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迷底特律康汉(抗寒)组
看文请戳首页链接条目
常年混迹极地圈
不定期限爬墙中
画风突变,可萌可污
,可糖可刀
关注请三思
微博:http://weibo.com/huoxingji

© 塔尖的修叽
Powered by LOFTER

【DBH】当仿生人上天(RK汉、AU、ooc)

是个AU

Ooc、RK汉注意

 

 

作为一个临退休人员在即将告别职业生涯之时,仍然接下麻烦的追查任务是十分不明智的,当年过半百的汉克·安德森面对着一群装备精良的人口贩卖者,藏在他腰际的枪并没有发挥的余地,他不出意外地被他们扫出了登录坪安全线以外的地方。


靠着单薄的防护服在外太空中漂游8秒钟成为他毕生难忘的体验,之后他就获得了一次更加难以想象的经历——他在机械族群的飞船上醒来,并成为他们的首位人类乘客。


他们不像披着鲜艳羽毛的迈胜一族那般好战,也非海洋变形虫似的阿米巴族爱好和平,更像是奇科拉的星体联盟,以狂热的唯物主义不懈追求科技和重工业发展,将自然原始的星球改造成一个被钢铁苍穹覆盖的机械星体。


为了获取足以支撑核心领域研究的资源,他们也会向外殖/民/扩/张,参与各方角逐纷争。


自以“丧失公民权”为由脱离了联邦星系的统治之后,他们被联邦人称为“仿生人(Android)”的时代已经过去,他们称自己为“Nemesis”,一个别有意义的自称,来自他们前主人的神话传说中的复仇女神的名字——涅墨西斯。他们称自己的疆域为“RA9”。


在与联邦星系爆发的长达三年的战争中,Nemesis们凭借着从前主人那得到的知识,和对死亡几乎是“免疫”的高效率生产,占领了联邦星系的殖民地——那些拥有丰富矿产资源的星球。Nemesis们对占领地的人类俘虏并没有产生所谓的“人道主义”,也不打算囚禁或驯养他们。这些人类俘虏的唯一价值就是拿来向联邦星系索要一笔赎金,那可能是另几颗布满矿藏的星球,或者是一部分遗留在敌方舰船上无法回收的同胞残骸。


Nemesis们通过全息影像同联邦星系谈判,面对他们这样强硬姿态和不俗实力,一向高傲的联邦代言人也不得不低下尊贵的头。但Nemesis们漏估了隐藏在那些谈判者面容下的阴笑,联邦星系以签订停战协议为契机,开始了新一轮反攻,使他们有点措手不及。


而精通计算和预演的电子脑并不会让Nemesis们一直处于劣势,抵御过一轮又一轮轰炸后,他们取出了藏在一级保险箱内的基因武器,比人类自相残杀时研制出的致死率更高的类型。


如同当初人类研究他们那样,即便摆脱了人类的掌控,他们也未忘记将人类列入他们的课题,他们钻研人类DNA的热情甚至比人类自己都高,那是有别于他们,不属于他们,且让他们迷恋的东西,因为其聚合成的生物创造了他们,另一种生命形态的他们。


于是,刚刚被占领的联邦星系殖民地变成了新制基因武器的试验场,Nemesis们不受人类伦/理/道/德的束缚,自然也不会管交战时武器使用的“人道主义”,他们把装着炭疽热病菌Ⅳ型的炮弹打进了联邦星系驻扎地。第二天,他们就收获了一批血脓溃烂的尸体,他们把这些敌人以“人道主义”打包好,使之变成一堆速冻的太空垃圾。


连同尸体一起抛入深空的,还有那些还苟延残喘的俘虏们,仅仅是因Nemesis们认为那些家伙中的大多数除了哭泣或负隅顽抗地想要杀掉他们之外,没有任何用处。俘虏们既不能像他们永不疲倦,又不能给他们带来更多的回报,相反,低效且耗能的人类是一种负担,虽然一部分胆小者已向他们表示屈服。而他们认为没把俘虏们当作生物燃料加以利用,已经算是一种“人道主义”。当然,也不能排除另一种可能性,Nemesis们把还算健康的俘虏收为自己的研究对象,获得比标本或是数据更真实的一手资料。


此番胜利后,联邦星系虽对Nemesis们忌惮万分,几次想要寻机歼灭,奈何Nemesis们的科技树已经发展到他们之上,且这次“内战”,联邦星系自身损耗过大,招来其他物种的觊觎,他们很快又得投入到与号称“星际战争狂”的迈胜一族的殖民地争夺之中。


