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迷底特律康汉(抗寒)组
看文请戳首页链接条目
常年混迹极地圈
不定期限爬墙中
画风突变,可萌可污
,可糖可刀
关注请三思
微博:http://weibo.com/huoxingji

© 塔尖的修叽
Powered by LOFTER

【PARO】魔威拉(钱三角:荷/耀/米、探险故事、报社)P6

1-3

4

5

Part6


一行人带上必要的物品和潜水器向岩洞深处进发,长年被水滴侵蚀的石壁留下一道道凹痕,汇集出大大小小的浅洼,使石壁更加潮湿,四处散落的石块则让地表更为崎岖。他们时不时会被岩洞上方裂缝的渗水浇湿一身,就像雨中行走,只不过这并不浪漫,反而危机重重。他们又在沿途发现了零散的人骨遗骸,上面遍布着深嵌骨髓的齿痕。


“啧,看来,我们找到了背包的主人。”基尔伯特看了一眼脚边的骨骸,便把它翻进了地缝中,向领头的霍兰德戏谑到,“真棒!我们也许会比这个倒霉鬼死得晚点,是吧,队长?”


“继续走。”可霍兰德并未回应这样的挑衅,淡然地对沉默着的其余五人指挥到,“如果你们还想出去,就别落下。”


在以匍匐前进的方式通过了狭窄的石窟,穿过一段如之前一样曲折的通道后,他们来到了一处水潭边,翻腾着的气泡表明了下部存在暗流。站在岸边的霍兰德将一枚照明弹点燃,投入水中观察水流方向。举着摄像机的凯撒则被水中浮动微生物吸引了,他慢慢靠近水面,完全无视霍兰德冷冰冰的警告。


“现在先别拍。”


“这些镜头非常难得,霍兰德。”


“我说,把摄像机拿开!”


一向沉着冷静的霍兰德爆发了,突如其来的力道让凯撒向后歪倒,摄像机滑入水中。他把对方狠狠地推向地面,坚硬的岩石撞伤了凯撒的胳膊。而他就站在那蹙眉看着,脸上的表情有些莫名,似乎刚才发生的状况,也让他难以理解自己的行为。等到王耀和阿尔将凯撒扶起来,他才回神说了句抱歉。


“大家吃点东西,基尔伯特和伊丽莎白放哨,阿尔弗整理装备。”他嘱咐着他的队员,“休息20分钟后,我们出发。”


霍兰德找到远处的一块干地坐下,探照灯投射在水面上晃动不休的光影,使他看到了交叠的虚像,是和方才摄像头的补光灯投射出的一样,好像有什么东西浮上来,让他非常不适。


他紧紧扯住自己的胳膊抑制着一种幻痛,仿佛他的身体里有什么在撕扯着,顺着他的血液流向各处。当这种感觉在他的抵抗下逐渐消失时,他又恢复了正常。只是身体变得有些不同了,他竟然能清晰地听到身后人的议论。


“我觉得霍兰德有点反常。我有点担心他的伤口可能会腐烂。”


“好吧,那hero该怎么办?hero也没见过他这么不可理喻的样子。”


“以我以前的经历来说,他脾气倔,但不怎么会用武力伤人,除非必要的时候···但现在的他,我真不知道该不该相信。”


“王耀,他可是hero的表哥,而且有hero这么厉害的表弟在,你应该有信心。”


“你不说我还不知道,你和他一点也不像。”


“hero才不要像他那么无聊。”


他听着,缓慢地转动着脖颈,让他的耳朵朝向另一个声源地——基尔伯特、凯撒和伊丽莎白他们的。很显然比起王耀和阿尔,与他有过节的凯撒、基尔伯特更难相信他,即便伊丽莎白相信他会找到出路,并为他辩解,他们也依然不会放弃对他的偏见。


“他带我们走了将近7公里,我们根本没法回头。他就是这么打算的吧?那个该死的疯子!”


“他总是一意孤行,很难讲道理。”


“拜托,队长带我们走到了这里,有水流就有出路,总比原地等死强。”


“可我们不会次次有好运的,他是想把我们都害死。”


“闭嘴吧,基尔伯特!”


他闭了闭眼,一股噬人的怒意在他胸腔里燃烧着,但很快便平息下来,因为站在他身后的阿尔搅乱了气场。探照灯的光线打在他的脸上,苍白的肤色让表情更为冰冷。


“王耀很担心你,所以hero来看看。”阿尔完全不觉得自己的话有什么嘈点,一/屁/墩坐到他身边,“还好吧,表哥?”


“基尔伯特很成问题。”他看了一眼阿尔,冷淡地说到,“你知道吧?”


