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迷底特律康汉(抗寒)组
看文请戳首页链接条目
常年混迹极地圈
不定期限爬墙中
画风突变,可萌可污
,可糖可刀
关注请三思
微博:http://weibo.com/huoxingji

【PARO】魔威拉(钱三角:荷/耀/米、探险故事、报社)P7

1-3

4   5  6


Part7


“导师!!!凯撒导师!!!”


“王耀别去!太危险了!”


“放手!”


“你们别在这乱动!见鬼!这是什么鬼东西?!”


“该死的,又来!大家快围成一圈!”


凯撒的被袭,导致幸存的探险队成员乱作了一团。急于救人的王耀朝霍兰德前行的方向游去,却被跟在身后的阿尔一把拽住,制止他以身犯险的行为。游到他们身边的基尔伯特与伊丽莎白时刻警惕着周围的动向,而被他们手中的探照灯吸引来的鳗鱼怪,正绕着他们浸在水中的身彑体来回打转,似在寻找最佳的下手时机,让他们不得不着手解决这种贪婪又诡诈的生物。


只身追赶凯撒的霍兰德与那只袭彑击凯撒的怪物一同潜入了水中,透过潜水镜,他看到溺水的凯撒正脸对着他的前方,鲜血从划破的伤口与破裂的嘴唇中渗出,随着一串串气泡扑面而来。


抓着凯撒的怪物被流动的潭水折射彑出虚影,它的体形不小,但游速极快,仿佛是天生的水中猎手,在水中展开的翅翼竟能像他的脚蹼一样划动自如,很快便在黑彑暗中渐行渐远。


待到他浮出彑水面,四周弥漫着一片难散的水雾,他身前的水潭泛开一片血墨,浓烈的腥味从对面的石阶裂缝中传来。


凯撒躺在石阶上虚弱地看着他,那双蜜棕色的眼睛快失了生气,断可见骨的左腿不断向水潭中放血。即便他们相隔还有六七米的距离,那只手仍是艰难地伸向他,嘴里发出微弱的呼救声,凯撒的求生意志并没有消失。


不幸的是,在他与凯撒只剩咫尺之遥时,锐利的爪尖突然从石阶的上方探出,它的外形和之前抓伤他的指爪相差无几,它精准地插/入了凯撒的胸腔,像是人在使用餐叉一般自如。血液飞彑溅到他的脸上,并未在他面前显出真身的怪物,毫无怜悯地将凯撒拖入了裂缝中,随之而来的是那种熟悉的幻痛,他又看到水面上交叠的虚像,超越常人的听觉使他知晓,凯撒的死已经是定局。


不久后,霍兰德返回了余下四人身边,向他们宣布这个令人悲痛的消息,并要求他们随他赶快上岸。可难以接受这个事实的王耀,终于忍不住对他大打出手,带水的拳头对着他的侧脸狠狠一击,将凯撒的死亡归咎于他。


“他说过···他不想往下走的···为什么不让我救人?!为什么···?”


“已经结束了,王耀。”面对王耀的质问,霍兰德只是这样冷静地回应,“你救不了他。”


“很抱歉,王耀···”阿尔见状,把手搭在王耀的肩上,拍了拍,缓和着气氛,说到,“可保护你也是我们的责任。走吧。”


五人顺着水道游进了一处布满暗礁的浅滩,他们背靠着凹凸不平的岩壁,小心翼翼地前进,漫过胸腔的水位在他们前进的步伐下,越来越低,时不时还能听到上方传来的滋滋声。


“那到底是个什么东西?”阿尔指了指发出声音的上空,但黑漆漆的什么也看不到。


“是回声定位法。”试图平复着自己心情的王耀,跟在阿尔身后回应到,“可能就是它在找我们···就像蝙蝠在黑彑暗中寻找蛾子一样轻而易举。”


“在这等着,我去前面探路。”


话语间,霍兰德已将他们带到了一个宽敞的“大厅”内,它的高度甚至比他们进入魔威拉的第一个“大厅”还要高,四周皆是垂直的峭壁,只有一处岩洞,让他们脚畔的暗河汇入其中。


“这里的水流很强!”走到离暗河最近的石阶上,基尔伯特拿着探照灯观察着面前的岩洞,“它肯定会流向地面!”


“阿尔弗,我们两个要爬上这堵石墙。”探路完毕的霍兰德回到队伍里,他对阿尔指了指身后高峭的岩壁。


可阿尔还未回应他,站在暗河边的基尔伯特便反驳他到:“疯彑子!这可是干流!顺着它走就可以出去了!”