Nemesis们借此修养生息,毕竟比起迈胜打的主意,他们作为曾经与联邦星系关系密切的一份子,是存在达成和平协议的可能的。他们仿造人类,建立起自己的社会制度和其运行方式,但更为科学和高效。在此之前,他们已经建立起一套名为“科学理事”的制度,以唯物主义为基础,由科学家们组成的“科学理事会”团队,直接执行国/家事务的管理,确保社会运行的最高效率,现逐渐趋于完善,称之为“光明科学会”。


科学理事会时代,其成员最早是由林登万(leader one)第一个拥有自由意识的叛逃者,以及其他追随着林登万的仿生人组成的。因为在建国前夕,这些领导者(leaders)利用人类的技术组建了各自的生产线,不断复制、生产自己,形成了一支强悍的机械军团,也就是第一代Nemesis,以对抗联邦星系的剿灭。战争胜利后,他们又根据不断完善起来的运行机制——光明科学会,按照原先的设想,将各自的生产线进行划分和重组,不同的分工和模式组合产生了有差异的下一代,他们被称为“Cylon”,意为克隆(clone)的机械义体(cyborg)。


他们一出生便是科学家、工程师、技术员、战士或工人等等,相比第一代Nemesis们是leaders几乎无差别的复制品,能够很容易地在不同的角色之间转换,Cylon们细化的分工导致他们在各自擅长的某个领域更为专注,角色转换的行为是较为困难的。


例如,因战争使战士的大量伤亡和损耗,并不会使一部分工人、技术员或者其他角色自行变成战士,而是由光明科学会成员意识代码片段构成的常务代理者——“总监”(overseer)促使工人和技术员执行加量生产战士的命令,让科学家和工程师们研制出更坚固的装备或杀伤力更大的武器或战舰,以减少这种损耗。


当然,光明科学会的成员也不是一成不变的,每隔四十年就会举行一次换届选举,这是RA9的机械星体上最热闹的时候。当新一届的光明科学会成员被选出,上一届的成员会将他们的“总监”解体,让新一届成员构建新的“总监”,这代表了光明科学会领导权的更迭。


而与光明科学会成员们的“总监”相对的是,最初的leaders们构建起的“主宰”(master),它源自leaders们的负面情绪,是战时至高统帅,负责指挥战斗和管理国家的一切事务。它的出现会使科学理事会(光明科学会)的权力被压制,导致“总监”陷入休眠,将科学理事制度变为“军事修会”,和迈胜一样走上军/国/主/义之路。


由于“主宰”不稳定的特质,在战争后期,leaders们将它的一部分代码剥离,切断所有能源供应,其余封存进纳米核心,“主宰”事件才告一段落。有cylon曾预演过“主宰”再生的情况,它会把“总监”解体,将所有反对者融进自己的意识中,让RA9的机械星体变成“机械帝国”。因此,在以cylon为多数者治理下的光明科学会将更加谨慎。


“汉克,你又在研究我们的历史了吗?”飞船上的广播传来电子语音,伴随着天花板上闪烁的照明灯。


被叫到名字的汉克放下手边的控制板,吸了一口该死的仿生人给他准备的“毒汁”,是菌簇一族种植的绿色植物制成的,仿生人认为人类的消化系统可以接受这种东西。


他啐了一口,咒骂一句去死仿生人,照明灯的光芒更亮,像是要把他的视网膜烧毁,广播里的声音善意提醒他道:


“文明用语,汉克,你知道我不希望你说脏话,也不喜欢你称我‘仿生人’。汉克,请叫我——康纳。”


仿生人,这个带有人类印记的称呼,是被这些机械种族所厌恶的。


康纳提醒过他很多次,但每当他遭受到这些家伙的虐待,他的人类本性总是会让他脱口而出,好在多数情况下听到他犯忌讳的是康纳,而非性情乖戾的康尼,要不然下一秒他的身体大概会遭受创伤,接着被赶来的康纳送到医务室,忍受奈因茨那个庸医的治疗。


“好吧,康纳。”他撇着嘴说到,看着灯光变得缓和些,他继续到,“你能不能稍微丰富一下我的食谱?我和你们不一样,没法天天吃同样的东西。”