见阿尔没回答,他继续到:“他们要是不相信我,我也救不了他们。我希望你能帮我,你明白吗?”


兴许是他从未用请求的语气对阿尔说过话,兴许是他的表情太过严肃,被他惊愕到的阿尔,眉宇间的一丝轻松完全消失不见。阿尔看着他忖思了几秒,便点点头,比了个“没问题”的手势。


待这段休息时间结束后,领头的霍兰德潜入了水潭中,队中三人紧随跟上,垫后的阿尔等王耀下水后,调整着自己的呼吸面罩,也一同翻下水面,而忽略了四周悄然响起的滋滋声。


他们潜游在狭窄的暗河中,水流托着他们上升,顺着浮力,他们探出了水面。这里位置狭窄,流水湍急,像是一个交汇处,但碍于岩壁的遮挡,根本看不到这条激流会通向何处,一直对霍兰德心存不满的基尔伯特很快就和对方爆发了争执,可强硬的霍兰德丝毫不给他们退却和反驳的机会,宣布完各自的分组后,就带着自己的搭档投入水中。


“霍兰德就是个疯子!”基尔伯特看着一旁牵住王耀的阿尔,说罢,便随伊丽莎白一同没入水流。


“去你的!”阿尔叫骂着转瞬远离的背影,握住王耀的手也未放开,平稳地在水中划动脚蹼,身体护在王耀一侧,向激流处前进。


但就下一秒,王耀的身体突然被卡在原处不得动弹,过快的水流速度将位于前方的阿尔冲向了下游,通道内只能听到他们彼此焦急的呼喊。


翻腾不停的水花让阿尔看不清前方的景象,一阵天旋地转之后,他听到了凯撒的呼救声,但他无法让自己停下,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离断腿的凯撒越来越远,直到他的后背触到半截岩石,整个下/肢被强劲的水流掀下去,他的身体腾空翻进飞流直下的瀑布,落入下方的深潭中。


“呼···哈···哈···”


窜出水面的阿尔,大口地呼吸着空气。昏暗的空间十分宽敞,仿佛触不到边。瀑布的冲刷使他周围的水流不停摆荡,他挥动着手臂和脚蹼游远了些,却听到瀑布上方传出的熟悉的喊叫,随后是重重的落水声。


“王耀?王耀!!!hero在这!该死的!”


得不到回应的他,立即吸气潜入水中,将被水花击得有些晕眩的王耀带出了水面。


“你还好吗?”他用臂膀拖住王耀的后背,帮对方减轻了抵挡流速的负担,“受伤了吗?”


“不,我很好···”王耀喘了口气,对他说到,“刚刚在那边好像被什么东西抓住了,只能切断你系好的安全绳,结果就被冲下来了。”


“没事就好。”看到王耀还在身边,他悬着的心总算放下来了,本想为对方开路,未料会出现意外,他不想再看到有人因为他的失误而有闪失了。


他一手拿起头盔里的无线电,喊到:“呼叫呼叫,有人听到吗?hero和王耀在一起,其他人在哪?hero看到凯撒先生被挂在瀑布上的岩石上,他的腿断了···有人听到吗?”


“阿尔,你说什么···?”王耀神色震惊,抓着他的肩头正要问事发情况,一种奇怪的触感就在他们漂浮的水下时隐时现,“水里···好像有什么东西···?”


“你别动,让hero来。”他让王耀松手,推上了自己的潜水镜,抽出一枚照明弹点燃,一头扎进水里。


他看到王耀浸在水潭中的腰腹旁游曳着一头通体乳白的蛇形生物,它长得像鳗鱼,却有着上下两排龅出嘴的牙齿,如同深海中的安康鱼。像是察觉到他的靠近,鳗鱼怪张着利齿的大嘴向他游来,他瞬即举着冒出镁光的一端扎入它的喉咙。


“呼···别担心,hero解决了。”


“谢谢。”


他们话音刚落,远处亮起一簇光芒。此时,无线电里传出霍兰德的声音,他带着基尔伯特和伊丽莎白,与他们汇合。五人在水中围成一圈,以防失散。


紧接着,瀑布上方便传来一阵惨叫,伴随着又一次落水声,重伤的凯撒掉进了水潭中。缓慢的游动使他难以招架逆流的强压,当看到举着探照灯快速游来救援的霍兰德,他的心中并非感动而是惊惧,就像他不知道对方到底是想害他,还是想救他。


他划动着手臂退向瀑布边,猝然的噗水声离他越来越近,他还未来得及回头查探,就被拖入水中,淹没了呼吸。


Tbc

爆字数加一

快夸我勤奋

保持发便当的速度

然后缓慢挺进结局

评论 ( 2 )
热度 ( 2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