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迷底特律康汉(抗寒)组
看文请戳首页链接条目
常年混迹极地圈
不定期限爬墙中
画风突变,可萌可污 ,可糖可刀
关注请三思
微博:http://weibo.com/huoxingji

© 极地发电叽
Powered by LOFTER

【PARO】魔威拉(钱三角:荷/耀/米、探险故事、报社)P1~3

修复了屏蔽词,内心拒绝

这是一个paro,太久没写一群人,所以复键一下,也算为了填之前的坑练练笔虽然不能保证前后一致。

主cp钱三角(荷耀米耀),其他出现的人物均为友情向。

出场:王耀、霍兰德、阿尔弗雷德、凯撒、伊丽莎白、基尔伯特、路德维希、安东尼奥

不排除角色死亡,这有点报社。

能接受以上设定,我们就开始吧。


Part1


写完报告的王耀回到了自己的公寓宿舍,作为“岩洞生态系统”研究课题的一员,除了纷繁庞杂的文献资料和接连不断的实地考察,还得为寻找新的岩洞生态而制定计划,这一切早已让他身心俱疲,却又不能停歇下去。


若是停止,耗费心血的研究将只会是一个半成品,而在他曾经的同伴眼里,那些记载了过程的报告也不过是一堆废纸。


“要是你还在就好了。”他卸了劲似地仰卧在沙发上,沉闷触碰声正如他此时的心情,指尖掐着脖子上的银坠,而后便塞回了略带汗味的背心里,“还是不要出现了···留了这么个烂摊子给我们···给我···”


像是嗅到了被刀切开的辣椒或洋葱,呛人的气味令泪腺难以抑制,心里泛起莫名的酸意更让溃堤的风险激增,好在光影晃动的电视画面吸引了他的注意力,过往的记忆散去,取而代之的是课题组导师凯撒的岩洞探险计划。


他们原本预定这周出发的,但有人比他们捷足先登。


“罗马尼亚当地政/府已对三天前在喀尔巴阡山东部岩洞失踪的探险队,派出救援队展开全力搜救。”电台主持人播报着这则突发消息,“据了解,该岩洞未在官方备案之中,官方猜测探险队并未按照原定计划探险,而是途中改变了计划。”


“此次发现的岩洞,为首次发现,因此搜救难度较大,时间较长···”


“嘿,王耀。”身旁传来一声呼叫,他的门被凯撒打开了。


他并不喜欢这样不请自来的人,可对方是他的学术长辈,他又不能失敬,只得调整好姿势,端端正正地坐好,听着对方的来意。也许,正是如此顺从,他才会得到导师的青睐,不像他曾经的同伴——太过突出和优秀,表现得自我、不合群,最终不欢而散。


“导师,什么事?”他试探地问到。


“你也在看这个报道。”凯撒说着,蜜棕色的眼睛掩不住欣喜,“我听内部消息说,他们没有什么实质性的进展,我们还有很大的机会。”


“所以?”他并不觉得这是什么值得高兴的事情,不仅是因为那些竞争对手,或者说同僚遇难的可能性,还因为凯撒口中的“机会”还带着很大的危机,岩洞探险是所有探险活动中,危险系数最大的,更何况他们对那个新岩洞知之甚少。


“别苦着脸啊,王耀同学。”凯撒拍了拍他的肩膀,顺手拿起他面前的遥控器,关掉了电视,主持人对险情的描述戛然而止,“听我说。你是我最看好的学生,这次千载难逢的机会,我们一定要去。我已经申请了新的项目资金,邀请到最好的岩洞深潜探险队还有军方的支持作为后盾,你还有什么可担心的呢?”


“好吧,我知道了,导师。”他伸手拢了拢自己的头发,定了定神,看向那双蜜棕色的眼睛,“一切听您的安排。”


“很好。我会在准备就绪后,通知你。”凯撒赞许到,“这段时间,你就好好锻炼一下吧。”


凯撒走后,回忆又再次浮现脑海。他依稀记得导师也曾对那个优秀而自我的家伙这么说过,很可惜,继承这个称号的,现在只剩他了。


一个月之后,官方派出的搜救队放弃了对一个月前,在喀尔巴阡山东部岩洞失踪的探险队的搜救,宣布停止救援行动,并将这个新发现的岩洞记录备案,命名为魔威拉,意为“恶魔之口”。


为了防止私自勘探带来的危险性,和对魔威拉进行地质勘测,官方在周围加强了警备。不过,王耀的导师——凯撒,仍是通过多方关系打通了内部,让他们参与到这次任务中,并成为主导。


“这一定会是个惊人的发现。”凯撒站在营地帐篷前,端详着工作人员刚从魔威拉里捡上来的石版画碎片,仿佛是中世纪时期的画作,常见的驱魔的宗教题材,“王耀,我们来对了。你有什么新发现吗?”


