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迷底特律康汉(抗寒)组
看文请戳首页链接条目
常年混迹极地圈
不定期限爬墙中
画风突变,可萌可污
,可糖可刀
关注请三思
微博:http://weibo.com/huoxingji

© 塔尖的修叽
Powered by LOFTER

【DBH】Fade(RK汉,私设如山)

51=康纳,60=康尼,900=奈因茨

走奈因茨的视角,看起来会像720000,但真的是RK汉!!!

Ooc、私设如山慎入

 

窗外灰蒙蒙的天空,像是纸片燃烧过后的余烬,屋前的一片草地早已荒芜,地缝中探出的自动浇灌器挂上些许冰晶,一旁的木质低栅栏盖着一层薄雪。街道上空无一人,街对面的屋子却亮起了橘色的灯光,那是与家人团聚的时刻。隔着一条街的窗户里跃动着人影,只是因温差汇聚在玻璃窗上的雾气模糊了奈因茨的视线,使他看不清他们脸上的表情。


他伸出手试图擦去,而碰到玻璃的刹那,他便停下了动作,像是控制程序的自我调节,他听到内部零件发出的咔嗒声,短暂的几秒后,在窗户上画出一个连自己也不明意义的符号,转身面向空荡荡的客厅。


作为一种高智能的科技产物,他不应该有人类容易情绪化的一面,他把自己放置在安静昏暗的环境中,就像待在模拟生命的地下实验室,随时待命,随时准备完成一个又一个指令。可他现在遇到了问题,是控制程序都无法解决的。


他本该就着这个问题,回一趟模拟生命的总部,而这个“问题”让他留在这栋阴寒的屋子内。他也顺从了自己的心意,他不想回去被拆解成一块块废铁,失去自己弄明白整件事来龙去脉的机会。


两个多月前,他的两个哥哥——康纳和康尼回来之后,就变得十分反常,他时常会看到他们互相争吵的情景,虽然他知道他们从来不对盘,但他们发生争端的缘由却是他没有想到的,是因为一个叫汉克·安德森的人类。


他记得最后一次,他们当时吵架的神情,争锋相对,分毫不让,似乎下一秒就会把对方的身体击穿,或是把相看两厌的脑袋拧下来。地板上到处是他们溅落的蓝色机液,黏稠得像是人血。康纳脸上的仿生皮肤被康尼划破了,可窥见裂缝内部排列齐整的线管,而康尼从踏进这里之始,便褪去了类人的肤色,露出苍白的机械形态,似在向所见者展露着某种决心。


两个哥哥手中皆握着枪,他的建模程序预演过好几种阻止这场无意义战斗的路线,而每一次都会遇到来自两个哥哥的阻碍,他们将他排除在外,用无声的命令让他做一位旁观者。他试想过远程通知模拟生命介入,可这个屋子就像与世隔绝的孤岛,他发不出任何讯号,甚至无法通过骇入控制他们的身体。


“你疯了吗?这根本不可能,是非法的!”他听到康尼对康纳咆哮,“你这是在违背他的意志!愚蠢至极!”


“违背他意志的事情,你做得可不少。”康纳的笑容令他觉得陌生,人类用来形容“毛骨悚然”的表情大抵如此,“你根本没有权力指责我和我所做的一切!”


“你真是个无可救药的可怜虫。”康尼的身体轻微颤抖,像在嘲笑这眼前的同类,“你也只能在幻想中自我宽慰而已。”


“也比你口是心非的自/渎实际,我都快忘了是谁需要在制造他人的痛苦中寻找存在感?”康纳毫不留情地反唇相讥,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康尼眉心的位置,“你不过是自私,和我一样害怕孤独,为何不承认呢?你的···”


“分明是你偷走了原本属于我的东西!只属于我的东西!”康尼截断了康纳的话语,握着枪的手扣住了扳机,对着康纳怀中抱着的匣子,“把那个匣子放下!否则我会毁了它。”


