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攻米耀、荷耀、普耀,副攻all耀、带鸣
看文请戳首页链接条目
不定时爬墙
画风突变,可萌可污
微博:http://weibo.com/huoxingji

© 查无此人
Powered by LOFTER

【原创】假戏真做(普耀,两只杀手的日常(并不))P4

三八个诈尸233333

第三章:http://noizan.lofter.com/post/3f5f22_9a51310

Part4

“阿普,你紧张吗?”

“有一点,阿耀。”

“我···也是···”

即便和身边的基尔伯特合作过很多次,看到这个比想象中要大的场面,王耀还是有些担心的。若不是弗兰西斯提供的那份地图,潜入部分就因为在拉格斯找不到隐蔽点而被目标周围的便衣保镖发现了。他们乘电梯进入拉格斯会馆的二楼,正好停在地图上标识的通风管道下方。黑色的军火袋摆放在地上,他从里面取出黑色缆绳和一对消音手枪,踩住身上挂着同样装备的基尔伯特的后背,顺手拆了电梯上方的顶层盖。基尔伯特对被踩这事意见很大,就在他拉着对方上来的时候,狠狠地推了他一下,让他的脑壳撞向身后坚硬的水泥墙,震得脑内一阵嗡响。

“靠!你怎么这么没有合作精神!让我踩一下会死吗?”

“啧,你踩本大爷一下,本大爷推你一下,礼尚往来,阿耀你不是常说啊?”

“行,你扯,我脾气好让你。”他翻了个白眼,转身背对基尔伯特,钻进通风口,说到,“相比生你的气,还是钱比较重要。”

基尔伯特在他后头很是不悦的哼哼几声,便跟着他一同匍匐进了通风管道里。狭窄的空间和时不时迎面吹来的暖风,令人感觉到无比闷热。汗液顺着皮肤滚落,又渗进衣服里,黑色的缆绳勒着他的上半身,绳尾在背上来回晃动,显得十分累赘。他正后悔当时的戏言,基尔伯特哐哐几声便凑上前来,在这本就狭窄的空间内,挤占了几乎三分之二的位置。

“咋了?又迷路啦,阿耀?”基尔伯特见他难受的样子,脸上透露出得意。

“你想多了!”他掏出地图瞥了几眼,确认无误后塞回去,对身旁的人鄙视到,“就是往这条路走,你急什么急!”

“嘘!等会!”基尔伯特突然起身把他压到一侧,神情严肃,“本大爷似乎听到了···”

“听个鬼!”可惜这个亲密接触并且面对面的姿势让他更加无法忍受了,黏腻的汗液和一圈圈的黑色缆绳好像将他与基尔伯特包在一起似的,他要不是被对方压死,就是被对方给勒死了,“给老子让一边去!”

“嘘!他娘的给本大爷安静!”

说着,基尔伯特又把他给压了回去,后脑勺磕在金属壁上的感觉,别提多爽了。想起合作的时候,基本上是他受罪,顿时火冒三丈。不急不躁专为钱的原则已经见鬼,他恶狠狠地啐了一口唾沫,抡起枪托就往那张帅气的脸上打,非要将面前的人揍成鬼见怕不成。谁知基尔伯特硬生生卡住他的手腕,握在手里一转,他忍着没叫出来,又用上了腿脚。他和基尔伯特就在这狭窄的通风管里先干了一架。恍惚间听到下方传来声音,准备停手却为时已晚。

他们俩身上的黑色缆绳早已松脱并互相缠绕在一起,金属壁因经受不住他们俩如此激烈的折腾而断裂开来,通风管道随即裂开个大洞,他们顺着疑似豆腐渣工程质量的天花板落了下去,纠结在一起的缆绳将他们倒挂在黑帮会场的中心。

血液在大脑里逆流和四周在场黑帮成员掏枪射击他们的瞬间,他和基尔伯特惯有的默契使他们双肩并靠,四把手枪随倒转的肢体瞬发,击中黑帮成员的头部、胸部和腹部,一场原本十分凶险的杀戮就在转瞬即逝之间完成了,却唯独漏了最大最重要的头目——里切特。所幸这个家伙只是看起来很吓人,实际上手中并没有枪。

可就在他和基尔伯特分工合作要干掉里切特之时,不知何处传来一声清冽的枪响。他们的目标被一枪爆头,子弹直直穿过前额再钻出后脑勺,带着飞旋的血液和绞碎的脑浆又打中拴着他们的缆绳,让他们哐当一声落在地上,摔得一阵心肝脾肺疼。

“谁他娘/的来抢饭碗!?”

“切,不就是你们两个来抢hero的饭碗吗?”

闻声的王耀和基尔伯特纷纷转头,便看到一个金发少年正端着一把狙击枪走近他们。这上身马甲加紧身衣和下/身马裤加军靴的打扮看起来很“新潮”,就像少年张扬的神色一样让人无法忽略掉其存在。

穿得这么嗨做狙击手真的合适么骚年?

王耀一脸黑线地在内心吐槽到,不过有弗兰西斯的特例,眼前这个自称hero的小朋友还真是小巫了。他和身旁的基尔伯特使了个眼色,两人立即翻身滚到一侧,拿沙发做掩护。子弹的咻咻声在会场内响起,昂贵的真皮沙发连着一排又一排的弹孔,弹壳丁零当啷落了一地。王耀一脸蛋疼的跟在基尔伯特身后添了两枪后,立马蹲下,站在外面的暴脾气小朋友使他根本不能贪枪!子弹蹭着发丝过的刹那就令他脑中回忆起方才被一击爆头的里切特。

“这死孩子是把狙击枪当机关枪使了啊?”

“那把枪和普通狙击枪不同···可以高速射击,不过枪管过热会影响击中精度···”基尔伯特向他解释到,瞥了一眼半弧形的沙发摆放,想到了什么又说到,“等等我们可以利用这一点!他差不多要换匣的时候,你和本大爷一人一边,懂?”

“包抄。”他点点头,便和基尔伯特分头行动。

正如基尔伯特所料的那样,对方的射击频率逐渐减低了下来,他们趁机翻过穿过沙发间的间隙,进入包抄后击的进攻范围。迅速换匣、举枪瞄准、扣下扳机,一系列流畅的动作之下,将对方逼入死角。而就在他们认为胜利在望的时候,金发少年露出一个诡吊的笑容,配着手上的中指抵在唇边说了声伐克鱿,掏出微型炸弹丢向他们,转瞬间发射手中的飞钩扎入天花板,将自己拉离角落。于是,他在鄙视这个公馆的天花板是如此硬度不均的同时,被基尔伯特扑过来的身体,撞离了爆炸点。

Tbc

我终于更了···

阿尔小朋友来欢乐地搅局(喂喂喂)

相信我,以这种尿性是不会长篇的

评论 ( 5 )
热度 ( 26 )
  1. 耀 华查无此人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