“暂时还没。”转动着细准焦螺旋的手,停了下来,他侧头看了一眼帐篷外拿着石版的凯撒,目光便扫到远处的洞口。


通过声波成像,他知道它像地球粗壮的动脉血管,洞深而宽,水流湍急,这也是为什么他们需要专业的岩洞深潜者的原因。


“导师,那些潜水员什么时候来?”


“已经来了!”


伴随着凯撒的呼声,他的上方响起一阵螺旋桨轰鸣声,被旋风卷起的石子朝帐篷内飞散,他立即将样本取下封存。说实话,他讨厌这样隆重的登场方式,但如果要尽快进入魔威拉寻找新生物,也必须这么做了。


不一会,直升机停在了预定地点,他跟随着导师一行人去碰头。侧门打开的一瞬间,从里面跳下一个戴着墨镜的金发青年,他拎着手中厚重的旅行包,一甩驮在肩背上,像是第一次见到如此大的排场,兴奋地跑来跟他们一一握手。


“嗨,你们好,我是阿尔弗雷德·F·琼斯,有三年岩洞潜水经验的深潜者。”金发青年自我介绍到,“不过,第一次参加科考,我很高兴···哦,不,是很荣幸和你们一起,你们可以叫我‘hero’,当然我也自称hero哈哈哈。”


“阿尔弗雷德!别把自己当大明星好吗?”束着棕色马尾的女子跟了上来,将左手拎着的袋子扔给阿尔,“给老娘拿好了,小朋友。”


“嘁!又乱扔hero的装备。”阿尔刚嘀咕完伊丽莎白的暴行,就见众人的目光从他身上移到了另一个人身上,那是他们潜水团队的头儿,也是他的表哥——霍兰德。


这让他有点不爽,刚刷的存在感就被霍兰德的风头盖过去了,更可气的是这个半路出家的家伙比他先一步,成了队长。


他就这么站在这里看着他们客套,眼尖地发现,他霍兰德看向那个叫凯撒的教授以及那个叫王耀的黑发博士时,神情有点不自然,但眨眼间异样的表情就从那张面瘫脸上抹去了,敷衍地打着招呼。


这可太有趣了。

 

 

Part2


晚些时候,众人商讨着进入魔威拉探险的最佳路径,身为队长的霍兰德提出,先从岩洞下探到“大厅”,建立大本营,再潜入“大厅”前的水坑,通过连接岩洞其他空间的暗河铺设通讯电缆,到“第二厅”寻找干地,搭建前进营,这样就可方便凯撒他们收集检测样本。


“计划就是这样。”霍兰德扫视着四周的人,目光定格在两个研究者的身上,指了指投影幕布上的区域,“你们可以在这里待上12天左右。”


“这真是棒呆了,队长。”同为探险队员之一的安东尼奥敲击着键盘,“俺很快就能破阿尔弗的记录了。”


而在准备呛声的阿尔骂出一句“法克鱿”之前,霍兰德便挑了挑眉,对安东尼奥说到:“那么这次的探险就由你来打头阵吧,安东尼。”


“该屎,不是吧?”安东尼奥直起背来,将笔记本放到一边,从一开始他就没看霍兰德所说的指示图,虽然他的笔记本上也有一份副本。


就当霍兰德给他一个“我很确定”的眼神后,他身后坐着的阿尔已经笑得前仰后合,他也只好摊摊手,表示接受:“阿尔弗别太得意了。”


“我想说的是,各位···”霍兰德继续说到,举起手边倒好的一杯啤酒,“这不是一次简单的探险,我想你们知道那个新闻报道,有人失踪,所以···大家举杯,向新岩洞致意。”


“向新岩洞致意!!!”


“噢,干杯!!!”