“那你会先毁了你自己。”康纳这么说到。


在那一瞬间,始终是局外人的奈因茨,他的灰眼睛捕捉到了相向而行的两颗子弹在空中旋腾而过的轨迹,子弹们击中了各自的目标。


他的两个哥哥倒在地上,像被电流击中一般痉挛着,仿生机体流出蓝血,再次浸染地面。他麻木机械地走到他们中间,似仓惶无措的人类小孩,他不知道该先帮助谁——康尼的脑袋被击穿了,逐渐失焦的仿生眼珠使之对他的叫喊毫无反应;康纳的腹部被击穿了,仿生人赖以为生的能源核心正往外漫溢着,仍然带着同样破损的黑匣子,顽固地向门口爬去,对他的呼喊毫不在意。


但这一切十几秒后就定格了,康尼安静地躺在屋内的地板上,康纳则趴在了屋外的草地上,他先前被屏蔽的讯号传输了出去。


模拟生命派人收走了他两个哥哥的机体,告知他,康纳和康尼借着维修之便,在模拟生命的实验室进行违规操作的事情。


“所以···他们的遗体不会被保留,是吗?”他问那个调查员,他没想到模拟生命会派一个人类来,即便平权运动早就大获成功。


“是的。”调查员皱着眉,似乎对他的用词有些意外,“要知道,他们的行为不符合规定,会造成严重的后果,要是生产线再出什么麻烦,公司好不容易挽回的声誉就完蛋了!我的工作好不容易才有着落···”


“我能留下这个吗?”他捡起掉落在草地上的黑匣子,破损处流动着金属质感的光泽,那是一个个精密的芯片,“这对你们没什么用处,算是我哥哥们的遗物,而且···我会向公司保密。”


“好吧。”调查员耸耸肩,对他亮出一个控制板,郑重其事地说到,“请给我一个十五字的五星好评。”


自此,他所在的屋子内盖上了白布,用人类的方式表达一种怀念,和他无能为力的歉疚。他惊讶于自己越来越像一个多愁善感的人类,对“问题”的迷惑,促使他修复了那个黑匣子,以他多年来对两个哥哥的认知,他确定他能在里面找到答案。


长长的管线插/入他手臂内侧的外接口,另一端连接着黑匣子,联通的刹那,一股数据洪流裹挟着他的意识坠入时空隧道。


在一片混沌间,他嗅到了食物的味道,睁开双眼便见到叼着汉堡和他相视一笑的中年男人,蓝色的眼睛倒映着同样啃汉堡的他。


“我的天···”中年男人狠狠地咬下一口,咽下后,一把搂住他的肩膀,打趣道,“这很不错!我以为仿生人不吃垃圾食品,我还能多吃一份。”


“不,汉克,仿生人确实不需要人类的食物,但我想试试。”他张了张嘴,发出不属于自己的声音,他夹在名为汉克的中年男人身侧的手,绕到了对方的身后,环抱着宽阔的后背,“而且我不会有让你多吃的机会。”


“哼,那真是令我高兴。”


他听到汉克的咀嚼声,残留在他嘴中的汉堡并未滑入喉咙里的特制食袋,一些想体验人类生活的仿生人会加装这种东西。这不是他的风格,他仍是下意识地嚼碎了口中的食物,细细品味,即便他的感受器只会将之汇总成单调的数据,投射在他的仿生眼珠上。


他们走上汉堡店前的人行道,汉克应他的要求没有把车开来,而是同他一起步行回家。他们就这样搭着彼此的肩膀在簌簌的寒风中挨着。


“该死的天气···”汉克咒骂着,怨愤地看向他,“和该死的仿生人···”


对方口中升腾的雾气抚到他的脸上,让他把他抱得更紧:“这样会好点。”


沿街的商店大多歇业了,只有为数不多的仿生人在柜台前忙碌。沿街的大号橱窗反射着他们缓慢前行的身影,又被一则则全息式广告掩盖。而眨眼之间,它们则变成了一台台播放着不同画面的老旧电视机,在向他讲述着一个似曾相识的故事。


