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迷底特律康汉(抗寒)组
看文请戳首页链接条目
常年混迹极地圈
不定期限爬墙中
画风突变,可萌可污
,可糖可刀
关注请三思
微博:http://weibo.com/huoxingji

© 塔尖的修叽
Powered by LOFTER

【PARO】魔威拉(钱三角:荷/耀/米、探险故事、报社)P5

1-3

4

Part5


一圈圈的防水绷带规整地包住了手臂上的伤口,相比阿尔的敷衍了事,霍兰德的细致让他看起来没那么滑稽和狼狈,只是他没想到阿尔利用这点故技重施,而身为被求助者的王耀竟也不嫌烦地答应了,理由便是对方不想再听到阿尔那没完没了的牢骚。


是的,有时候他会怀疑阿尔是否真的同他有亲缘关系。


“他的情况怎么样?”他问着正为阿尔包扎的王耀。


“阿尔就在你面前,为何问我?”似乎不满意被他打搅,王耀有些不情愿地说到,“皮糙肉厚的死不了。”


“hero才不是皮糙肉厚的···”阿尔喏喏嘴以示抗议,可被王耀手中的绷带一勒,又疼得叫出声来,“对hero温柔点啊!你们东方人不是都很含蓄的嘛,王耀?”


“对爱慕对象来说是这样,但显然你不符合条件,阿尔弗。”无视了阿尔脸上的鄙夷,霍兰德补充到,“毕竟我和王博士有几年交情,这点我非常了解。”


“好吧好吧。”阿尔耸了耸肩,眯起的蓝眼睛闪过一丝狡黠,“可这不代表hero没有机会,一元二次方都有两个解呢。”


“方程解多半是零。”霍兰德毫不掩饰自己的揶揄之意,“三分热度七分冷,我不觉得你会有这种耐心。”


“别拿你的教条来定义hero!”像是被这番话戳中了怒点,阿尔立刻反唇相讥到,“hero才不会像某人一样半途而废!”


“哦,那真是信心满满呢。”霍兰德的脸上展露出招牌式的嘲讽笑容,在阿尔准备反驳的前一秒,又恢复了平时那般冷然,他话锋一转,说到,“准备一下吧,我们得去探路。”


“不知道你们在嘀咕什么···弄好了。”


给阿尔的绷带整理完毕后,王耀总算可以把注意力放到自己的事情上去了。阿尔和霍兰德之间的言语调侃,像是两个斗气者的赌约,虽然他时常会想起过去,表现得亦挺主动,但实际上他只有浅尝辄止的勇气罢了。


“等hero的好消息,王耀。” 不一会,穿戴齐整的阿尔跟着霍兰德走向另一侧的洞窟,对他说到,“你们东方人说什么来着?上帝不会让你走进死胡同。”


“那叫‘天无绝人之路’。”他揉了揉眉心。


霍兰德则是淡淡地说了句:“回见。”


他点点头,便也回到搭建好的实验台前,与导师凯撒着手研究那头鼹鼠的尸/体。他们解剖了它,并从它的组织中提取了细胞。在显微镜的放大下,细胞内游荡着一种他们从未见过的微生物,外形像是梭子形水母,它的触须能牢牢抓住被入侵的细胞,进而抢占先机。


“这应该是一种寄生虫。”凯撒调试着细准焦螺旋,告诉他,“而且并未被记载过。”


“我在其他的生物样本里也发现了它。”他从培养皿里取出载玻片,上面提取了一只蝾螈的组织细胞,这是他在搭建前进营时捕捉到的,“导师,这有可能是它变得比其他同类生物要大的原因吗?”


“不排除这种可能性,毕竟暗无天日的地下环境,它的食物来源要比普通自然环境中的匮乏得多。”凯撒说着,又将他手中的载玻片放入显微镜下观察,“不过,我们眼下的目标是走出去。王耀,你觉得呢?”


“嗯,霍兰德会带我们出去的。”像是信念般脱口而出,他在自己的记录簿里写上了实验数据,“他是专业的探险者。”


“原来你比我还看好他。”凯撒戏谑地笑了笑,放开了显微镜,把那些样本一一放入坚固的保存箱,越过他看了看他身后目光有些呆滞的基尔伯特,“我没想到接手任务的领头人会是他。如果是,我一定会换人的。”


“导师···好吧。”他还想说什么,就被凯撒制止了。


他知道那时霍兰德因为课题研究和导师爆发的冲突,霍兰德甚至为此直接撂担子不干了。他理解那种耗费了大半精力却被否定和取代的痛苦,可为了以后的发展,他更容易做出妥协,这也是为何霍兰德再次见面时,一开始待他冷漠的原因。而自那以后,凯撒再也不会提起这个人,他则成了凯撒第二个得力助手,即便他和凯撒都明白他的能力还是不如霍兰德。


叹了口气,他便去查看基尔伯特的情况,听着伊丽莎白抱怨霍兰德在当队长的时候,是多么的吝啬和刻薄,可言语间的信任又让他百感交集,只可惜他是个胆小的利己主义者。


“看来你们相处得不错啊。”他抓了抓自己的胳膊,说到,“真好。”


“才怪哦。队长他这个人可是冷淡得很···”伊丽莎白说着,盯着他若有所思的样子,“我听说,队长以前有个很要好的搭档,不会就是你吧?”