他们拿起酒杯相碰,既是悼念那些逝去的先遣者,又是在为自己祝福和庆贺,他们即将成为新岩洞及新岩洞生物的首批成功发现者。


沉浸在探险前的兴奋与交谈时的欣喜,他们的视线交错着,这让霍兰德选择走出帐篷独处,如果不是和熟悉的目光撞在一起的话,他的心绪还能平和些。他看向脚边那个黑漆漆的洞口,即使手中的提灯再亮也照不出全貌,就像他记忆中的黑眸一般。


“没想到会在这里碰到你。”他身后传来一阵唦唦的脚步声,来者的话语已许久未闻,“而且还能和你合作。”


“这不是为你。”他转过身,把提灯放在了一旁的木桩上,暖橘色的光散在两人中间,“王···博士。”


“啊,是啊,只是职业习惯。”近乎是发笑地说着,走到他身边的王耀,指了指洞口,问他,“你觉得它有多深?”


“你不是很清楚吗?”他明白王耀想和他攀谈的意图,也明白如果自己说出答案,也许就能终止对话了,但很显然这个脱口而出的反问句,为他拖延了这段单独相处的时间。


“我想再听听专家的意见。”王耀煞有介事地说到,弯下腰捡起一颗石子在手中把玩,“我记得你以前经常这么干,即便我们有探测仪,可你仍然很想听石子落地的声音。”


“那是以前。”他把提灯拿从木桩上拿了起来,四周光影随他摇曳,照在王耀脸上的光忽明忽暗,只有颈间的那一抹金属亮色是稳定的,“我以为你打算把它忘掉了,王博士。”


“如果像这样简单,那就好多了。”王耀说着,扔出了手中的石子,和预想的一样,听不到声音,“你不是也一样执着岩洞吗?就算你离开了小组,霍兰德先生。”


“91.44米。它的深度。”霍兰德迈着步子,和王耀渐渐拉开距离,而那灯光还是能照到对方面前的路,“王博士,祝你好运。”


“真是难以接近。”王耀自嘲地笑笑,洞口周围的火把发出噼啪的爆裂声,他隐约听到暗处窸窸窣窣的动响,不禁心中一紧,抄起地上的铁锹,直呵到,“谁在那?!”


“噢噢噢···王···耀···放下,别紧张,是hero!”从阴影处走出的阿尔,双手举在耳畔,弓着背后缩,作出一个很滑稽的投降姿势,脸上却是挂着笑意的,“不是鬼哈哈哈。”


“现在大家都在营地里,你跑出来瞎晃,干什么?”王耀松了一口气,将铁锹仍在一边,阿尔这个精力旺盛的家伙,让他对霍兰德团队的专业性产生了一丝怀疑。


“那什么‘饭百步走’?hero出来透透气咯,再说你不是也没在营地吗?”阿尔说着,一双蓝眼珠子提溜一转,走到王耀身旁,套近乎到,“hero的表···啊,霍兰德真是过分,怎么可以把你一个人丢在这里喝风。看吧,hero手上带了便携式手电筒!”


“你想说什么,可以直接说的,琼斯先生。”王耀对这个新人的套路不感兴趣,仅仅是因为他觉得对方怎么看怎么不靠谱,“我洗耳恭听,顺便那句话叫‘饭后百步走,活到九十九’。”


“好吧,叫hero阿尔就好。”阿尔有点窘迫,但很快就调整好心态,状似关心地问身边人到,“队长是不是跟你有什么过节?你们好像认识,但关系又不是很好的样子。”


“原来你在偷听啊。”王耀瞥了他一眼,带着点鄙视。


“不能算偷听,只是恰好路过。”他矢口否认,用手比划比划,夸张的动作使人发笑,“对,就是恰好。”


“简单来说,你的队长不想回忆过去而已。”王耀如是对他说到,“他曾经是我的同学。”


“同学···嗯···”他的脑子像电脑的CPU一样飞速运转,挖掘着从小到大所有关于他表哥霍兰德的信息,对方曾经念过那什么生物学来着?可惜没有毕业就回来了,而且和他一起参加了潜水俱乐部,可潜水技术比他还要厉害。


“不会是因为他专业不及格,所以没脸面对你,就跑了吧。”当然,这是他瞎猜的。


“阿尔你真是有喜剧天赋。”王耀没忍住笑了出来,“只当潜水员太可惜了。”