一个金发碧眼的小男孩边跑边踢着足球,这颗足球在奈因茨的面前停下,他不自觉地抱起了男孩,额间相抵,笑声爽朗。当小男孩回到地面,便将足球带往更远处,在他视界的边缘,幻化成一个青年的背影,带着一群身着制服的警员追击着罪犯,而总是冲在前头。


跳跃至下一个橱窗,青年从教堂的门口走来,对着他眨了眨眼睛,让他把放在口袋里的戒指盒拿出来。对方搭着他的肩膀告诉他,要给来教堂做礼拜的暗恋对象一个惊喜,他要向心仪的女孩求婚,而他差点捏碎了那个包装精致的盒子。


作为嘉宾的他,参加了青年的结婚宴会,并在一年后成为对方孩子的教父,直到青年的婚姻破裂,一场突如其来的车祸夺去了他教子的生命,他看到青年沉迷于酒精的麻醉,渐入中年,坐在酒吧台前一杯接一杯地喝着威士忌,蜷缩在难以一眼发觉的角落,挂满疲惫。


于是,他从酒吧门口走过去,有人却先他一步找到了中年人,把一张美钞垫在空酒杯下,推向酒保,对身旁的中年人说到:


“你好,汉克·安德森副队长,我是模拟生命的仿生人康纳···”


他感到空气凝固的间歇,和他走在风雪中的汉克推了他一把,责备他到:“你盯着这个破橱窗已经有五分钟了!该死的仿生人,你是在暗示我要送什么新年礼物给你吗?!”


猝然间,橱窗映照出他此时古怪的笑意。


模拟的景象如此真实,黑匣子像是一个正在研发当中的感官体验诱发器,能把他人的生活体验放入另一个人的脑子里,围绕着使用者展开的讲述,撰写仅属于他的剧本,真实和虚构在一次次实验中逐步融合,让他分不清那到底是他们三个当中谁的记忆,或者这一切又是康纳遗留给他的恶作剧?他无意间打开的潘多拉魔盒?


“我的天···你该不会是想要那个红色的围巾吧?”汉克揪着他的衣领,他们靠近了些,对方的气息氤氲着他的脸,“仿生人居然会怕冷?”


“超低温会让我们休眠,这是为了防止机体损坏。”他握着衣领上的手搓了搓,“但我确实想要,你会给我买吗,汉克?”


“······在这等着。”


汉克对他翻着白眼,开门走进店内,他知道他现在和人类撒娇时的表现没什么差别。汉克吃软不吃硬,这是他的两个哥哥得出的结论。


不一会儿,汉克拿着包好的围巾走到他身边。他用属于他自己的声音请求到:“你能为我戴上围巾吗?”


“该死的仿生人!”面露愠色的中年人,对他得寸进尺的行为骂骂咧咧的。


在他以为那个纸袋会砸到他头上的时候,中年人仅是让他微微低下头,厚重柔软的红色围巾一圈圈缠绕在他的衣领上,这是他首次觉得这件高领制服非常碍事。


他们继续走着回家的路,在飞雪覆盖的地面上留下一串串脚印,矗立在道路尽头的建筑物轮廓越发清晰。当他看清它的全貌时,足以撕裂所有感观的力量轰击了他的意识,它像一个破坏力极强的病毒删除了他眼前的数据,企图将他完全吞噬,就像用静电抹去磁带上的记录那样,他不知道这是不是康纳为闯入者设置的防御机制。


他被驱赶着,逃入一片陌生之地。


白噪音的嗞嗞声萦绕在他耳畔,关于汉克的片段因病毒的追逐遗失了,可他身上的围巾留了下来,关于这一切的记忆不断在他眼前铺展开——


他们三个是如何与汉克·安德森建立起跨越友谊的羁绊的,如何陪伴那个人类走过最后一段时光,如何在漫长的伤痛中体验离别的孤独而备受煎熬,又是如何下定决心去做一件能为此画上句号的事。