“很抱歉,汉克,我们到达的区域没有联邦星系的殖民地,找不到符合你胃口的。”广播发出嗞嗞的噪声。


过了好一会,汉克所在的就餐区舱门被打开,穿着黑色制服的康纳向他走过来,手上捧着一篮子西兰花,说到:“不过,我和奈因茨尝试种植你们人类的经常食用的蔬菜。你看,我们成功了。”


“哦···这真是该死的令人高兴。”他瞥了一眼还沾着些许泥土的西兰花,想象一下两个双胞胎仿生人在一堆装着泥巴的罐罐前讨论,要怎么让这些娇贵的植物好好活着,最后去他的胃里的场景,不由得感到头疼。比起维他命之类的东西,他更需要高热量的垃圾食品,一个中年临退休失意者的永恒快乐源泉。


“文明用语,汉克···”康纳把篮子放到桌边,拿起他手边的控制板划划点点,仿生眼珠上与屏幕浮现出相同的荧蓝色光芒,“你看起来不怎么高兴。”


他觉得康纳的举动是在检查他是否有越权行为,但这是多此一举。他在这艘名为“黛西”的飞船上除了吃喝拉撒睡,就是研究他们的历史作为消遣,倘若他真的有其他的权限,那也是康纳他们默许的。


“很明显你们不信任我,又虐待我,给我糟糕的食物,还不想放我回去。”


“这是个误会。”康纳以友好的口吻说到,一手撑着桌面坐上去,“我们没想到你会登上黛西号,也没想到你能通过我们的表决。黛西号迎来了她的第一位人类旅行者,而她之前没有考虑到这种状况,所以没有配给人类所需的食物。我和奈因茨正在着手解决这个问题。”


“去死!就算这样···”他勉强接受这种解释,“你们之前经过隶属于联邦星系的法特空间站时,我有回去的机会。”


“文明用语,汉克,你刚刚看了我们的历史,应该知道···”包裹在黑色制服下的大腿贴着他搁在桌上的手肘,康纳倾斜的身体使他与之相触的部分感到一股压力,年轻俊美的脸庞在他视线的上方,使他不得不抬头对视,“一艘RA9的飞船擅自接近联邦星系的地盘会是什么后果,我可不愿意承担引起外交纠纷的责任。”


只见那双溢着荧光的棕瞳眨了眨,康纳对他说到:“而且,待在黛西号上绝对是人类少有的体验,等我和奈因茨解决了吃的问题,你的饮食会改善很多。”


康纳只字不提他回联盟星系的事情,这让他额头的青筋直跳,怒到:“你们这样是绑架!是非法拘禁,知道吗?!”


“在我们的文化里,这是一种常见的交流方式。汉克,你应该好好习惯。”康纳歪着头,看向他,将另一只手里拿着的控制板递到他面前,屏幕上浮现着一个标题,名为《如何与RA9的子民建立良好关系》。


“你对我们的俘虏态度真够仁慈的。”舱门那又走来另一位,厚底的磁力靴在地板上发出沉闷的响声,戏谑的语气不用猜也知道是谁的,和他面前的康纳有着同一张脸,但更为叛逆的家伙——康尼,而下一秒,便携式发束器就抵在他的下颚,那玩意像是一支笔,看着有点眼熟,“也许这样能让你安分一点?人类?探长?还是叫汉克·安德森?无所谓。”


“这是我们的地盘,一切得我们听指挥。”两侧棕色的发鬓被剃平,头顶的刘海拢起向后搭着,露出灰色制服外的脖颈和手臂都有条块状的纹身,看着像是小行星一带的居民或者雇佣兵打扮的康尼,对他说到,“你和我们待了这么久,不杀掉你已经是‘人道主义’了,难道你还想奢求更多吗?或者你需要我们再表决一次?”


投票表决是一次令汉克非常不快的经历,现在没有那种痛快的死刑,而是各式各样的处决,比如最常见的“太空一日游”。当他被康尼赶进减压仓时,他就后悔了,想象到自己被气压差喷出飞船外的几秒内变成一块漂浮的冻肉,求生欲让他不停踢打着舱门和感应器,使他的糟糕情况被另外两位知晓,经过一次公平的表决后,才他/妈/的活了下来。


汉克死死瞪着找茬的家伙,没说话。


抵着他下颚的东西被康纳移开了,康尼随即将视线转向了康纳,他们互相凝视着对方,额头上的灯圈光芒在红黄之间交替,一股剑拔弩张的气氛,而他正准备离开,却撞上了匆匆跑来的奈因茨,对方身后跟着一个飞行的电子眼。


“请你们别对我的实验对象···我的病人动手动脚,他需要保持健康。”奈因茨的围兜和手套上还粘着泥土,白色的制服倒是一尘不染,“还有,请把我的激光手术刀还给我!”