“噢,谢谢夸奖。”耸了耸肩,他看向再度沉默不语的王耀,正准备再挖点什么秘辛的时候,凯撒便出现在他们面前,把王耀叫进了另一个帐篷,他自是也兴致盎然地跟进去。


他看到摆在圆桌上的一圈破损的石版,陈旧的颜料勾勒着花边线条,组成一个个拿着盾牌与剑,骑着马的骑士,他们围成一个圈,攻向另一侧的恶魔。那恶魔和他在教堂上看到的石像鬼差不多,但是属于邪恶的一方,而且表情更加扭曲。


“想象一下,这些骑士进入了岩洞。”凯撒指着面前的石版说到,“而根据当地传说,他们是去对抗有翅膀的魔鬼。”


“那他们赢了吗?”阿尔看着跟前的石版画,后面的内容他却看不太懂,只听到凯撒的笑声。


“非常遗憾。”王耀接过话头,为他指了指之后的故事线索,“他们战败了。这里的传说一般都以悲剧收场。”


“别担心,这不影响我们的计划。”凯撒说罢,便让他们回去休息,等待第二天出发。

 

Part3


次日清晨,早早就在营地忙碌起来的工作人员,给探险队员们让开了一条道。借着探照灯的光线,被照亮的潮湿岩壁上挂着一排安全绳梯,一侧的岩壁则挂着吊轮,连接着两条主绳。一行人分别用各自适合的工具,降至下方的“大厅”。


释放的照明气球卡在溶洞顶部,巨大的空间瞬间明亮起来,他们脚下的岩石经由水流长时间冲刷已然变得十分光滑,四周环绕着高低不齐的钟乳石,以及大小不一的水池,再往前,便是霍兰德所说的那个水坑,他们要进入“第二厅”的入口。


待所有的装备都从地面卸到此处,一旁帮着凯撒、王耀他们搭建大本营的阿尔,看到安东尼奥和霍兰德已经在水坑边检查潜水器,校准潜水表的时间了。说他不羡嫉是不可能的,毕竟道上的规定就是,谁先发现的大陆,谁就有它的命名权。


“你怎么了?”王耀看了他一眼,手里提着个特制的匣子。


“还能怎么?他在嫉妒啊,什么hero要成为发现chu女地的第一人。”摆弄着探测设备的伊丽莎白向他走过来,学着他的样子说话,又催促他到,“快点过来帮忙装这个东西,阿尔弗雷德。”


“贝什米特兄弟不是在吗?你找他们···喂!见鬼的···”他回头瞧瞧正调整着缆线的两兄弟,话还没说完的下一秒,就被伊丽莎白那个泼妇夹着拖走,留下背后一片笑声,包括他还没说够几句话的王耀的。


不一会儿,安东尼奥就潜入了水坑中。阿尔调试着探测设备和显示器,安装在潜水头盔上的摄像机传来水中的影像,屏幕一旁显示着深潜者跟踪器上的数值。


霍兰德坐在中间,用无线电和潜行的安东尼奥保持通话,嘱咐对方时刻注意周围的情况。安东尼奥则轻松地表示,会在“第二厅”找干地铺设好电缆的时候,告诉阿尔,他想好要取的地名。


“去/你/的西班牙佬,别太嚣张。”阿尔对着霍兰德手中的对讲机喊到,这孩子气的行为引来队员的一阵哄笑。


瘪着嘴走到一边,他开始调试他的潜水器,他听到霍兰德把指挥权暂时交给了路德维希,背后传来的哒哒声表明,他这位表哥是来和他谈话的。


“阿尔弗,一小时之后,你准备好。”霍兰德对他说到,“我们一起下去。”


“hero已经准备好了。”他的语气有些僵硬,像是站在他旁边的人就是那西班牙佬,他没把脾气控制住,而他表哥总是那么一副无所谓的态度,真令他恼火。


“你想说什么话,就说吧。”他表哥的调调依旧是平淡的。


“你知道hero在他们当中的实力是最强的。”他说着,看向霍兰德身后那群盯着屏幕的家伙,目光又回到那张毫无表情的脸上,“你应该让hero先去的,就当昨天晚上说的是个错误的决定。”


“我知道你有实力。”他表哥说到,顺手拿起他还没调整好的潜水器,调试着最适合的参数,“但我也相信安东尼会把任务完成好。”


“嘁。”他用这短促的语气词表达不满,这就是他表哥的奸诈之处,好话和坏话一起说,让他一时间找不到回怼的目标。


他的视线在那群人中游曳,碰上了那双黑眸,它的主人回报以礼节性的笑容。电光石火间,大脑闪出了一个问题,他问他表哥到:“听说王耀以前是你同学?”


