压缩在15章以内完结···这个故事从去年拖到今年= =···已经成剧情衍生了

评论 ( 11 )
热度 ( 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