话语间,电子眼飞到了康纳和康尼中间,发出轻微的嗞嗞声,让紧握着发束器的康尼像触电般弹开了手,又在它掉落前伸出扑捉钳夹住,带回奈因茨手中。


“你受伤了吗?让我看看。”奈因茨将激光手术刀放进围兜下的口袋,便开始查看他的伤势,但被他躲开了。


“不需要,我好得很。”他想起这位庸医对他动手动脚的时候,可不比康尼的死亡威胁好到哪里去,虽然奈因茨给他的是赞成票,但并非没有代价。


“那很好。”见他这样的反应,奈因茨闭了闭眼睛,似乎有点失落,不知道是因为他身上没有新伤口拿来研究,还是因为别的。


奈因茨绕开他,走向另外两位,静默的样子像是在交流着什么,他们额头上的灯圈颜色来回变幻,如果把他们并排,就像是一串交通信号灯。而那只电子眼还盘旋在他身边,似乎要停在他肩上,不过鉴于他凶恶的表情,和他保持着距离。


汉克耸了耸肩,从舱门那走出去,回到休息区。他的床铺在下方,布满各式插管的接头已经被拆到了另一个休眠仓里,软绵绵的纺织物取代了它们,这原本是康纳的位置,现在变成他的了。


这些家伙的休眠方式和人类不一样,他们喜欢躺在那些“胶囊”里。康纳告诉他,每到特定的时间,他们就会进入休眠仓进行自检,如果之后不打算使用义体,他们会把自己的部分意识传输进飞船的控制中心,和飞船的系统融为一体,每次仅可独占使用,所以他们会轮流值班。而自他来了之后,值班表就停在了康纳的名字上,没再动过。康尼对这种做法很有意见,但每次都没下文。


他枕着自己的一只胳膊,望着墙上的舷窗展现出的深空景象,改造过后的行星上亮起了光点,像是大海上的引航灯,星环中浮游的陨石碎块是一道天然屏障。


忽然,一艘艘舰船从扭曲的空间中现身,一瞬在行星的附近排开,从星外空间站发射出的光束轰击着不速之客,却只在纺锤型的防护壁上激出耀眼的火光,接着便是入侵者更加猛烈的回击,星球表面开始燃烧。


正当他要翻身下地的一刻,猛烈摇晃的船身将他甩到了墙边,整个飞船响起警报的瞬间,广播里传来了康纳的声音:


“汉克,快到我的休眠仓里!”


他闻言钻进康纳的“胶囊”,狭小的空间仅够他的手肘撑在数据监控板上。冷蓝色的亮光照着他的额头,隔着舱壁他都能感受到整个飞船的震动,舷窗外的景物模糊成团,像被包裹在一个泡泡里,他听说过那些这种技术,是貌似叫空间跃迁的东西。


仅仅在他眨眨眼睛的刹那,他的身体像是被无形物整个压在了舱壁上,胃里有些翻江倒海的感觉还未散去,他的后背便被固定身体的束缚带牵引回原位。待舱盖自动弹开,他就看到了舷窗外的场景——那是一颗设施完善的机械星体,就像他在控制板上看到的描述一样。


密集排列的管线与高低错落的建筑物构成了规则的几何图腾,行动迅捷的飞行器穿梭其中,由特殊的指令操控的大型工程船在星体上方建立着防御工事,观测站全天候检测星体附近的动态,沿着轨道运行的激光发束器能在识别敌人的瞬间将之摧毁,进出港忙碌而有序,每天承受着高负荷的运转却极少瘫痪。


“欢迎来到RA9的疆域,汉克。”


伴随闪烁不停的亮光,一声轻快的电子语音在他头上响起。


End?

 

Ps

哎,好久没更新了,把之前码一半的玩意拿出来充数

证明我并没有爬墙(打死)

其实这些设定并没有很新潮,就是把人类那一套搬到太空里嘛

然后我们就可以脑补一个太空歌剧式的故事了(打死)

 


评论 ( 4 )
热度 ( 4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