“怎么,你对他感兴趣?”说着,他表哥停下手上的动作,金绿色的眼瞳睨视着他,像是在看什么笑话。


“嗯···”他拖长了自己的语调,揣测着他表哥此时的内心想法,虽然他并不能看出什么蜘丝马迹,“可以这么说,好感是有的。”


“想听听专家的意见吗?”


“什么?”


“你不是他的菜。”


“哈?”这么笃定的语气使他方才压下去的火气又燃了起来,可在他问出那个“为什么”之前,他表哥就把调试好的潜水器推给了他,回到那群人当中。


脑子里冒出来的几个“法克鱿”到了嘴边就咽了下去,化作手上的行动就是他对着和王耀攀谈着的背影比/中/指。他觉得他得坐在水边歇一会,或者幻想把霍兰德用旁边的钟乳石锥扎成筛子,会让他好受点。


就这样过了半个多小时,他气消得差不多,水面上多了一个倒影。他知道来着为谁,便把那张臭脸收起来。


“第一潜水员的安慰奖。”王耀对他说到,将手里的玻璃收集瓶交给他。


“谢谢。”他把玩着手里的瓶子。里面装着一只白色的小蜘蛛,就像他在其他岩洞内看到过的,属于岩洞特有的生物。


“你希望第一个潜水的是你自己?”王耀问他。


“hero只是想比别人先到这样的地方。”他说到,看着坐到他身边的人,手指敲了敲瓶子里的小蜘蛛,“你也是这样想的吧?”


“我···”


“王博士,这边有新情况。”


霍兰德的呼叫打断了他们的交谈,阿尔有些不爽地跟在王耀身后。他们围在显示屏前,安东尼奥那传来的影响和信息表示,对方已经到达了“第二厅”,并找到干地铺设电缆了。


【阿尔弗,俺决定把它叫塞拉诺!】无线电那一端是安东尼奥的声音,这边站着的阿尔只能在屏幕前表示不满。


显示屏上的画面,除了安东尼奥之外,是一片漆黑,第一个到达目的地的深潜者,兴致勃勃地介绍着他的所见,而屏幕前的探险队员们则是松了口气,毕竟初探未知岩洞,危险系数不亚于户外徒手攀岩。


【真是太棒了!等等,俺把数据传给你们。】说着,安东尼奥按了按手臂上的传输器,连接显示器的笔记本接收到了地下暗河的成像,经由软件换算,距离大本营有约3公里左右。


正在他们感到高兴时,屏幕上的画面突然晃动不停,安东尼奥的叫骂声传来,他们看到一个乳白色的身影俯在他的右肩上,蜷缩着身体,像一只硕大的鼹鼠,却异常难缠和凶猛。而和它搏斗的安东尼奥则把它的长相,比作是阿尔的进化变异版,用劲将它扯了下来。


【一定是俺说它长得像阿尔弗,把它惹毛了。】屏幕里的安东尼奥歇了一口气,说到。


没过几秒,屏幕又开始闪动,他们看到安东尼奥惊慌地望着四周,仿佛有什么东西在那。通讯影像接连出现了雪花,安东尼奥的声音断断续续,他的身影很快便消失在一片雪花屏之中,任凭他们怎么调节都无法接收到他的信号。


“出了什么问题?”霍兰德问着正在补救的路德维希。


“电缆断了。”路德维希叹了口气,说到,“为安全起见,我们还需要再派一名潜水员下去探路。”


“拜托,一起走吧。”阿尔插话到,“如果下一个人像安东尼奥一样呢?”


路德维希没有回答,一旁思索着的霍兰德却同意了阿尔的说法,他让大家整理装备,向安东尼奥的塞拉诺进发。


Tbc

节奏比较快,准备在用6、7章左右的长度把故事结束掉,像之前的那篇米耀

我写一堆人有个通病是在一章里只能突出一两个重要角色(活在介绍表的普爷)

啊,我爱惊悚故事和钱三角搭配(不是)

还有之前在lof里说的宝石之国paro大概是写不了,原稿大纲已经遗失(论电子稿的重要性)

评论 ( 11 )
热度 ( 5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