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迷底特律康汉(抗寒)组
看文请戳首页链接条目
常年混迹极地圈
不定期限爬墙中
画风突变,可萌可污 ,可糖可刀
关注请三思
微博:http://weibo.com/huoxingji

© 极地发电叽
Powered by LOFTER

【PARO】魔威拉(钱三角:荷/耀/米、探险故事、报社)P8

1-3

4   5  6  7


Part8


穿过狭长的洞窟通道后,展现在阿尔和霍兰德面前的,是被冰川包裹的断崖,同他们之前攀登的垂直岩壁并无区别。骤降的温度让阿尔不自觉地搓了搓胳膊,他看着附身查探的霍兰德,又瞟了瞟脚下的冰渊,问到:“现在该怎么办?”


“往下。”那双十字星瞳瞥过他,环顾四周,“出路应该在这附近。”


“好吧。Hero先探路。”说着,他就和霍兰德固定上升器,给自己拴上安全绳,较重的潜水器被拴在了下方。


双I腿垂直于冰崖,手中的调节器有规律地放绳,他离霍兰德所在的地方越来越远,而离地表越来越近,便加快了下降的速度。可急切的心情使他忽略了潜水器的过I度摆I动,导致安全锁在他即将触地的那一刻崩裂。他连人带瓶从冰崖的斜坡上滚落至一堵冰墙,巨大的冲击力又让他们撞破冰墙,掉进了另一处洞窟。


“阿尔弗雷德!”


“阿尔弗雷德·F·琼斯,听得到我说话吗?”


“听···听到了···hero在下面!这有个洞!”


被一层厚冰撞得晕沉沉的阿尔,站起身拍了拍潜水服上的碎冰,歪倒在一侧的潜水器被他收了起来。他观察着周围的环境,这里遍布着喷I出蒸汽和冒着硫火的窟窿,明黄的火光映照着整个洞窟,嶙峋的石阶上挂着发黑的铁器,旁边散落着数不清的人骨遗骸,没有一具是完整相连的。潮I湿且闷热的空气带着一种刺鼻的气味,这如同地狱般的景象,与方才他下落的冰崖简直天差地别。


“像沼气的味道···”不一会,霍兰德也顺着他的绳索抵达此处,和他一道查探着这个洞窟,“看来,我们到了一个屠/杀/场。”


“别开玩笑了。”他一点都不希望对方一语成谶,但脑海里又不停回想起他们出发前的那天晚上,凯撒先生所说的故事,“hero真希望那个传说是假的。”


霍兰德没有回应他,继续顺着石阶向前走,他跟着对方来到了离水潭最近的地方,潭中I央是一处不停喷/涌的大泉眼,不规则的石笋环绕在它的四周,像是一个个守卫。


“它就是出路了。这里本来应该是一条没水的通道。”


一束光线打在涌动的泉眼上,霍兰德说着,把自己携带的装备卸下,正打算进行下一步计划时,寒意顺着浸在水中的双脚蔓延,异变的幻痛再次袭来。王耀所说的那些寄生虫正在他的血管中畅游,攻占着他的每一处细胞和神I经。


它们在他的身I体里安营扎寨,构建起盘根错节的丝网,似是另一个依赖于他的循环系统,驱使他的大脑服I从命令。疼痛的恍惚中,他看到了猎杀者丑陋的全貌,凶I残和狡诈至极,他是它们的饕餮盛宴。


像是有什么东西要破体而出,它们让他的脏腑翻江倒海,但一切又为他的求生意志所打I压,他把这种分I裂融合的痛苦咽了下去,苍白的脸上渗出些许冷汗。


“你看起来很糟,表哥···”阿尔扶着他的胳膊,让他坐到一边,“是···王耀说的···因为感染吗?”


