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迷底特律康汉(抗寒)组
看文请戳首页链接条目
常年混迹极地圈
不定期限爬墙中
画风突变,可萌可污
,可糖可刀
关注请三思
微博:http://weibo.com/huoxingji

© 塔尖的修叽
Powered by LOFTER

有小伙伴反应我,我的文风变了,也有小伙伴私信我,问我过得如何,还有小伙伴为我的回归感到高兴的···

我很感谢你们还记得我,毕竟同人圈这个地方,新旧更换很快的,也许你现在记得那个故事记得那个作者,没准以后就只剩几个情节或者只言片语。

我想说我这次诈尸主要是因为一个多月前,另一个圈的小伙伴突然把我从“坟”里挖了出来,那天晚上也聊了很多,把自己曾经写的文又拿出来看了一遍,到了凌晨四五点,脑子里只有两个想法:

哦,原来我写过这种故事。

嗯,我喜欢写故事,但我现在还能再写出比之前更好的故事吗?

心里砰砰跳了两下,又摇头,就右上角点叉。

所以我更倾向于把这次出现称之为“诈尸”,让我悄悄出现,把封存一年多的老故事搬上台,演完之后再悄咪咪地缩回地里继续当死人,就像啥也没发生一样。

如果要用个比喻形容我这消失的一年多的现实生活,那就请想象一个活人被埋在地下是什么感觉吧。就和《活埋》里的保罗兄(这雷诺兹逗比突然严肃有点不习惯)一样,先是一脸懵逼地面对悲催的境况,然后强忍着惊惧想尽各种方法逃脱,接着是希望出现、希望破灭、绝望、希望重现、希望破灭、绝望的无限循环之中。

最后,保罗比我惨的是,他死了,我比保罗惨的是,我还没死。

如人饮水,冷暖自知,不谙世事,如履薄冰。

这16个字大概就是我的现状了。

这也是文风变了的缘由之一,若说成熟若说安静,不若说这种象征着激情燃烧后的灰烬吧,曾经的奇思妙想早已束之高阁,拖着停滞的思维和疲惫的身躯苦苦挣扎,只是为了再寻回从前到达过的世外桃源。

我丢了打开异世界的钥匙,不知何时丢的,也不知道丢在哪里。

唯一留下的是关于那里的记忆,也许我能通过它们追溯找回钥匙,也许以我精力只能拼凑毫无意义的片段···

谁知道呢?

To be or not to be,that is a question.

所以我还是用着starset的专辑封面,毕竟他们陪伴了我孤独前行的一年多,我喜欢被他们的音乐带进浩瀚的无人深空。

所以我还是叫“查无此人”,毕竟我无论如何都不可能还原成原来的样子,我甚至忘记我原来是什么样子。

不过,我还记得最初下笔时内心奔涌的激越,笔尖上灵光一闪的辉芒。


评论 ( 4 )
热度 ( 6 )