“喂——王耀!快点!快点给hero拿药箱!”


“快!有人受伤了!”


他还未回答,就听到远处传来阿尔的呼叫声。他看到阿尔正架着步履摇晃霍兰德涉水走来,手电筒交叉的光线和他们晃动的身影让他心中一紧。待他将药箱准备好后,阿尔已把霍兰德扶到他身边的石阶旁坐下。


“发生了什么?”大家都围了过来。


“他被袭击了!”阿尔抢先答到,帮他把霍兰德背上的潜水服揭开,那破可见肉的一道血口横亘在肩胛处,展现在他们眼前,“我们去探路,看到路上有之前的人遗失的氧气阀,就去更远的地方查探,结果遇到了窄路。我们爬进去时,他在我前面,看到了蝎子···”


“讲重点啊!”伊丽莎白在一旁催促到。


“好吧。”阿尔喘了口气,接着说到,“他用照明弹驱赶它们的时候,hero听到了奇怪的滋滋声,然后他就被一个的东西抓走了。Hero费了好大劲才把他拉出来。”


“你看清它的样子了吗?”不少人对阿尔口中的“东西”产生了好奇和恐惧。


“没有。它太快了。”忍着他的双氧水清洗,皱眉的霍兰德终于吐出几个字,拿着的一根/粗/壮的指爪丢在他面前,说到,“我砍了它一根手指。这是有趣的纪念品,王博士。”


“这一点也不有趣。”他说着,往霍兰德的伤口上倒了更多的双氧水,引来对方一阵吸气声。


他慢慢地将伤口处理干净,又让阿尔为他取来一支抗生素,可阿尔没有同意让他为霍兰德注射,而是要亲自上阵,准备一报还一报。好在,他以霍兰德的伤势为由,使阿尔放弃了这个念头,专心协助他完成救治。


之后,那根来自未知生物的指爪就被他和凯撒放上了试验台。它像那头鼹鼠一样,被他们分解。它的皮表苍白而光滑,带着暗色的絮状斑块,它的肌肉如同两栖动物的组织一样坚韧。 


“从组织上来说,和两栖动物相似,但它的结构又和它们不同。”他挑着手中的镊子,说到,“我唯一确定的是,它是一种食肉动物。”


“啧,真/他/妈/的赞。”怒意未消的基尔伯特自嘲到,“我们就是送货上门的食物。”


“你知道这是什么吗,王耀?”阿尔插话着,问他到,“hero怎么觉得它很像石头画上的东西。”


“想知道它是什么,必须要进行DNA检测。”他摇了摇头,“但我们现在没有设备。”


“这可能是我们从未发现过的东西。”凯撒接过话题,解释到,“迄今为止,我们发现的所有岩洞生物都从地表生物演变而来。随着时间推移,它们适应了地下环境,失去色素、视觉,听觉和嗅觉却有很大提高。”


“如果这是一个自封闭的生态系统的话···”凯撒的语气中带着点欣喜,“我们可能发现了一种完全独立进化的古生物!”


“快看!”说着,他的镊子在那层皮肉下发现了一条条肉/色的卷须,它们缓慢地向外蠕动着,并未因失去了有生命力的宿主而停止活动,“导师,它们很眼熟。”


“是寄生虫。”凯撒判断到,“它们真是无处不在。”


“好了。收起来吧。”冷然的声音打断了他们的讨论,换好备用潜水服的霍兰德站在他们身后说到,“我们该走了。”


“我们应该在这里等待救援!”凯撒对霍兰德制定的行动计划感到不满,“霍兰德,你还像以前一样一意孤行!”


“老师,我必须要告诉您,我的专业看法。”霍兰德挑着眉,说到,“第一,我们的原路被封死了,在这里我们根本待不到12天。第二,如果您和王博士所说不错,那么那个‘东西’袭击我们的机率非常大。”


“难道您想在这待到灯都灭了为止?”嘴角渐渐浮现的笑容带上了嘲讽,霍兰德整理着自己的装备,“虽然我并不反对您的做法。”


Tbc

有点爆字数了

暗搓搓摸鱼钱三角

不过看我尿性可能要拖一两章了

快夸我勤奋(打死)

 


评论 ( 1 )
热度 ( 2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