“上去之后,我们会拉好绳索。”而他毫不在意基尔伯特的话语,充耳不闻般地继续对他们说到,“你们到时候用上升器爬上来。”


“队长,老彑娘可是攀岩高手,让老彑娘先上去打基础。”伊丽莎白打破了这份尴尬,调试着身上的安全绳,拿出袋子中的攀岩装备。


“谁都不用爬!”基尔伯特有些急了,朝他们喊到,“你们这帮瞎子难道看不见这里的水流吗?我们面前明摆着就是出口了!”


“你/他/妈/的只会用装/满/屎的脑子臆测。”霍兰德罕见地骂了一句脏话,金绿色的眼瞳扫视着惊诧的众人,愈加苍白的脸上闪过一丝阴冷,“你们什么都不知道。这是陷阱。”


“算了,磨磨唧唧的。老彑娘先。”伊丽莎白摇摇头,向霍兰德要求第一个上去,可被对方拒绝了,一脸不明所以地看向站在霍兰德的阿尔,问到,“他又有什么毛病?”


“hero也不知道。”阿尔耸了耸肩,便跟着霍兰德走向岩壁下方。


在带队的霍兰德给阿尔指出岩壁上方的路线后,他们就开始准备着攀登的器材。阿尔从背袋里拿出了改装后的丙烷罐子,能够喷彑射1.5米左右的火焰,足够吓跑想要接近他们的任何东西,并且能用上好几次。跟在后面的伊丽莎白仰视着岩壁的构造,从背袋里拿出一捆安全绳绕在了肩膀上,顺走了阿尔放在一旁的罐子,霍兰德不信任她能力的表现着实让她有点不舒服。


而坐在石堆上等待的王耀,看了一眼远处的霍兰德,便走到阿尔身边,说出了自己的顾虑。他的不信任已经达到了顶峰,他对这次行动有了担忧。


“你表哥病了,阿尔,他真的不能再领头了。”他说着,拉住了阿尔正在收拾安全绳的手,“他和刚开始的时候完全不一样···我不想···”


“他是hero的表哥,是hero的兄弟血亲。”阿尔朝他露彑出一个宽慰的笑容,拍了拍他的肩膀,说到,“你应该相信他。”


但这样小声的交谈并未逃过霍兰德的听觉捕捉,若隐若现的幻痛再次纠缠他的身彑体,压彑制身彑体异状的疲累,同回想起王耀曾经的沉默带来的失望,它们充斥着他的情感神彑经,差点让他在这次鏖战中败下阵来,可伊丽莎白的擅自行动更使他无暇顾及于此。


“伊丽莎白!”霍兰德站在岩壁下方大喊,却无奈这个强悍的女队员攀升得太快,“我说过,你不要上去!”


“死婆娘这么爱现,臭小子快去拿绳子!”闻声赶来的基尔伯特给自己扣上了铁锁和安全带,“伊丽莎白·海德薇莉,快给本大彑爷下来!”


“没事的。”早已攀到一半高度的伊丽莎白,回应着岩壁下焦急的队友,“你们这帮磨磨唧唧的男人就好好给老彑娘看着。”


很快的,靠着极好和协调性和敏捷的身手,全队中唯一一个女性——伊丽莎白,她爬到了一处突出的石台上,它连接着一处洞窟。靠在洞/口处,她可以感觉到一股气流,并将这个发现告诉了下方的队友。而那该死的好奇心让她没等到队友攀上这个石台,就往里面打探。摇晃的光线照亮了潮彑湿的通道,一串黏/腻的液彑体地在她的手上,那上下颚布满利齿的怪物如同变异的巨型吸血蝙蝠,杵着两侧的翅翼向她快速爬来。


猝不及防的后退使她忘记了自己所处的地形,当她尖彑叫着跨出最后一步时,强大的地心引力把她从石台上扯了下来,腰部所拴的安全绳将她悬在了半空。


“快让我下去!它在上面!”下方传来的呼喊让她混乱的意识清彑醒了些,她看到那个怪物爬出了石台。


虽然向队友发出了求救,但她并不想这样坐以待毙,毕竟她深知他们攀登的速度不比她快,而怪物正一点点靠近处在半空中的她。


拽住手中的安全绳以石台下的定铆点为中心,她踩着石壁尝试摆荡到她对面的崖壁上躲过一劫。可她的第一次尝试并没成功,怪物几乎是要咬到她,她必须尝试第二次。被安全绳拉扯的定铆逐渐脱出了岩壁,可供她尝试的机会不多了。


在第二次失败后,她站定在最右侧,举起手中的丙烷罐子,冲向另一侧的怪物。喷彑射彑出动火焰柱烧到了怪物的外皮,延缓了它的行动。看准这个时机的她,立即调转方向,朝对面的崖壁摆荡而去,顺手割断了拴在石台上的安全绳,落在了崖壁上。


“伊丽莎白!”