他明白康纳对汉克的爱早已深入代码,除非摧毁仿生机体,否则它不可能消失,违背了初衷制造出的黑匣子,是抚慰软体的安定剂,却让康纳走向崩毁的另一端。


康尼没能阻止,因为对方和他一样懦弱又自私。康尼只不过是想让子弹贯穿了黑匣子,再洞穿自己那颗满是空洞的仿生大脑而已。


红色围巾被割裂成一块一块的,柔软的纺织物表面硬化成光彩熠熠的碎片,如同玫瑰的花瓣,每一片都能延展出整朵玫瑰盛开时的形态,它们七零八落地飘散着,向他展示出一个完整的故事,一些他不曾了解的细枝末节,像一把锋利的刀子扎进他的意识里,让他发热,让他燃烧,让他嗅到了自己的悲哀。


明晰真相的心在隐隐作痛,他记起了所有事情的始末,他当初在汉克葬礼上的抉择。


他丢掉了于他而言万分珍贵的记忆,但它们就像这条红色围巾,时刻静待复苏。而他的两个哥哥,都因为这份纠缠不休的爱意而报废了,飞蛾扑火般的决然。


理智如他,依然无法抵抗趋光的本能,迈向那片寂静的墓地,停驻在刻有汉克·安德森名字的墓碑前,掘开了它。


他看见汉克坐在下面嫌恶地瞪着他,他在这个空灵躯体的主人开口之前,跳入其中。


空气的扰动让对方分裂成一个个不同阶段的汉克,展现在他面前,靠近他,轻抚他,又被一阵风吹散成荧光四溢的结晶,不断消逝,正如这生命不可逆转的衰亡。


仅留下一片,坠入逼仄坚硬的棺钵,被他接在手心。


他跟着躺了进去,握住手中的碎片,透过纯净的表面,他看到天际闪耀着的星辰,是千百光年之外的炽热,吸引着那些轻盈的灵体飞向了它们。


这块碎片的光芒在慢慢减弱,他预想到那最后一缕荧光的湮灭,竟然让他感到害怕。汉克的灵体正回望他,视线相交的转瞬,他体会到了人类对于光阴飞逝的哀叹,他知道那是汉克离别前的匆匆一瞥,如同他冷酷地在对方的墓前选择忘掉一切。


他不敢再看下去,紧紧握着那块碎片,锋利的边缘嵌入他的仿生皮肤,和他皮下的电子线路相接,使机体内的每个电子元件沸腾。


崩裂的软体最终稳定下来,他察觉到人类的舒适体温。


汉克仿佛就依偎在他身旁,飘落的雪花盖在他们身上。


End

 

Ps

我特么的居然写出来了

在8102年的最后一天

RK们都爱汉克,但是汉克已经下线系列(打死)

黑匣子,就是那个感官体验诱发器其实是康纳制造的东西,里面混合了他们三个RK关于汉克的记忆,这些记忆数据化之后,通过编码能根据体验者的偏好去编造情节。

为了打造出更完整真实的“汉克”,康纳需要窃取其他RK对于汉克的记忆。康尼对此感到愤怒,他宁愿毁掉这个东西也不会让康纳把他的记忆带走。

而早就选择遗忘的奈因茨对此自然是一无所知,对康纳和康尼的冲突感到手足无措。当然,他遗忘掉的记忆同样被康纳放进了黑匣子里。当他的两个哥哥撕得两败俱伤的时候,他接下了这个黑匣子,并且找回了自己的记忆,可他也发现了一切的真相,他当时所做的决定。

看似是开放性的结尾,但仔细想一下还是能猜出奈因茨的结局的。

大概就是这么个坑爹的故事···

各位元旦快乐咯!

溜了溜了···


评论 ( 7 )
热度 ( 2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