“你顺着水流I出去,我回去找他们。”他没有回答阿尔的疑问,而是说出了自己的决定,那种噬人的体感正缓慢消失,他需要把进入恶I魔布下陷阱的人救出来。


“说什么呢?救人从来都是hero该干的事情。”见他如此,阿尔的神色更加忧虑了,像是知道他在逞强般,劝他到,“而且你现在身I体不好,应该让hero去才对。”


“带着潜水器。”可他没有理会阿尔的好意,“你必须准备下水。”


“不。hero不下水,你也不要回去。”阿尔也未听从他的指令,而是把潜水器放到了身后,对他说,“听着,霍兰德,你带hero走到这里,你是对的。但现在该听hero的了,hero要回去找他们,你就在这里等。”


“阿尔弗,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倔的?”他不经意间问到,那双十字星瞳的冷色缓和了些,“我一直认为我们没什么相似之处。”


“嗯···大概是很久很久以前,hero作为你的表兄弟出生的时候。”阿尔耸耸肩,带上身后的潜水器,向冰崖的方向走去,“当然,hero没你这么无聊就是。”


原路返回的阿尔潜入了王耀和基尔伯特选择的那条暗河,狭长幽暗的地I下水道内生长着白色的藻类植物,像是一条条寄生虫吸附在石壁上。他时不时能看到底部遗留的潜水装备,好在那些零散的装备并不是他们所使用的型号,这让他加快了潜游的速度。


几分钟后,阿尔来到一处石滩前,两副潜水器倒伏I在地上,旁侧留下了深浅不一的痕迹,似乎他们是被什么追赶着,落荒而逃。


“王耀!”


“基尔伯特!”


“你们在哪?”


他四处搜寻着,脚边碰到了浸血的背带,潺I潺的血水从一侧岩壁上流下。转瞬间,他便听到了基尔伯特的呼救声,他看到对方正卡在一处岩缝间,两只胳膊费劲地扒着岩壁,不让身I体落进去。可在那股强大的拉力下,他没能将基尔伯特拽出来,对方还是被拖了进去,他不得不跟着爬进去救人。


潮I湿的洞窟内十分昏暗,生长着石笋的地面上留下一大滩血迹,基尔伯特的背包落在骨堆旁,浓烈的腥气和腐I败的氨味扑鼻而来,这让赶来救人的阿尔心中一惊。微凉的液/体滴落他的脸颊,手指触到一抹鲜红,他顺着手中的光线看去,气息奄奄的基尔伯特就在窟顶,尖锐的石柱穿过了对方的身I体,基尔伯特被死死地钉在了上面。


“基尔伯特···”他不知该用何种表情面对现在的情况,若说他自己能救下对方那是胡扯,这种无I能为力又让他想起路德维希的死。


“王耀···博士···”那声音像是破了的风箱发出的,基尔伯特撑着最后一点精力,望了望洞窟的另一个出口,暗示他,手中握着的登山镐掉在他面前,“抱···歉···快···逃吧···”


他连喊几声,基尔伯特都不再回应他,而躲在暗处的怪物察觉到这边的动静,发出滋滋的声响,张I开血盆大口朝他冲来。他慌忙地捡起登山镐,跑进基尔伯特生前所指的那个出口,怪物则在他身后紧追不舍。


令他心惊的是,怪物比他更熟悉这里的环境,无论他用多快的速度,依旧甩不掉回荡在四周的滋滋声,怪物很快便把他的去路堵死,他看到它倒挂在通道顶部的岩壁上,不徐不慢地向他爬来,一副势在必得的样子。


“该死的!”他把登山镐横在身前,为作一次殊死搏斗。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一阵刺耳且有规律性的音频在通道内响起,那怪物像是受到惊吓般转身就逃。他警惕而疑惑地看着通道另一端,直到一个熟悉的身影占据了他的视野,神情紧绷的脸上才露I出一丝欣喜。


“王耀,太好了···你没事!”


“能见到你真好,阿尔。”


他们紧紧相拥,互相宽慰着彼此疲惫不堪的心。王耀告诉他,方才能把怪物吓跑的原因,要归功于对方手上拿着的这把声纳探测枪,它发出的声波脉冲对怪物来说,是一种恐I吓,但狡猾的它们很快就会意识到这是个“纸老虎”,为此,他们必须抓紧时间逃离这个地方。


“霍兰德是对的,这里是陷阱。”说着,王耀想起了什么,便问他,“基尔伯特让我先跑,我不知道他现在的情况,你看到他了吗?”


“他被怪物杀了。”他摇着头,自责到,“hero没能救他。”


沉重的气氛持续了一会,当熟悉的滋滋声再度响起,他们不得不继续逃亡。


Tbc

又发了一份便当(打死)

主角光环的阿尔和老王

因为章节过长的关系,还拖一章就结束了(摊手)


评论 ( 4 )
热度 ( 1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