“成功了···”队友的呼叫让她定了定神,在岩缝中找到支点,定铆栓绳,可她还没歇够几秒,身后的阴影处便传来了一阵滋滋声,那个怪物展开了双翼向她扑来,而她再无逃脱的可能,“它会飞!”


“它们该死的会飞!”


像是被绝望浸染下的最后挣扎,握在手中的锋利匕彑首狠狠刺向了俯在她身上,准备大快朵颐的怪物。锐利的指爪为了捕获猎物,则不惜让附着在四肢的翼膜被刀刃划破,也要抓彑住她的肢彑体。强忍着破体之痛,她按下丙烷罐子的开关,火焰柱将怪物的躯干团团包围。


烧成火团的怪物从高空坠落入暗河中,与它搏斗的伊丽莎白却因伤势过重而咽下了气,她被无彑能为力的队友们从崖壁上带了下来,合上双眼。死亡的悲痛和阴影萦绕在每个人心头,他们沉默着,直到霍兰德冷然的声音响起。


“还有只够的安全绳可以抵达出口。”他看着水面上的虚像,金绿色的虹膜扭曲成了十字星形,连那圆形的瞳孔也一样发生了畸变,“只要我们待在一起,是可以吓退它的。”


“你到底怎么回事?!”基尔伯特情绪失控地冲向他,但被身后的王耀和阿尔拉住了。


“我想我明白了。”王耀边拉住基尔伯特,边看向他,说到,“是那种寄生虫。它能让母体变异,使两者在这种环境在生存。”


“我们都会变成这样吗?”阿尔问到。


“我不知道。”那双墨色的眼睛紧紧地盯着他,像是要找出什么端倪,“它可能通彑过伤口进入血液。霍兰德,它在影响你的神彑经系统。”


“然后呢?那些进来的人被它影响了,它就把人吃了?”基尔伯特怒意未消,好像随时都会冲过来干架。


“他们不是被那些生物吃掉的。”王耀顿了顿声,看向他,说出了猜测,“他们本来就是那些生物,对吗,霍兰德?···已经没有人性了。”


彼时,四周再度回荡起滋滋声,他仿佛听到了人骨在利齿下被碾碎的声音。


“王耀,你知道吗?”忽然,他的嘴角扬起,露彑出了令人毛彑骨彑悚彑然的笑容,对面前的人,说到,“它们正在享受美味。”


“你们现在明白了吧?!这疯彑子···”那双十字星瞳投射着令人胆寒的凉意,基尔伯特的话语被这无声的威吓咽回了肚里,可听到阿尔还在为霍兰德辩驳,他又愤懑到,“阿尔弗雷德!你的好人彑大表哥已经害死很多人了,你居然还想为他开脱?”


“去你的兄弟,你们就是一群该死的恶彑魔!”基尔伯特说着,甩开阿尔的手,拉着王耀准备走向那条暗河,“这条河才是出路!本大彑爷不会跟着你们死的,王耀博士也是。”


“阿尔?”王耀看着站在原地不动的人,示意对方不要再错下去,可犹豫不决的阿尔仍站在那,没向他迈出一步。


“如果你还想看到阳光,就该跟我走,王耀。”


似曾相识的场景在霍兰德的脑海中浮现着,那时为了各自的前途,王耀不肯站出来为他说话,长久以来建立的信赖和感情就此崩塌。而这次为求一线生机,王耀依然没有选择站在他这边。


心理与生理上的双重触痛,使他向王耀伸出了手,如同在垂死之际向他求援的凯撒那样,可这结局和凯撒的无法挽回的死亡一般,他必然是那个不会被对方信赖的选项。


“该死的,你们为什么要这样?我们应该一起走的···”


阿尔不敢看霍兰德脸上阴郁至极的表情,面对王耀的劝导,终是婉拒了。因为他想起了之前对霍兰德的承诺,他得帮助他,得相信他,即使是在这种异常困难的情况下。


摇了摇头,他跟随霍兰德,慢慢攀登上岩壁的洞窟,俯瞰着下方没入暗河中的身影,他在心中暗自祈祷。


“告诉hero这样做没有错。”向来自信的英雄,此时心中也没了底,他苦笑着给自己打气,“祝我们好运。”


Tbc


这章是远远超了字数

我把2章的内容压到一章来写了可是还得再拖一章啊尿性

凯撒的便当发全,伊丽莎白杀青(哈哈哈没想到吧)

荷哥在这里已经变成众矢之的了然后老王和他闹掰

然而逃亡还是要继续的

这篇的阿尔就是有点得瑟的单纯小天使

顺便吸血蝙蝠不是瞎掰,三次元有实体的,而且丑(我就等着你们手贱百度一下呢)(阴险)

评论 ( 4 )
热度 ( 2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