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迷底特律康汉(抗寒)组
看文请戳首页链接条目
常年混迹极地圈
不定期限爬墙中
画风突变,可萌可污 ,可糖可刀
关注请三思
微博:http://weibo.com/huoxingji

© 极地发电叽
Powered by LOFTER

【PARO】魔威拉(钱三角:荷/耀/米、探险故事、报社)P4

1-3


Part4


潜入水坑后,众人穿行于绵长曲折的地下暗河之中,探照灯发出的光线交错着,勾勒出河床的地貌。那些凹凸不平的石壁和尖锐的石笋相叠,一簇簇暗绿色的水生植物附着在表面缓慢生长,地表断裂的缝隙里露出了遗留的动物残骸,反射着一片幽光,这一切使通道变得更狭窄。所幸这条暗河的水流速度平稳,为他们节省些许体力,以纵向一字前后排列的队伍潜行,也降低了发生意外的风险。


【这洞的结构够恶心,本大爷跟在大肠里游泳差不多···】基尔伯特的调侃声进入了“公共频道”,让每一个装着无线电通讯的人都听到了这个有味道的比喻。


【闭嘴白痴!】跟随其后的伊丽莎白晃了晃手中的探照灯,【老娘还想口饭!】


【在大肠里逗留的有什么来着?】似乎对这个话题感兴趣,阿尔顺势游到王耀旁边,敲了敲对方的头盔。


【有一些肠道细菌,比如大肠杆菌之类的。】王耀应答到,扑动着脚蹼游开,【但大部分是排泄物。】


【噢,hero明白了。】阿尔蹬着脚下的水流,再次和王耀并排,【那基尔伯特一定是后者。】


【臭小子,别以为霍兰德在,本大爷就不敢揍你。】基尔伯特降低了自己蹬脚的频率,慢下来的速度,能让他和游过来的阿尔保持在同一身位上。可惜他在碰到阿尔的一瞬间,这臭小子就像滑腻的鱼儿一样,从他身边蹿走了。


【噢噢,hero要去干正事,回见老大爷。】阿尔调整着姿势下潜,跟上前面的路德维希。他一手举着探照灯,一手拉住落在地表的缆线,他可记得霍兰德下水前吩咐他们去修电缆。只等他做完这事,回头一定要狠狠数落那个嚣张的西班牙佬一顿。


位于队伍最前端的霍兰德,则在带领余下五人越过一片平缓的河床后,终于来到了安东尼奥当时发出讯息的位置。突出水面的岩岸上遗留着安东尼奥的潜水器,以及那只乳白色大鼹鼠的尸/体。像是受到外力的拉扯,连接潜水服的背带断裂了。他们四处寻觅,仍未发现安东尼奥的身影。


“你们这些娘们来得真及时!”站在一处溶洞里的基尔伯特戏谑到,指了指身边的遗物,“快来看看这个!”


“有人比我们先到这里。”霍兰德举起手电筒,挑着眉说到,“还丢了包。”


“弗拉德·凯勒,古生物学博士···”王耀蹲/下/身翻弄着遍布着泥浆和裂痕的防水背包,从里面找出了一张身份卡和一堆被水浸坏了的笔记,上面的字迹早已模糊不清,“他···应该是前一阵失踪的探险队成员。”


“也许。不过,先把装备安放好吧?”似看出了眼前人一闪而过的惊慌,霍兰德将王耀手中的资料塞回包里,提醒到,“我们还有很多事要做,王博士。”


“我知道了。”王耀点点头,跟随着霍兰德一行人返回之前的登陆点。


而在暗河中负责检修电缆的两人——阿尔与路德维希,顺着缆线的方向,分别搜寻着断点处。卡在地缝中的缆线被阿尔轻轻拉了出来,他找到了一处断点。不规整的截面飘着几缕金属丝,绝缘的橡/胶/皮上留着半圈印痕,看起来像被什么东西咬断的。


【路德维希,hero找到一处断点了。你那边的情况呢?】


【我好像看到安东尼说的鼹鼠了。】无线电里传来了对方的声音,【给我几分钟时间。】


【好吧,向hero及时报告情况。】他学着霍兰德的语气嘱咐到,难得有种发号施令的机会,他自然不会错过,【别离开太远。】


说罢,他卸下探照灯,便用肩袋里的工具修补着断面。断裂的金属丝被他手中的衔接器一一对应的拧住。像是在做一道麻烦的连线题,他还得克服昏暗的光线和水中无时不刻的浮力。这是一项亟需耐心的细致活,与他的天性有些不符,但他还完成的不错,边听着路德维希那边的情况,边将缆线最外层的绝缘体一点点替换,作为收尾。


可就在这时,无线电传出杂音让他的心率陡然加快,他听到了路德维希的呼救声,由强渐弱,最终消失,如同安东尼奥出事的情况一样。他以最快的速度向路德维希那游去,迎接他的却是一股强大的冲击力和一堆潜水器碎片,它震塌了狭窄的通道,充满气泡的水波把他推出地下暗河。他被涌出水面的柱流带到岸边,这番动静惊扰了正在那块干地上搭建前进营地的人。


众人将惊魂未定的阿尔从水里拉起来,还未待他开口,一只手便死死捏住他的肩头,怒不可遏的基尔伯特质问他,路德维希为何没有一起回来,他只得说出了实情——


路德维希的潜水器爆炸了,并使通道坍塌,而他根本来不及救援。


可这并不能浇灭对方的怒火,无论他是否会为自己辩解,那狠厉的拳头都会朝他身上来。他们不可避免地扭打在一起,互相攻击对方的软肋,四溅的水花掺上了一丝血色,旁人费了很大力气才把他们分开。


“刚刚失去一个队员,你们就要这样纪念他?”霍兰德架住了仍不肯罢休的基尔伯特,“我很遗憾,但这不会改变现实,只会让我们内耗而已。”


“啧,真正让我们内耗的是你吧?!从一开始就是!安东尼奥也是这样!”这番说辞并未让基尔伯特冷静,反而使之更为震怒,攥着手中带血的潜水器碎片击向霍兰德,“你现在还想包庇这个胆小鬼和害人精吗?下地狱吧,一帮祸害!”


“冲hero来啊,懦夫!”阿尔挣脱了王耀和凯撒的阻挠,再度加入混战。他会为没能救出路德维希感到愧疚自责,但这不代表他同意基尔伯特对他的看法,而现在对方又要针对他的家人,这触碰了他的底线。


“够了!快给我停下!”面对已然失控的情形,王耀真想拔/枪朝天一鸣,可他除了那些实验设备和药品之外,没有别的东西。他只得让伊丽莎白协助他,为接近暴走的基尔伯特注射了镇定剂。


跌坐在他脚边的阿尔,大口地喘着气,嘴角渗出的血液滴落在潜水服上,行动变得迟钝。那略带疲惫的蓝瞳望向他,苦笑着请求他帮忙清理伤口。而身上挂了些彩的霍兰德,却像个没事人似的,不紧不慢地走到他身边,在他的药箱拿出一支抗生素给自己注射后,又拿出一支来到阿尔面前,隔开了他和阿尔。


“王博士还要照顾其他人,就让我代劳了。”霍兰德说着,手中的针管冒出几滴注/射/液。


“亏hero还··”没等阿尔把话说完,针头便扎进去了,引来一阵破骂,“fuxkyou!fuxkyou !fuxk you very very much霍兰德!”


Tbc

发便当小能手,这章信息量比较大

活在介绍表里的普爷终于有了戏份虽然是捅刀

还有几章让我速战速决吧(你)


评论 ( 3 )
热度 ( 2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